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萊雅(L’Oreal)於4月3日宣佈,將從Aesop母公司Natura & Co手上買下其全部股份,以壯大自身美妝香氛市場,雙方的交易金額達25億2500萬美元(約折合新台幣758億元),若純以香氛品牌而言,這是今年目前最貴的一樁收購案,僅次於去年雅詩蘭黛(Estee Lauder)收購Tom Ford的28億美元。

Aesop身為巴西美妝業巨頭Natura & Co最賺錢的子企業之一,攤開3月發佈的Natura & Co財報就會發現,集團去年收益大減,全年度淨收益下滑11%,第四季度的淨收益同比下滑10.8%,集團內的美妝品牌Avon、The Body Shop和Aesop僅Aesop取得正成長,其它牌子均面臨銷售下滑的窘境。而對集團來說,拓展拉丁美洲業務是現下當務之急,出售Aesop業務可有效填補新冠疫情造成集團連續三年虧損的巨額黑洞;雙方合約預定將於今年第三季生效,消息一出Natura & Co股價在盤後消息公佈後逆勢暴漲約15%,創下集團今年新高股價。

德國漢高過去一直以髮品事業為其主力方向。(台灣漢高提供)
德國漢高過去一直以髮品事業為其主力方向。(台灣漢高提供)
資生堂近幾年一直力求轉變,引進年輕化美國保養品牌醉象極是最佳例子。(醉象提供)
資生堂近幾年一直力求轉變,引進年輕化美國保養品牌醉象極是最佳例子。(醉象提供)

同樣今年1月1日由台灣漢高重磅發佈完成台灣與馬來西亞地區資生堂專業美髮業務收購,消息也震憾業界。授權品牌包含資生堂專業美髮(Shiseido Professional)旗下芯之麗(Sublimic)、沛迷絲(Primience)等頂級髮品品牌,台灣漢高擁有施華蔻(Schwarzkopf)與絲蘊(Syoss)等髮品品牌,兩者的結合為漢高帶來相當豐厚的利潤。德國漢高2021年財報(2022尚未發出)就揭露了保養彩妝事業(Beauty Care)已佔集團營收18%,但在過去兩年疫情大流行時,髮品事業其實是漢高「最不賺錢」的事業體,稅前利潤(Operating Profit)從2020至2021驟減68.8%,賺錢金雞母反而是本業橡膠接合與家庭清潔相關事業體,但如果不賺錢,為什麼要持續收購?

翻開同期集團年度財報,可以發現集團銷售額中的利潤有41%是來自於收購品牌帶來的超盈利,可說是一門超賺錢的生意。買下在疫情大流行時期虧損的品牌,有助於拓展自身集團版圖。查証資生堂2020年財報,淨利是負11億日圓,至2022年增長為淨利42億日圓,集團除了持續深耕保養及美妝品牌外,為了降低槓桿與債務比,出售日本80%相關業務予漢高,戰略考量下僅留下日本境內20%業務。現今漢高除已擁有自身高端髮品品牌外,也擁有資生堂旗下高端電商平台J-beauty,可謂如虎添翼。而資生堂亦同步加快收購腳步,如去年收購的美國保養品牌醉象(Drunk Elephant)與香氛精品Tory Burch香氛即是一例,可見美容保養市場在後疫情時代,腳步將會愈走愈快。

#巴黎萊雅 #Aesop #收購 #資生堂 #Natura &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