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賓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的學生同情巴勒斯坦,美國前駐中國大陸大使洪博培(Jon Huntsman Jr.)所代表的亨茲曼家族,決定停止向賓州大學捐款。除了賓州大學以外,好幾所美國精英大學也遭遇類似的人情壓力。

商業內幕(BusinessInsider)報導,現年63歲的洪博培,曾經是猶他州州長、美國駐中國大陸大使、駐俄羅斯大使和新加坡大使,他也曾是賓州大學董事會成員。他代表亨茲曼家族的立場,給了賓州大學校長馬吉爾(Elizabeth Magill)一封信,提醒她家族基金會的決定。

洪博培是亨斯曼家族的現任當家,該家族在美國政治界與企業家都有巨大影響力。(圖/美聯社)
洪博培是亨斯曼家族的現任當家,該家族在美國政治界與企業家都有巨大影響力。(圖/美聯社)

這封信特別刊在賓州校園報上,寫道:「面對哈瑪斯對以色列人民的歷史性邪惡,各界唯一的反應應該是徹底譴責,然大學的沉默令人失望。沉默就是反猶太主義,反猶太主義就是仇恨,這正是高等教育學府最該避免的。」

「因此,亨斯曼基金會將關閉其對賓州大學的任何捐款。」

亨茲曼家族有三代賓州大學畢業生,在過去三十年中,向該校捐贈了數千萬美元,其中包括1997 年向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Wharton School of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捐贈的1,000 萬美元, 1998 年捐贈的4,000 萬美元。近年來,該家族每年至少捐贈 25,000 美元。

除了亨茲曼家族以外,上星期,阿波羅全球管理公司(APO-Apollo Global Management, Inc.)首席執行官羅恩 (Marc Rowan)宣布,他將對賓大「捐贈1 美元」,這當然是一種抗議,他在2018年向華頓商學院捐贈了5,000萬美元。

賓大校長在一封電子郵件上寫道:「我想,我的立場沒有什麼問題,無需懷疑。我與大學校方,當然對哈瑪斯在以色列的恐怖襲擊,對平民的暴力感到震驚並予以譴責。」

既然賓大校長都表態自己與校方都譴責哈瑪斯在以色列的暴行了,那麼猶太政商家族在生氣什麼? 原來在9月份,賓大舉辦「巴勒斯坦文學節」(Palestine Writes Literary Festival),這使得校園裡陷入了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對立衝突,有些人認為,該節為反猶太主義提供了一個平台。

馬吉爾校長在周日的電子郵件中表示:「校方沒有,也絕對不會支持這些演講者或他們的觀點。 其實我們也有和這些巴勒斯坦主張者進行過溝通,或許我們應該更快地採取行動,與校園社區有更廣泛地分享我們的立場。」

美國其他知名學府也有類似的糾紛,很多時候校園裡的學生團體更傾向支持巴勒斯坦,而畢業校友的金主則支持以色列。

比如哈佛大學,在過去一星期間,校方一直應對由 30 多個學生團體組成的「哈佛巴勒斯坦團結聯盟」周旋著,該聯盟發表一份聯合聲明,稱「以色列政府應該為所有正在發生的暴力,負有全部責任」。

該聲明引爆了一系列敵對行動,哈佛校友-知名億外富翁比爾•阿克曼(Bill Ackman),呼籲哈佛大學必須公佈簽署這封信的學生姓名,這樣他就可以避免在將來僱用到這些人。

阿克曼的說法又遭到批評,說這是「麥卡錫主義。」

後來,要以色列負責的聲明在學生團體中被刪除,但影響仍在繼續。以色列首富家庭,伊丹•奧弗(Itan Ofer)和巴蒂亞•奧弗(Batia Ofer),決定辭去哈佛大學甘迺迪政治學院的董事會職務。奧弗夫婦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很不幸,我們對哈佛大學管理層沒有信心,我們無法繼續真誠地支持哈佛大學。」

耶魯大學、紐約大學和史丹佛大學也陷入了不斷升級的緊張局勢之中,而且沒有任何放緩跡象。

#賓州大學 #捐款 #學生團體 #哈佛大學 #猶太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