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實體書店和平面出版日薄西山之際,張鐵志與蔡瑞珊的雜誌與書店品牌卻能異軍突起,但又該怎麼做才能平衡文化界的左右派論戰?

根據《財訊》報導,2022年9月,規模達250坪的「承風青鳥」於高雄承億酒店盛大開幕後,異軍突起的青鳥書店,成為在台灣唯一能與誠品生活、日本蔦屋(TSUTAYA)兩大品牌比肩的本土書店品牌;但4個月後,卻突然與承億酒店終止合作。

事件起因於經銷商友善書業指稱,承風青鳥從去年8月起,即拖欠經銷商書款;談判後,承億集團創辦人暨董事長戴俊郎在12月底前還清書款,卻也要求退回半數書籍給友善書業,並要對方在3個月還清近萬本退書款項,金額高達上百萬元。這對由兩百多家小型獨立書店共組、以社會企業精神做公益經銷的友善書業來說,是難以承擔的巨款,因而引發業界怒火。

根據《財訊》報導,社員更直指時任承風青鳥顧問、青鳥文化制作創辦人蔡瑞珊坐視大量退書不管,造成友善書業的損失:「華麗無比地開網美書店,卻揮霍獨立書店所剩無幾的銷售力與聲譽」。即使隔天蔡瑞珊便宣布買回所有退書,仍無法平息輿論。戴俊郎也在今年年初,決定與青鳥終止委任合約。

「經營書店已經非常不容易了,做大型店,更不容易,」蔡瑞珊苦笑。

「這一次事件後,我們更確定青鳥和《VERSE》雜誌要推動合併與下一輪募資,往商業化、財務化邁進,不會再強調獨立書店,而是以青鳥聯合《VERSE》雜誌,成為台灣新的文化媒體平台。」青鳥創業夥伴、也是《VERSE》雜誌的創辦人張鐵志坦言。

根據《財訊》報導,時間回到2016年,蔡瑞珊毅然決然離開媒體人蘇麗媚夢田文創旗下的閱樂書店店長,押上所有積蓄,在華山文創園區2樓的玻璃屋中,開設了獨立書店「青鳥」。

一開始,蔡瑞珊並沒有太多擴張與展店的野心。不過她深知,一個媒體人闖入獨立書店叢林並不容易,因此她找來文化人張鐵志擔任書店總顧問,提供「思想」方向,讓書店不再只是靜態的空間,而是一個發聲平台;加上自己過去在廣告圈的人脈,以及張鐵志在藝文界的影響力,逐漸以一個全新的文化品牌打響名號。

根據《財訊》報導,由於空間營運與企畫能力有目共睹,在各地文化空間的競標上,青鳥屢有斬獲,以非財團、獨立資本的背景下,7年內展店10家。屏東孫立人將軍行館、台北表演藝術中心、基隆太平國小舊校地等指標空間,都被蔡瑞珊分別以「南國青鳥」、「北藝青鳥」、「太平青鳥」進駐。

文章來源:財訊雙週刊

#風青 #誠品生活 #創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