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年國防部主管預算約4151億元,其中「作業維持」預算創下新高,達1337億元,較111年的1069億增加268億元,增幅為25%。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揭仲指出,主要原因除了因應台灣周邊海空安全情勢的變化,也包括國軍計畫從112年起,大幅提升戰備彈藥與裝備的存量,明顯是為了增加日後在外援可能斷絕的情況下,於台灣本島地面持久進行國土防衛戰作準備。

揭仲分析,國軍112年「作業維持」預算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包括:第一,國軍預備在112年大量採購各種傳統彈藥,預算規模是111年的4倍,以增加戰備彈藥存量;第二,地面部隊將從112年開始進行大規模的缺裝補充,包括後備部隊;第三,海空軍為應付中共對台灣周邊海空域的襲擾,導致零附件採購預算大量增加。

揭仲指出,目前國軍三軍的傳統、通用性彈藥,是統一由陸軍司令部編列預算採購;而112年陸軍司令部在「戰備彈藥及教育訓練用彈藥購置」部分就編列近80億,幾乎是111年編列數21億的4倍,代表國軍預備在112年大幅增加各類傳統彈藥的戰備儲存量,以利日後在外援斷絕的情況下,於台灣本島持久作戰。

揭仲說明在近80億的傳統、通用性彈藥採購中,國內產製部分約40億,主要為地面部隊所需彈藥,包括「雷霆2000多管火箭各類彈藥」約8.6億、「40公厘低速高爆穿甲彈等四類彈藥」約11億、「30公厘翼穩脫殼穿甲曳光彈」約4.2億,另外還有供單兵反裝甲用的「紅隼反裝甲火箭彈」4億,而後三項共19.2億明顯是為了準備國土防衛作戰;國外軍購部分也約40億,最大宗是「30公厘機砲彈」37億(1.24億美元)。

揭仲說,除大舉採購戰備彈藥,地面部隊在112年也編列高額預算,嘗試緩減地面部隊為人詬病已久,因作業維持預算長期編列不足,使單位長期缺裝欠料的弊病。112年陸軍司令部在「裝備零附件購置」部分,除持續編列6億元進行「地面部隊戰鬥個人裝具籌補」外,還新增「陸軍各式零附件安全及戰備存量需求」計畫17.5億,與「戰鬥個裝防護頭盔、戰鬥個裝防護背心及戰鬥個裝三級抗彈板」計畫46億,三項合計共69.5億,堪稱地面部隊近二十年規模最大的缺裝補充。

而缺裝補充不僅包括常備部隊,也及於後備部隊。陸軍在112年也編列約7.9億,進行「後備部隊編成缺裝翻修補充」、「新編成後備旅二級維保機工具需求」與「戰備線材購置」,以改善後備部隊嚴重的缺裝缺料現象,試圖縮短戰力形成的時間。不過,揭仲也擔心,在後備部隊平時人力極端不足,又要應付教育召集等業務的情況下,能否妥善管理維護這些裝備,不無疑問。

揭仲認為,從國軍112年大量採購傳統戰備彈藥並進行大規模缺裝補充,顯示國防部為應付2027年台灣海峽可能的軍事風險,已調高各類彈藥與裝備器材的戰備存量,並希望在短期內快速補足,強化國軍在戰時外援可能斷絕的環境下,持久進行國土防衛戰的準備。

揭仲也指出,在共軍持續侵擾西南空域,更片面推翻海峽中線默契的情況下,海空軍112年也大幅增加裝備零附件的採購,以因應頻繁出勤所造成的後勤維修壓力。空軍司令部「後勤及通資業務」112年採購「各型飛機、發動機、防空武器、通信裝備、雷達系統、工兵裝備及地面支援各型裝備等所需軍事裝備及設施」編列約192億元,較111年預算編列數120億,大幅增加72億。其中「F-16型機裝備零附件採購」編列95億,幾乎是111年編列數24億的4倍。至於海軍司令部裝備零附件採購,112年採購預算編列數約74.5億,比111年編列數59億也增加15.5億,增幅約26%。

#彈藥 #傳統 #裝備 #編列 #預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