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中運田徑賽續在新竹縣體育場較勁,24日高女400公尺決賽,臺北市大同高中柳辰諭55.57封后,抵達終點時,柳辰諭激動大叫,因為這個成績,終於接近自己國三在全中運奪金,所創的55.45個人最佳,而這一天,她足足等了兩年。

走過blue童年,歷經反覆受傷、確診多重打擊,在全中運高女400公尺奪金霸氣回歸,柳辰諭的淚水在眼眶打轉著。「我昨晚夢到外婆,今天快到終點時,也看到她在天上對我笑。和外婆的約定,我終於做到了!」她說。

「前年12月我左右腳輪流受傷,休息了3、4個月,好不容易傷好了,又在去年7月花蓮全中運前確診,剛歸隊時連作操都喘到不行,感覺吸不到空氣,就連100公尺間歇訓練課表都跑不完,當下真的很沮喪。」

去年10月新北城市盃,是柳辰諭再出發的轉捩點。「當時我報100公尺玩玩,沒壓力放開跑,沒想到竟以12秒26創最佳,教練說我的狀況回來八成,要我穩住好好練,接下來的全中錦我在400公尺跑出56秒20,狀況逐漸回穩。」

全中錦結束後,柳辰諭跟媽媽一起回菲律賓探望外婆。「本來媽媽想把外婆接到台灣來,沒想到外婆12月19日因病辭世。我在低潮時,外婆常用社群軟體跟我說『這只是一場比賽而已,加油!』那個熟悉的聲音,再也聽不到了。」

柳辰諭說,高女400公尺決賽前一天晚上,她夢到外婆,決賽起跑前也看到外婆。「當時好想哭,快到終點時我看到外婆很開心地幫我加油,我想跟外婆說:『我答應過您,一定會努力讓自己回到最佳,我做到了!』」

回首這兩年,柳辰諭淚水又不聽使喚掉下來,我拿了面紙幫她拭淚,跟她說:「不哭不哭,眼淚是珍珠!」她說:「每次看到您訪問其他選手,我都好羡慕,真的好希望有機會再被您訪問到。」

談到辰諭,教練朱明芳說:「她的自律真的是沒話說,連過年都不休息,就算跟媽媽回菲律賓看外婆,她也每天視訊連線練習狀況,跟教練團討論,天道酬勤,這麼認真的孩子,我知道老天會給她該有的回報,只是時間早晚而已。」

柳辰諭的堅毅,跟成長環境有很大關係。「我兩、三歲時爸爸就對我和媽媽家暴,還好姐姐護著我,後來爸媽離婚,媽媽當清潔工辛苦養大我們,這十幾年來我們住在地下室套房,現在姐姐回菲律賓唸大學,我和媽媽睡上下舖。」

這個情況,2020年全中運她奪金時我就知道,但自尊心很強的她不想讓外界知道。已「轉大人」的她坦言,練田徑可以賺獎金貼補家用,也是很大動力。「但媽媽跟我說『不用煩惱這些,開心享受比賽就好』。」

一路走來,柳辰諭心中充滿感恩。「謝謝每位曾鼓勵我、幫助我的每一個貴人,感謝媽媽辛苦拉拔我們長大,因為她上夜班關係,我們常常碰不到面,謝謝教練沒放棄過我,最後謝謝自己撐過這麼苦的日子,也沒有放棄夢想。」

沒有人可以選擇自己的出身,但可以用自己的努力,來決定自己的人生,這就是奮鬥的意義。祝福再出發的柳辰諭,走過山窮水盡疑無路的晦暗時光,可以找到柳暗花明又一村,跑出美麗的人生篇章。

#新竹縣 #全中運 #柳辰諭 #高女400公尺決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