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白合首場幕僚會議昨登場,國民黨、民眾黨在產生在野最強候選人方式上無共識,藍營拋開放式設投開票所的「民主初選」,白營則盼採對比式民調。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分析,藍營拒絕用民調決定人選,形同破局;未來希望在「民主初選」上形成共識,更是難上加難,且兩黨都沒籌辦經驗,如何無爭議產生共同參選人?

國民黨昨由總統參選人侯友宜競辦執行長金溥聰與國民黨祕書長黃健庭主談,民眾黨則由總統參選人柯文哲競選總幹事黃珊珊與辦公室主任周榆修出席。

游盈隆在臉書發文指出,金浦聰提以「民主初選」代替民調,他心想這究竟需要多大的愚勇才說的出口?真難為金了。今天離投票日90天,籌辦一個全國性初選要多久?至少半年。也就是說,等初選辦完,大選也結束了,這不是在搞笑嗎?

游盈隆回憶,講到不採民調的總統初選,國內有而且只有民進黨有經驗,那是1995年,他正好躬逢其盛,親身參與。印象中,組織部先籌畫半年,再2個月執行完畢,產生總統候選人,前後8個月;而國民黨沒辦過真正的總統初選,可以說是完全沒這方面經驗,有的頂多是教科書上的知識,民衆黨也一樣。

他質疑,兩個沒有辦總統初選經驗的政黨,要如何在短短時間內辦好初選,沒有爭議的產生新的、共同的總統候選人?真的是天荒夜譚。

他認為,柯文哲咬定民調不放鬆,堅持用民調決定人選,是對的,也是社會普遍認可的。藍白若合不成,支持者多半會怪罪國民黨和侯友宜,不太會怪罪他。「藍白合玩到這裡,既是第一局也是第九局,應該是玩不下去了。」

#2024總統大選 #侯友宜 # 柯文哲 #民調 #民主初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