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美國之音報導,8月9日,美國科技巨頭微軟旗下社交媒體領英(LinkedIn)正式關閉中文版應用程序,退出耕耘將近十年的中國大陸市場。領英初入中國大陸時,為了搶佔巨大的市場不惜犧牲名譽配合中國大陸政府進行內容審查而飽受詬病。但是近年來隨著中國大陸政府言論箝制的進一步加緊,領英最強大的社交功能已無法為繼。再加上失敗的本土化,無法和中國大陸本土招聘平台競爭的領英只能選擇徹底離開。

領英退出中國大陸醖釀已久,對於業界人士來說並非新聞。作為為數不多的正式進入中國大陸的社交媒體之一,領英的退出為多年來試圖在中國大陸市場佔有一席之地的西方公司拉下標誌性的帷幕。

報導稱,5月8日,正值領英成立20週年之際,首席執行官瑞安.羅斯蘭斯基(Ryan Roslansky)在一封致員工的信中表示,由於營收增長放緩和用戶活動變化,領英計劃調整全球商業組織和中國大陸戰略,並且裁員716人,包括在華的工程和營銷團隊。領英此次公開宣佈撤退並非業界新聞。早在2021年,領英就以「營業環境充滿挑戰」的理由表示要將大部分業務撤出中國大陸。

報導稱,在中國大陸戰略調整上,羅斯蘭斯基表示,領英要保留市場等團隊,但是從8月9日開始完全關閉中國大陸版本的APP「領英職場」。信中說:「儘管由於優秀的中國團隊,領英職場在過去一年取得成功,但同時也遭遇了激烈競爭和宏觀經濟環境的強勁挑戰。」

領英中國大陸區官方客服在被問及8月9日之後的情形時回答說:「8月9號會關閉,個人帳號需要個人操作移除信息,企業購買的招聘帳號暫時不會受到影響。」

報導引述上海白領田小姐說,她當年在美國求學的時候開始使用領英,回國之後工作基本都在外企,所以一直是領英的忠實用戶。「對我個人來講很惋惜,我用了十多年了,從領英進入中國之前就在用,體驗不錯,還是比較喜歡職場社交這種平台的。作為一個十多年的老用戶,職場生涯的每一次轉身基本都是在LinkedIn上完成的,平台上面也積累了大量的朋友。還是希望有朝一日它能找准一個新的切入方向,重返國內。」

領英的退出對於田小姐來說並不意外:「對很多人來說領英有兩大優勢。一是職場社交做的比較好,但這個本土版本去掉了。二是上面跨國企業比較多,但現在外企在國內的業務都在萎縮,招聘活躍度也都不高了。所以領英退出雖然很可惜,但好像也是個自然而然的事情。」

創建於2003年的領英作為全球最大的職場社交平台,全球雇有約2萬名員工。領英於2011年在紐交所上市,總部位於美國硅谷。領英2014年正式進入中國大陸,憑其簡潔的頁面和較少的廣告,當年就吸引超過400萬會員。截止2023年5月,領英全球會員總數已超過9億,覆蓋200多個國家和地區,其中,中國大陸會員總數已逾6000萬。

失去社交屬性的領英終究「水土不服」

報導稱,「社交屬性」是領英在中國優於其他職場平台的亮點,但是舉步維艱,最終不得不取消的一大功能。2014年領英正式進入中國大陸之際,已有2010年谷歌拒絕接受中國大陸審查機制退出中國大陸的前車之鑒。領英採取了配合審查機制的做法,但也承認這是一項挑戰。

2014年9月,美國媒體《市場報導》(Marketplace)駐上海記者羅博.施密茨(Rob Schmitz)稱其在領英發佈的關於六四25週年的po文遭到領英刪除。另一名澳洲記者發佈的關於藝術家郭健因紀念六四被拘留驅逐的帖子也同樣被刪。

領英發言人漢尼.德茲(Hani Durzy)在關於刪帖的問題上回應說:「這確實很艱難,我們強烈支持言論自由。但是我們也清楚的認識到,我們必須為中國和全球的會員創造價值,必須遵守中國政府有關內容管制的規定。」

2021年3月,紐約時報報導稱,中國大陸監管機構於中國大陸「兩會」期間發現了內容敏感的帖子,從而批評領英高管未能控制內容。作為懲罰,監管機構要求領英進行自我評估,並向中央網信辦提交報告。3月9日,領英發公告說:「領英在遵循中國當地法律規定的同時,暫停新會員的註冊。」

2021年6月,牛津大學研究生艾克.弗雷曼(Eyck Freymann)的領英個人帳戶遭到領英刪除。弗雷曼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表示,領英並未告訴他具體原因,但是他猜測可能是自己履歷裡面含有「天安門廣場屠殺」等字眼,這是他所著一書的內容。該報導還證實了世界其他國家至少十幾名用戶因為發佈含有中國大陸政府所認為的「敏感」內容而遭到領英封殺。領英再度給出了「必須遵循當地法律」的解釋。

2021年10月,第二任中國大陸區總裁陸堅宣佈領英「將專注於提供『連接職業機會』的價值,不再涵蓋用戶原創內容的發佈與互動功能。」

領英於2023年發佈的最新「透明度報告」顯示,中國大陸政府在2021年度曾向領英提出過43次刪除內容的要求,領英只有1次沒有從命。這個數字和2020年基本持平,但是在之前的2019和2018年,此類要求沒有如此頻繁。

上海的吳先生認為,取消社交功能對領英來說是致命的損失。「現在的招聘平台,比如說像大街網、獵聘,都有一定的社交功能,都可以發文,領英應該是祖師爺。領英自己取消社交功能,其實是很傷害自己的。」

北京的樊先生認為,領英最重要的業務還是職場社交,招聘只是衍生物。「但是這種招聘功能,國內更多還是boss直聘、智聯、獵聘,國內招聘更多還是依賴這些APP。在招聘業務方面,領英完全無法和中國本土的招聘網站抗衡。」「就像之前谷歌退出中國大陸市場一樣,其實是因為互聯網管制的問題造成的。」

根據位於北京的大數據營銷服務提供商「易觀分析」的報告,2021年,三家頭部招聘公司的市占率占據了整個線上招聘行業的70%。其中,前程無憂、Boss直聘、獵聘三家的市占率分別為:26.6%、25.63%、15.94%。在各大諮詢公司的招聘市場行業報告裡,鮮見領英的名字。

#領英 #中國大陸 #招聘 #職場 #社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