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美國之音報導,美國商務部最近的一項初步調查發現,中國太陽能電池製造商將部分組裝業務轉移到東南亞的馬來西亞、泰國、越南和柬埔寨,以此來逃避美國的關稅。最終調查結果預計將在明年5月公佈。不過,分析人士認為,即使是屆時得出了同樣的結論,美國也不會立即加徵關稅,但商務部的調查已經邁出了積極的第一步。

鑒於美國太陽能電池板需求量飆升,拜登政府已經在幾個月之前宣佈對這幾個國家的進口實施為期2年的暫停關稅措施。

美國應對氣候變化雄心勃勃的目標是電力部門在2035年全面脫碳,實現零排放。在美國加速向清潔能源轉型、迫切需要大量太陽能電池板之際,商務部的這一決定顯示,中國在這一產業近乎絕對的主導地位,令美國在是否限制進口中國產品的問題上左右為難。

中企蓄意規避關稅

美國商務部從今年初開始對8家中國公司進行了長達8個月的調查,初步發現比亞迪香港、阿特斯太陽能、天合光能和越南光伏科技有限公司等4家中企將產能轉移到柬埔寨、馬來西亞、泰國和越南將組件稍經加工後再出口到美國。商務部的新聞稿說,「此類行為相當於試圖逃避現有的對來自中國的太陽能電池和組件徵收反傾銷稅和反補貼稅的命令。」

早在2011年,美國商務部就曾認定中國向美國「傾銷」太陽能電池板,並隨機對中國進口此類產品徵收高達250%的關稅,導致中國進口的太陽能設備從當年的28億美元降至2020年的不到4億美元。

然而,加州的太陽能電池板製造商-奧克辛太陽能公司(Auxin Solar)今年2月向美國商務部投訴說,雖然從中國的進口此後下降了86%,但從柬埔寨、馬來西亞、泰國和越南的進口則激增了868%。此外,在此期間,中國向上述4個國家出口的原材料和太陽能電池板零部件也大幅增加。

根據美國法律,當有證據表明受反傾銷和反補貼稅訂單約束的商品是在第3國進行組裝時,美國商務部可以進行規避調查。奧克辛的投訴導致美國商務部在今年3月宣佈將對這4個國家的太陽能設備製造商與中國公司之間的商業聯繫進行調查。

此前,一個名為美國太陽能製造商反中國規避的組織 (the American Solar Manufacturers Against Chinese Circumvention,A-SMACC)也曾在2021年8月通過華盛頓威利.賴因(Wiley Rein LLP)律師事務所向聯邦政府提交請願書,要求調查來自馬來西亞、泰國和越南的非法規避對華反傾銷和反補貼稅的太陽能電池和組件。該請願書指出,中國在馬來西亞,泰國和越南開設工廠,將太陽能製造轉移,為規避美國的上述關稅創造了一條明顯的途徑。

「當第一次針對中國太陽能電池和太陽能電池板徵收關稅時,許多中國公司就宣佈,他們將立即將組裝業務轉移到其他國家以逃避關稅。」美國太陽能電池板製造商團體的代表律師、威利律師事務所的合伙人蒂莫西.布萊特比爾 (Timothy Brightbill) 說:「中國對此毫不掩飾」。

除了傾銷以外,中國太陽能板產業面臨的另一挑戰是,很多廠商被控在新疆侵犯人權和強迫勞動。美國海關也開始扣留從一些中國公司進口的太陽能電池板,這些公司據認為從新疆強迫勞動中採購產品。最近,美國國會共和黨籍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和共和黨籍眾議員邁克.加拉格爾(Mike Gallagher)聯名致信拜登政府,強調實現清潔能源目標不應忽略對中國太陽能產品的進口限制。

華盛頓智庫史汀生中心研究分析師,東南亞能源、水和可持續發展項目副主任考特尼.韋瑟比(Courtney Weatherby)說,鑒於中國勞動力成本上升,很多中國公司將業務轉移到亞洲其他國家,中國太陽能板企業雖然也因此在東南亞國家投資建廠,但是這並不是唯一的原因。她在一封給美國之音的電子郵件中說:「中國公司在馬來西亞、泰國和越南生產太陽能電池板的任何決定無疑在一定程度上是出於擔心避免與中國太陽能製造有關的糾紛。」

不過,美國商務部明年5月的最終調查也可能會有不同的結論。美國太陽能板廠商的律師布萊特比說,案子還沒有結束,不過商務部已經邁出了積極的第一步。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我認為這個初裁是美國國內太陽能製造業的勝利,也是美國太陽能發電長遠未來的勝利。作為一個國家,我們不想依賴中國或東南亞的太陽能製造。」

#美國 #美國商務部 #太陽能電池板 #中國太陽能 #關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