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溥聰指出,從過去經驗來看,全民調經常出現很大誤差。圖為侯辦提供去年台北市長選舉民調。(侯辦提供)
金溥聰指出,從過去經驗來看,全民調經常出現很大誤差。圖為侯辦提供去年台北市長選舉民調。(侯辦提供)
民眾黨堅持藍白合全民調! 金溥聰:柯文哲親口說民調可用買的 @ChinaTimes
遭柯文哲拒「民主初選」 金溥聰親上火線回嗆 :說翻臉就翻臉 @ChinaTimes

關於在野最強候選人決定方式,國民黨與侯友宜競選辦公室昨提出「開放式民主初選」,不過民眾黨主席柯文哲今直接否決,要求提出其他方案才願意繼續談。對此,侯友宜競辦執行長金溥聰與國民黨秘書長黃健庭今舉行記者會,重申「開放式民主初選」才是最直接的評比方式,避免全民調易受外部因素干擾的狀況,金溥聰也強調,怎樣才是最好的方式,並非一次會議可決定,誠心希望雙方可以繼續會談,並願意配合民眾黨任何時間地點的安排。

金溥聰首先指出,他與黃健庭秘書長在昨天會議中,分別代表競辦、侯友宜以及國民黨,昨日會議和今日記者會的內容,都是黨和競辦達成共識後的看法,並非柯主席所說「一盤魚脯仔全全頭」。金溥聰也說,希望柯主席不需要刻意針對他個人,「我從政以來一直是角色理論,扮演好每一個當下角色,我今天的角色是侯友宜幕僚,完全配合參選人意志,沒有任何個人想法,請柯主席不要誤解!」黃健庭也強調,國民黨徵召侯友宜參選總統後,國民黨跟競辦就是一個團隊。

針對柯文哲主席及民眾黨關於「開放式民主初選」的說法,金溥聰也一一予以澄清及說明,金溥聰表示,民主初選在全世界民主國家如南韓、美國、法國已行之多年,是訴諸直接民意、能有效找出最強候選人的方式。他強調,在野聯盟必須要把可能灌票、可能干擾選出最強候選人的因素排除,所以政治理念認同卡就是要過濾掉存心來干擾的人,也就是避免綠營灌票,過程並沒有牽涉到柯主席所說的造冊、代表性不足的問題,而是以開放式的投票,展現最直接民意。法國不同政黨的聯合開放式初選,不分黨派,只要繳交2歐元即可參加投票,也是一種過濾方式。至於時間部分,金溥聰說,只要明天繼續談,有把握來得及,「但他如果一直拖下去,我們就沒有把握」。

金溥聰進一步表示,對於全民調的質疑,就是在於民調的效度是否能真正測到目標,至於民調的科學效度與信度問題,他很樂意公開和柯主席討論這個科學數字問題。且從過去經驗來看,全民調經常出現很大誤差,如去年台北市長選舉得票率,蔣萬安42.29%、黃珊珊25.14%、陳時中31.93%,但選舉前約三個月做的民調,卻是蔣萬安29.6%、黃珊珊28.2%、陳時中25.6%,跟最後投票結果差異巨大,封關前民調同樣如此,就連排名也不同。金溥聰更補充,柯文哲主席過去也多次親口說過,有很多假民調、策略性民調,甚至說民調可以用買的,顯見對於全民調,連柯主席自己都有不同看法。

關於民眾黨表示,為何民主初選這麼好的方法,國民黨過去不使用?黃健庭說明,國民黨的提名辦法包括民調、黨員投票和幹部評鑑,都明訂在規章裡。每一次採取什麼方式,都由中常會決定。今年是中常會決定採取徵召,中央黨部以民調和幹部評鑑作為標準。

金溥聰也提到,關於下架民進黨的訴求,並非要消滅民進黨,而是要讓政黨輪替,讓做不好的民進黨政府下台,但柯主席卻似乎刻意導向是搞台灣對立,金溥聰並提醒,柯主席先前接受專訪時也有提到下架民進黨的目標,「相信柯主席講這句話也不是說要消滅民進黨,所以不用刻意扭曲我們的原意」。

金溥聰呼籲,希望大家心存善念,柯主席也不要「以己之心度他人之腹」,講話直不直跟是不是當外科醫師沒關係,說話有沒有道理才是關鍵,金溥聰強調,國民黨跟競辦希望能夠繼續坐下來談,消除歧見,努力達成整合,因此對於民眾黨提出任何會談的時間、地點,都會全力配合,若大家有心要合作推動政黨輪替,應該以包容態度進行磨合、整合,達成共識後攜手合作。金溥聰說,「昨天開完會回家心情原本還很好,今天心中突然多一個大石,這個大石就是柯主席加上去的,說變就變,無言以對」。

溥聰曝藍白二會原訂"這時間"開談! 還原"會談氣氛"嘆:怎說變臉就變臉?
#2024總統大選 #金溥聰 #全民調 #柯文哲 #民主初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