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政府無能為力?柬埔寨人蛇集團拐賣台灣人犯罪事件猖獗,但至今政府官方拿不出有效的營救方案。一位受害者Y先生17日在《新聞大白話》節目現身說法,指他在友人介紹下被騙去柬埔寨強迫從事詐騙,若不從就會遭毆打或轉賣;經求助胡志明市台北辦事處、外交部都遭拒絕,總統府也無回音,最終靠國際刑警聯絡民間力量才被救回。

Y先生表示,「那時候就是因為工作不穩定,3月11日的時候到了柬埔寨。」主持人陳諺瑩問:「是誰帶你去的?」Y先生說,「是我同梯的一個朋友,他有一位朋友在國外工作,薪水還算蠻穩定的;那時候我在台灣工作,疫情又加上工作不穩定,那我就想說,一起去那邊工作。他是跟我講說,一個月就是5萬塊台幣,月休8天,他們那邊有提供免費住宿還有吃的;他是跟我講說做一些文書處理,還有一些打字的工作。」

柬埔寨人蛇拐賣受害人Y先生現身說法,談被犯罪集團控制的恐怖經歷。(圖/取自《新聞大白話》)
柬埔寨人蛇拐賣受害人Y先生現身說法,談被犯罪集團控制的恐怖經歷。(圖/取自《新聞大白話》)

「因為那個時候沒有聽過所謂的人口販賣,很多人都覺得國外打工是一份很不錯的收入。」Y先生秀出當時的出入境紀錄說,「他們就是像一條龍這樣子,仲介有專門在辦護照的,也有專門載我們去機場的,就是有配合好的一些管道。一開始我們到了那邊,會帶我們去面試工作,那邊是所謂的園區,那邊的主管講說『你們就是來做詐騙的,你們不知道嗎?你們是被買過來的』。我們一下飛機,仲介就已經失去聯絡了。」

陳諺瑩問到工作實際的狀況,Y先生表示「就是跟歐美國家的人聊天。」陳諺瑩:「你英語很好?」Y先生說「他們就是用翻譯系統或Google翻譯」陳諺瑩問他當下有嘗試要離開嗎?Y先生:「有,因為那邊有很多個國家的人,像是巴基斯坦,或是馬來西亞、中國人,還是孟加拉國都有;有一位好像是菲律賓的吧,他不願意配合,他才剛到,就說他不想做,那裡面的主管就是一直瘋狂地打他,就是當場看到。」

「那時候看到嚇到,就是趕緊認真工作。」Y先生說,「我跟我朋友講『我們就認真工作』,然後私底下趕快找尋求救這樣;他要我們做什麼,我們就要做什麼,業績的部分,不管怎麼樣,他們就是很注重態度啦,還有業績也要有達到,但金額的話是要看自己的能力,他們是也沒有限制說要多少美金,只要有做到都可以,但是如果沒做到就是要轉賣掉;我去到的那個園區基本上是一個有人性化的園區啦。」

Y先生說,「如果沒有做到業績,他會威脅說『看我怎麼做』,威脅要把你轉賣掉這樣;他說會轉賣到黑公司,黑公司就是確定會有電擊,甚至打人,甚至賣器官,甚至打一打,再從高樓丟下去,然後說我們是自殺的。因為在那邊會有一些群組,看到那些影片我們會很害怕,因為那都是真實的。上班的時候他們會把手機先收過去,下班的時候會還給我們;那邊台灣人基本上只有6個,但是後來轉賣了2個人,真的轉賣掉了。」

「已經失聯了,找不到人了,聽說好像被轉賣到泰國去。」陳諺瑩問他怎麼自救?政府有辦法提供救援嗎?Y先生表示,「基本上都沒有,我有打去胡志明市的辦事處,台北辦事處,他們是說跟柬埔寨沒有邦交,而且也沒有辦法救我們,那這第一個方法就是沒有希望了;第二個方法是我打給外交部,外交部說他們完全沒有在處理這些事情的。我又傳訊息到總統府那邊去,用Email,啊完全沒有回。」

Y先生說,「再來就是,後來我已經不知道怎麼辦了,我傳LINE給我姊姊,姊姊就去報警,警察也覺得說,這是沒辦法處理的事。後來是有一個國際刑警吧,他是外事科的,他是剛好看到我姊在做筆錄,那個名字是在他名單上,他好像是專門處理被騙過來柬埔寨的刑警;他主動跟我姊聯繫,教我姊怎麼有機會、有可能性把我救回來的方式,他有介紹一個被害人,剛被救回來的女生叫『羽棠』,他也有告訴我通路。」

「刑警有告訴我姊一個竹聯幫的老大,就是促進黨總裁白狼。」Y先生表示,「後來就是透過省長那邊把我們救回來,救到移民局那邊;後來總裁就派他的友人到移民局那邊接我們回去,因為我差一點在移民局那邊也是被警察賣掉。」

文章來源: 新聞大白話 20220817

#轉賣 #受害人 #陳諺瑩 #詐騙 #柬埔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