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對於降低二氧化碳提出3種方案: 零碳能源轉型、增君自然碳吸收力、人工碳捕捉與封存(CCS)。最後一項的碳封存是指把二氧化碳深埋地底,逐步礦物化。然而美國中西部兩個重要的碳封存申請被地方拒絕,顯示民眾擔憂風險,以及環境影響。

路透社報導,愛荷華州的 Summit Carbon Solutions 和內布拉斯加州的 Navigator CO2 Ventures兩家碳補捉公司提議建造大型管道,將中西部乙醇工廠造成的二氧化碳,轉移到其他州的地下儲存地點,這是迄今為止,最雄心勃勃的碳補捉計畫。

然而,路線通過的北達科他州、南達科他州、愛荷華州和伊利諾伊州,管線的施工許可申請都被駁回,路線上的地主擔心管線不安全,也擔心對環境、對農場出現不良的影響。

CCS相當重要,它提出一種「使用化石燃料之後的補救方案」,預計在今年11 月在杜拜舉行的聯合國 COP28 氣候高峰會期間,會成為重要主題。畢竟今年會議就在主要石油生產國舉行,這類國家最希望延續化石燃料行業的經營時間。

CCS 技術已經存在多年,但從未取得大規模應用,部分原因是昂貴,而且未經過大規模驗證。根據全球 CCS 研究所的數據,美國有 15 個正在運作的商業 CCS 專案,總容量約為 2,100 萬噸碳,僅佔全美國排放量的 0.34%。

科學人(Scientific American)報導,民眾的疑慮不無道理,CO 2在管道內的高壓、高溫環境下仍保持液態。但如果管道破裂,液體就會以無色無味的氣體形式逸出,如果沒有專門的儀器,人們很難偵測到。雖然在學理上CO 2無毒,但是濃度高時導致人感覺昏沉、嗜睡,然後就會因窒息導致死亡。 2020 年,密西西比州發生大雨,引發山體滑坡,損壞了一段碳捕捉管線,大量CO2外洩,造成附近薩塔蒂亞村(Satartia) 45人嚴重窒息,需要住院治療,幸而沒有人死亡。

今年5月發布的一項研究發現,相比於薩塔蒂亞村那樣的管線大破裂,碳捕抓管的小洩更常發生,然而同樣是致命危機。由於CO2比較重,往往不會消散而是沿著地面流動,並且在低窪地區聚集,像是管線路線附近的小山谷或是地下室。如果在這個區域的人,空氣的CO 2濃度逐步增加到10%,他可能毫無發現,會突然嗜睡一般的失去知覺。

除了安全問題之外,專家也質疑,CCS是否是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有效策略。耶魯大學天然碳捕獲中心的同位素地球化學家普拉納夫斯基( Noah Planavsky)表示,要實現 CO 2淨零排放的目標,需要一系列解決方案,包括工業和自然碳捕獲。後者可能意味著保護森林、海洋、草原和濕地等自然空間,這些空間會自然地從空氣中吸收二氧化碳。自然的碳捕獲,提供了更乾淨的水和空氣,並增加了生物多樣性,而不是為土地帶來漏洞。

文章來源:Analysis: US carbon capture pipeline setbacks reflect challenges in climate fight

#美國 #碳補捉 #封存 #CCS #二氧化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