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社指出,只剔除能源項目的東京CPI,本月雖不再繼續竄高,但還是位居33年新高點,這也表示日本政府除了施以補貼援手外,還要做更多才行,因為日本民眾就算有加薪,也追不上物價上漲的增幅。

至於日本央行密切關心的東京核心再核心CPI,也就是不計入能源以及不算鮮食後,3月年增3.4%還高於2月3.1%。這也顯示,在上游不斷地將成本轉嫁之下,東京的物價已是全面性上漲。

由於日本通膨一直在高檔盤旋,無法降至當地央行的目標值附近,故市場也臆測,即將接任日本央行行長的植田和男,有機會調整或乾脆結束殖利率曲線控制(YCC)政策。

不過,植田之前曾說過,就算走馬上任後,還是會繼續營造現在超寬鬆的環境不變,除非是需求型通膨能接棒目前成本型的。日本央行目前YCC的做法是讓長期殖利率適度發展,但壓低中短期利率。

除了通貨膨脹數據外,日本政府也公布另項經濟數據,2月工業生產月增4.5%,一掃元月是大幅衰退5.3%的陰霾。同時也預估,3月可望再增2.3%,4月應更可大幅成長4.4%。

#東京 #3月 #CPI #3% #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