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歲的保險經紀人周立夫患有先天性白內障,大三時因參加社團接觸視障圈後,開啟他服務視障朋友契機。30餘年來,周立夫不斷「用大愛做小事」,擔任志工服務身障朋友,不僅擔任多個視障團體理事,還是兒童權益聯盟理事、台灣家長教育聯盟團體會員代表,並取得視障者生活自理訓練員、同儕支持員、個人助理、無障礙設施勘檢人員等證照,努力盡自己棉薄之力服務他人。

「我是另有原因和目的而來的」,周立夫指出,他是個先天性白內障的視障孩子,被醫師診斷是「一眼重度,一眼比光覺好一些些」,在缺乏相關資訊及資源的情況下,一路都是靠自己走過來的,沒有沾上一點政府資源,家人也不知要如何協助,還好總算一路順遂。

周立夫就讀大三時,因參加學校社團正式接觸到視障生、視障圈,也開啟接觸、瞭解和服務視障朋友的契機。周立夫表示,由於唸的是夜間部,同學們白天幾乎都是上班族,他則悠閒地玩玩、唸書、學點東西、參加社團、打點小零工,過得挺不錯的;大四快畢業時,也不知要做什麼、能做什麼,就隨機緣跟著好友接觸了直銷及金融保險。

沒想到,大學的點點滴滴,竟都是周立夫服務上的養成教育與附加價值,讓他可以提供更好的諮詢服務。其中,像是取得財務規畫師認證、保險相關培訓、信託業務與規劃、視障者生活自理訓練員、無障礙設施勘檢人員、自立生活支持服務的同儕支持員等,周立夫認為,從現在看來,這些隨緣的學習,都像是「上天安排好的計畫」,讓他的服務能力得以不斷提升。

周立夫於保險工作步上正軌後,跟著孩子就讀的學校開啟志工服務,起初主要以服務孩子、弱勢家庭為主,但為能更瞭解視障或身障人員的困境與需求,他陸續又參加中華民國視障者家長協會、台灣視障協會、台南市佑明視障協進會、兒童權益聯盟、台灣家長教育聯盟、YMCA兒福中心、家扶中心、普仁慈善基金會等公益團體,並出任理事、團體會員代表或志工等職務,一晃就是30多年。

周立夫認為,參與這麼多的團體,可以從不同立場、角色及面向,看到身障者不同的需求和訴求。常人眼中的重度身障者,往往都是社會資源的消耗者,但是換個角度想,如果沒有這些人的極力爭取,如今會有這麼多的無障礙設施及社會福利可用嗎?「他們應該是引領社會進化、提升社會福利的先驅者才對啊!」

周立夫謙虛地說,他只是個「用大愛做小事」的隱藏版服務者,希望能夠盡自己最大的能力,連結資源、整合資源或資源再利用,讓服務對象擴及更多不同障別而已。

#周立夫 #視障 #服務 #參加 #接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