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7日哈瑪斯對以色列發動近年最嚴重的恐怖攻擊,以色列誓言要將進軍加薩,消滅哈瑪斯。在過去一個月的時間,以色列的空中打擊與巷戰造成了相當大的平民傷亡,遭受各方的批評,其中以色列的盟友國家,包括法國、美國,以及聯合國人權組織也抨擊以色列「手段過重」、「殘酷」。軍事專家則認為,城市戰、巷戰是最困難的,這些批評都很虛偽。

1945網站的專欄分析師麥克魯賓(Michael Rubin)表示,很少有人為伊斯蘭國(ISIS)辯護,這個團體非常殘酷,他們奴役少數族群、強暴婦女、折磨兒童和男子,簡直就是倒行逆施,在後期,每天都有人逃出IS的控制區。儘管如此,與他們的戰鬥仍然很困難,以2014年的摩蘇爾戰役(Battle of Mosul)為例,聯合國部隊花了大約9個月的時間才打下它。另一個例子是拉卡戰役(Battle of Raqqa),這是打擊IS的最後一戰,即使此時的IS已經窮途末路了,聯軍仍然費時4個月才收復。

拉卡孩子的上學路。整個城市90%的房屋都被毀。(圖/美聯社)
拉卡孩子的上學路。整個城市90%的房屋都被毀。(圖/美聯社)

魯賓表示,「5年後我訪問了這兩座城市」。這兩座城市已經擺脫IS禍害已經兩年多,但大部分地區仍是一片廢墟。要進入拉卡,需要經過幾公里長的斷垣殘壁,以及一堆又一堆的建築廢棄物。

殘酷的事實是,伊斯蘭國並沒有夷平摩蘇爾與拉卡,那些破壞是美國的空襲轟炸造成的。這是城市戰的本質,由於你不知道巷道後面是不是突然來襲的火箭彈或炸彈客,只能選擇空襲破壞,根本沒有別的辦法。

包括摩蘇爾與拉卡,平民都遭受苦難,他們面對食物、、藥品永遠不足,電力早已中斷,但是那戰役期間,國際社會都沒有要求美國人、敘利亞庫德人、伊拉克軍隊停下作戰行動,建立人道走廊撤出難民。 道理很簡單,一但停火,那些IS集團就會重新集結、重組防線,並繼續以平民為盾牌。居民深受其害,但他們也明白,在消滅恐怖組織的戰爭中,不可能有中間立場。

「當你要拆除馬蜂窩時,最糟糕的做法就用棍子敲打它,然後暫停行動,給馬蜂逃脫的時間。」

說回發生在加薩的事,其實哈瑪斯與ISIS在信仰上幾乎沒有什麼差別。ISIS對國界的無視,宣稱要建立大伊斯蘭國;這與哈瑪斯將自己與巴勒斯坦民族運動聯繫在一起,差別實在不大。也許目標不同,但是這兩個組織都是從穆斯林兄弟會的極端勢力演變而來的。伊斯蘭國針對什葉派和雅茲迪派(Yazidis),而哈瑪斯則仇恨猶太人,但受害最深的,又是各自控制下的遜尼派穆斯林。

那麼,那些政客、自稱人權至上的和平活動家,或者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呼籲停火時,他們有有思考到這一層嗎?在反恐戰爭期間,哪個美國國務院外交官員要求暫時停火,使美軍置於危險之中?至於古特雷斯,摩蘇爾戰役、拉卡最後戰役期間,他就已經是聯合國秘書長,為何他當時沒有要求聯合國部隊暫停行動?

戰爭是地獄,城市戰更是如此。當年,國際社會對擊敗伊斯蘭國時,沒有出手干預軍事行動,但是卻對以色列採取不同標準,這顯示令人震驚的虛偽。

文章來源:SMART BOMBS: MILITARY, DEFENSE AND NATIONAL SECURITYThe Hypocrisy Of America And The UN On Criticism Of Israel’s Urban Warfare

#1945 #反恐戰爭 #IS #拉卡 #哈瑪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