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端保守武裝團體塔利班(Taliban)在2021年8月重新掌控阿富汗實權,成立「阿富汗伊斯蘭大公國」後,成千上萬的阿富汗人擔心從此再無自由,選擇逃亡異鄉,漫畫家沙伊德M胡賽尼(Sayed Muhammad Hussainy)就是其中之一。他以漫畫的方式,呈現在塔利班治下的阿富汗婦女,權利與生活持續受到種種不合理限制。

半島電視報導(Aljazeera)報導,這位流亡德國的29歲藝術家說,即使如今已出走,他還是擔心塔利班的秋後算帳,他之前曾與親西方的阿富汗民選政府合作過,繪製許多女性平等與女性人才的宣傳畫。他畫過許多女性的職業形象,她們可以是運動員、醫生、教師、工程師和軍官,生活多姿多彩,神情充滿自信,並且在社會中扮演重要地位。

沙伊德以漫畫的方式,描繪執政的前後。男人雖然受衝擊不大,但也必須要蓄上滿臉鬍。(圖/Instagram)
沙伊德以漫畫的方式,描繪執政的前後。男人雖然受衝擊不大,但也必須要蓄上滿臉鬍。(圖/Instagram)

但是塔利班主政之後,一切都變了,這群新統治雖然曾經表示女性權利不會少,但是之後持續以「保護婦女」的名義,逐漸將阿富汗婦女趕出社會公共角色,並禁止她們接受教育。

事實上,多數伊斯蘭國家都已開放女性的受教權, 但塔利班依然頑固的堅稱「完全是依照伊斯蘭律法」。

沙伊德的畫風頗有迪士尼動畫的影子,特別重視神情。因此在呈現塔利班掌政的前與後,人物落差尤為明顯。用他自己的話來形容塔利班掌權前後的區別是「就像白天和黑夜。」

沙伊德的成名作是去年4月在他個人Instagram分享了一張描繪阿富汗女性處境的形象圖,幾個男人圍著一個女人。他們手持武器,強行給她蓋上面紗。圖中的女子很傷心,但她仍堅定的抱著書本,表示對追求知識與教育的決心不會變。這張圖得到超過 18,000次的喜愛

沙伊德說:「我想傳達阿富汗婦女的聲音,我想展示發生在我國婦女身上的真相。」

沙伊德自小就喜歡畫圖,之後憑著網路教學與YouTube 教程,幫助他磨練了著色技巧。在感覺已經畫得很有自信後,他前往首都喀布爾,很快就以生動的畫技,得到政府部門的關注。然而,此時政府已搖搖欲墜。

他的第一個官方委託是在2019年,受總統府新聞局委託製作「譴責塔利班汗暴力侵害婦女」的海報;之後接到了更多的委託,展示富汗婦女自信的地位,但是塔利班正在向喀布爾進軍。

他還記得首都淪陷的那一天,「太可怕了,當我走出新聞局時,每個人都在奔跑和尖叫,就像末日恐怖電影,殭屍來到了這座城市。」

隨著槍聲和周圍的混亂,沙伊德花了四個小時才到家。但是並不安全,在接下來的幾天裡,他與家人趕緊搬家,並且刪除了所有的網路資訊。這是因為有朋友提醒他,塔利班已在手機上看到了自己的作品,並詢問是誰畫的。

由於害怕遭到塔利班的報復,沙伊德在隨後一年多的時間裡,都在試圖逃離阿富汗,直到去年9月,才終於設法進入鄰國巴基斯坦,並從那裡轉往德國。

5個月前,沙伊德以難民的身分抵達柏林,他每天大約花4個小時畫圖,他說:「以前我畫畫是為了希望其他國際友人關心阿富汗; “現在,我畫畫是為了給阿富汗帶來希望。」

儘管他現在安全了,但仍然會想著還困在阿富汗的朋友和家人。他說:「在塔利班政府之下,女性只能在深夜在街上乞討,而不能上學;這個現實讓我非常震驚。我不能保持沉默。」

文章來源:Afghan cartoonist, now a refugee, sheds light on plight of women

#塔利班 #婦女權利 #沙伊德 #阿富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