詐騙集團以高薪誘惑台灣年輕人到東南亞從事非法工作,求救者眾已經成為國際問題。本報專訪一位曾在東南亞訓練詐騙園區安保人員的「安保顧問」,化名「阿星」的他,曾是詐團逃亡者的惡夢,但也助10幾位台人返台;他提醒有意往東南亞發展的年輕人,面試時面試官隱瞞身份的工作肯定有問題,還要警戒高薪陷阱,「連英文都不太會講,怎麼覺得自己可領高薪?」

大陸以及台灣詐騙集團在東南亞各地建立基地,除了目前話題討論度最高的柬埔寨、緬甸之外,菲律賓也是詐騙基地。阿星就是在菲律賓擔任安保顧問,菲律賓的詐騙園區以馬卡蒂、BGC特區為主,都是當地政府想吸引觀光的博弈特區,華人看準商機進駐,也成為非法詐騙的溫床。

這些犯罪組織靠非法工作獲取暴利,舉凡博弈、詐騙等,一季賺到上億都不是問題,因為資金雄厚,不僅可以買通當地海關、警察,負責管理園區員工,另員工聞風喪膽的安保人員,也都聘請軍警、特種部隊背景者。

阿星因為有軍警特殊背景被延攬來當教官,訓練安保人員槍枝使用、格鬥技,還會有需要執行護衛、買通警方等工作,安保人員與顧問來自世界各國,有大陸、台灣、越南、菲律賓、柬埔寨、伊朗、伊拉克。

在菲律賓,綁架是家常便飯,連組織幹部都有被綁架風險,阿星就曾率隊救援組織幹部,與對方組織槍戰火拚,然而這些安保人員之所以令人害怕,是因為他們還需要「刑求」員工。

「目的在令人最短時間崩潰」,阿星說,舉凡針刺腳趾、剝指甲都是前菜,敲碎膝蓋、斷人手腳都時常使用,但他認為最有效率還是毛巾蓋臉之後澆水,40秒內沒有人能撐得住,絕對當場失禁求饒。

但阿星也說,犯罪組織最重視的是「錢」,不是沒事把人騙去虐待,會受虐的都是偷組織錢、洩漏組織機密、侵害組織利益的人,對於一般員工,仍是希望他們做到業績。

阿星說,犯罪組織提供詐騙員工相當不錯的住宿跟餐飲,確實也有人賺到錢,過上好日子,但千萬別認為自己就是做得到的那個人。他看過太多做到一半就想逃的,組織都會要求他們賠住宿費、保關費,想當然爾,這筆錢當然是任組織喊,才會有很多人欠錢打回台灣要錢。

不僅如此,犯罪組織對控制這些人早有系統化,不僅到職後,會派人到員工原生家庭做「家戶訪查」,讓員工知道,「我知道你住哪」,犯罪組織成員橫跨各國,不管在大陸、台灣、馬來西亞,都有辦法派人「訪查」,就是要給員工有「你是跑不掉的」印象。

大陸這幾年嚴打詐欺,對到東南亞特定國家時間過長的,會主動調查,阿星說,犯罪組織早就準備一套說帖供員工說明給大陸警方,迴避調查。

因為對岸祭出鐵腕政策,犯罪組織人手短缺,改引誘台灣、越南跟馬來西亞人加入。阿星說,很多人來了一陣子就想逃,但基本上沒有一個是追不回來的,犯罪組織的眼線無所不在,連海關都會通報組織,有員工準備落跑出境,不可能逃掉的。

但他看到逃跑的台灣人,有時也看在同胞情誼,私下放人,還替他們找辦事處重辦護照逃走,救了約10幾個。他也感慨,來的人大部分「都知道自己是來做什麼的」。

阿星說,犯罪組織斷點做很徹底,分層分工互相不知道對方身份跟工作內容,連面試過程都採線上面試,看不到面試官的身份。因此,有意南向工作的年輕人,若面試時,對方隱瞞身份,要警覺這絕對是有問題的工作,不要抱持放手一搏,就可以少奮鬥幾年的心,「你連英文都講不好,要知道自己的價值,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阿星 #犯罪組織 #員工 #組織 #安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