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槍時機需要辯證!台南發生震驚社會的凶殺案造成2警殉職,內政部長徐國勇對此喊出了「大膽用槍」,再度引發各界對警察用槍時機的熱議。媒體人黃暐瀚舉他2015年的發文,對照美國警察開槍擊斃黑人男童被判無罪,與台灣葉姓員警開槍被判過失致死,指出美國司法更看到警察開槍的「必要性」,而台灣卻要求必須在「保證自己會死」的情況下才能用槍,值得深思探討。

黃暐瀚24日以「開槍的警察」為標題在臉書寫道:「一槍開出、後患無窮。寫報告、被檢討,都算小事。一旦不慎打死或打傷追捕的逃犯,官司來了,懲處來了,賠償來了,以後甚至可能升職無望了。」

他指出,「嫌犯的家屬和律師會問你:我的當事人只是拒捕,你為什麼開槍?我的當事人只是拿刀,你為什麼開槍?我的當事人雖然持槍,也對你開了槍,但開完之後他都已經往後逃了,你為什麼還要從他背後開槍?你為什麼不打腳?你為什麼不打輪胎?」一連串的「為什麼」,動輒五年以上的「官司纏訟」、「社會壓力」跟「心理負擔」,現實的狀況是,開槍之後,往往後患無窮。

「有人說,改配電擊槍就好了。」黃暐瀚強調,「現在警械確實包括電擊槍,但數量並非多到可以人手一把,出勤時該帶警槍還是電擊槍,也是為難。翻出2015年我寫的這篇文章,跟影片,看看警察第一線執勤,有多困難。願每位英勇執勤的警察,都能平安回家。」

在黃暐瀚2015年的臉書貼文中,他提到:「美國克里福蘭市去年十一月,有一名12歲黑人小男孩,拿著BB彈空氣槍在公園玩。當時正好巡邏到公園的一名26歲白人警員,看到小男童手上拿著一把槍,直接掏槍射擊,把男孩打死。小男孩才12歲,手上的槍也不是真槍,再加上「白人警察」殺了「黑人小孩」,這個事件,在美國造成極大的震撼,全國關注。」

一年多過去,美國俄亥俄州克里夫蘭大陪審團,終於在2015/12/28做出判決,殺死孩童的白人警員,不起訴。大陪審團解釋判決的原因:「我們認為,當時警員開槍,的確是判斷錯誤,但這是人為錯誤,並非故意殺人。警員是真的相信自己生命受到了威脅,所以必須開槍。我們知道這個判決結果,沒有任何人會覺得高興,但如果法律要求警察,必須等到確認對方是否拿的是真槍之後,再展開行動,那並不負責,也不合理」。

黃暐瀚反觀台灣的一位葉姓員警,卻在同一天,因為開槍打死了通緝犯,被判有罪。他說這個案例沒有絕對的對錯,原本不該被打死的通緝犯,的確因為警察開槍而死了,他也有家人,也該有人權,所以我不會說法官「腦殘」「判個鬼」這樣的評語。不過同樣是警察開槍打死了原本不該打死的人。美國的陪審團,卻看到了警察開槍的「必要性」,而給予無罪;台灣的法官,一味要求警察必須在「保證自己會死」的情況下,才能用槍,而且就算用槍,還不能用在「不精確」的部位。

#無罪 #警察 #黃暐瀚 #用槍 #過失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