土耳其醫生薪資普遍低,居高不下的通膨恐怕使醫生瀕臨貧窮線,加上針對醫療專業人員的語言、肢體暴力事件增加等一波波推力,今年預計有3000名醫生申請可赴國外執業的證照,比2012年的人數高出50倍。

國際醫學期刊「刺胳針」(The Lancet)13日刊文指出,2012年,僅59名醫生向土耳其醫學會(Turkish Medical Association)遞件申請良好信譽證明,也就是能夠在國外執業的文件。今年1月至8月,已有1402名醫生出國。預計約3000名醫生今年將取得證明,比2012年離開土耳其的醫生數高50倍。

土耳其醫學會公衛專家及分析師表示,醫生之所以出走,土耳其經濟崩盤及針對醫療專業人員的暴力事件增加是主因。土耳其里拉兌美元匯價幾乎砍半。根據官方數據,今年8月的通膨率再次創下新高來到79.6%;然而,土耳其非政府組織「通貨膨脹研究小組」(Inflation Research Group)指出,通膨實際上已飆至176%。

今年7月27日,大批家庭醫生致函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陳情,「身為與土耳其8400萬公民密切合作的5萬5000名家庭醫生,我們還沒有看到衛生部解決問題的決心」。

信中提到,「我們無法負擔家庭保健中心的租金,更別提基本開支」。家庭醫生如今瀕臨貧窮線,甚至在飢餓線上掙扎。

這批醫生過去一年曾5度罷工抗議,並警告「由於我們無力支付租金,家庭保健中心正處於關閉邊緣。艾爾段則回應,「我問了土耳其醫生的最低薪資。他們說在8000到9000 里拉間(約新台幣1萬3360元至1萬5030元)。最高是2萬5000到3萬里拉。

「我在這裡公開表示:如果他們想離開,就讓他們走。我們將僱用剛畢業的學生代替」,艾爾段說道。

土耳其公衛學者帕拉(Kayıhan Pala)質疑,科技雖然進步,但是醫學是以師徒關係為本的人文領域。「把有20年經驗及知識的醫生與剛起步的年輕醫生相較,令人無法接受,還會降低土耳其醫學品質」。

針對醫療人員的暴力事件頻仍,是醫生出走的關鍵因素之一。今年7月6日,一名男子不滿母親於手術中過世,一槍將醫生擊斃。土耳其醫學會因此宣布於7月7日舉行為期2天的罷工。根據土耳其在野黨共和人民黨(CHP)報告,去年有1萬1942名醫護人員遭受暴力後求助,2021年則增至2萬9826人。

土耳其衛生部的年度報告指出,2020年,檢察官調查約7000起相關事件,其中只有10%的醫療人員獲得衛生部的法律援助。

土耳其醫學會祕書長布盧特(Vedat Bulut)說,語言暴力事件更多,每天約30起。這些數字只反映官方收到投訴的統計,未向有關單位投訴的案件數多更多倍。他認為,暴力是出走因素之一,醫生主要的問題是經濟困頓。

他指出,土耳其醫療專業人員被視為廉價勞力。購買力方面,醫生的薪資是2003年的1/3。在伊斯坦堡非蛋黃區,一套典型公寓的租金約為8000里拉,超過剛入行的醫生薪資。這就是為什麼30歲的醫生需要與兩、三個同事合租。

「醫生會想,如果我不能在大都市工作,又不想在小鎮上班,我為什麼不試著出國執業呢?」

土耳其內科醫師艾爾甸(Saliha Erdem)花了兩年總算下定決心移居美國,並於2019年成行。她說,「我在土耳其成長,從來沒有想過去另一個國家。離開我的國家及友人,這對我來說絕對是改變一生的決定,而且不是件容易的事」。

艾爾甸坦言,「每當我看到或聽聞針對土耳其醫療人員的暴力新聞,都深感不安,並使我更堅持留在這裡。我告訴自己,不幸的是,土耳其不再是醫生執業的安全地點」。

#醫生 #土耳其 #針對 #執業 #醫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