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前發言人陳宗彥遭爆接受性招待,於前晚閃辭,時代力量黨團也收到相關資料。立委邱顯智表示,在黨團收到的牛皮紙袋還附上一章紙條,「貼心提醒」洩漏監聽譯文可能違反「通訊保障及監察法」,請小心使用;邱顯智認為,司法已經成為政治鬥爭的工具。

邱顯智說明,此次陳宗彥接受性招待事件有三個事件,第一,陳宗彥涉接受性招待、貪瀆,台南地檢署辦案辦到案子不見,各界對此討論最多;第二,這次爆料流出的監聽譯文與檢方內部簽呈,在過去前所未見,只有檢調機關、有閱卷權的律師有機會接觸到。

邱顯智表示,時力收到的牛皮紙袋還附上一章紙條,「貼心提醒」洩漏監聽譯文可能違反「通訊保障及監察法」,請小心使用,顯見爆料者是熟悉法律的圈內人。他指出,究竟是檢調系統洩漏,還是律師閱卷翻拍流出,目前不得而知。唯一確定的是,司法已經成為政治鬥爭的工具。

邱顯智說,第三,這樣的爆料算不算是公益揭弊?我們應該保護、鼓勵這樣的吹哨行為嗎?從一面來看,揭發公務人員涉嫌不法有其公益性,應該保護、鼓勵這樣的吹哨行為,這是第一個層次的關注。

從另一面來看,不論是檢調還是律師洩漏監聽譯文,都嚴重傷害了司法的中立性,讓司法變成打擊異己的工具,這是第二個層次的憂心。

邱顯智表示,兩個層次都存在,都有道理,但也可能相互衝突,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有「揭弊者保護法」的原因。我們需要定義清楚,什麼是揭弊?揭弊能否免除洩密的責任?如何保護揭弊者?這些基本的問題不弄清楚,公益揭弊與打擊異己,公益與私利之間的界線,只會越來越難以辨識。

邱顯智最後也說,這次的爆料者刻意在不同時間、給予各方完整程度不一的資料,有意識的篩選資料內容,從國民黨的議員、民眾黨的特定民代到時代力量皆是如此,斧鑿痕跡斑斑,已經跨越在公益揭弊與打擊異己的邊界,這也是他不願使用監聽譯文材料進一步發揮的原因。

#邱顯智 #監聽譯文 #陳宗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