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孩在他們手上」被請到小房間的廖太太,手顫抖的寫下這幾個字。

這對廖姓夫婦的帳戶,被台北富邦銀行(下稱北富銀)的AI智能防詐模型(簡稱AI模型)偵測異常,鎖住而無法交易,行員當下察覺當事人神情緊張,懷疑受到詐騙集團監控,因此藉故請至貴賓室的單獨空間,同時秘密通知警方到場,他們才道出實情。

原來,夫妻倆將人頭帳戶賣給詐騙集團後遭對方拘禁,以孩子作要脅,逼迫2人擔任車手。案情釐清後,警方先是逮住守在銀行門口的歹徒,接著循線找到窩藏處,救出小孩及12名也因販賣帳戶遭軟禁的大人。

如果,當時沒有AI模型先鎖住帳戶,行員也沒察覺當事人有異狀,這些人質至今還不見天日,而且,你我也可能成為該集團繼續行騙的受害人。

台灣的詐騙越發猖獗,據警政署統計,去年詐騙案達2萬9700多件,總財損金額逾69億6千萬元,年增23%,創下新高。

涉案人頭帳戶會被檢調單位列為「警示戶」,金錢不得進出。北富銀則將防線向前推,提前發現可疑帳戶,依法進行控管。

截至今年上半年,全台警示戶累計破10萬戶,眾家銀行警示戶不斷增加, 唯獨北富銀占全體銀行警示戶比率減少近14%。

這代表,詐騙集團的人頭帳戶難以在此存活。許多詐騙集團甚至會在收購人頭帳戶的小廣告上,直接標註「不收北富銀帳戶」。

為什麼人頭帳戶在北富銀無所遁形,甚至讓詐騙集團怕到將它除名?

「AI模型辨識人頭帳戶的精準度高,還必須銀行願意強制執行凍結帳戶,」打擊詐欺犯罪中心警務正張佳勳直指,這是該銀行阻詐機制成功的兩大要件。

舉1個最常見狀況:民眾臨櫃匯錢,要匯入的帳戶雖非警示戶,但行員認為可疑,這時,只能苦言相勸並報警處理,因為如果自行凍結該帳戶,可能會遭客訴。

其次,即便警察到場,由於當事人沒有報案,未出現受害人、也沒有被害事實,警方當下也只能兩手一攤,等對方發現上當,來報案才能受理,但往往為時已晚。

也因此,張佳勳認為,北富銀行員們的這份「願意」,不容易。而行員們之所以敢在第一線擋詐,背後,是富邦金控對金融犯罪的鐵腕。

2018年,他們率行業之先,在北富銀創立金融安全部,加強監控異常交易,防制洗錢。隔年,延攬時任警政署資訊室主任蘇清偉,為金控資安長。

2021年找來時任行政院洗錢防制辦公室執行秘書、檢察官的蔡佩玲,為金控法遵暨法務處洗錢防制部主管,兼任金融安全部副總經理。但光延攬人才不夠,重要的,是得從根本改變想法。

北富銀今天能有神準的AI系統,背後,是蔡佩玲與團隊,試著拋開過去經驗與邏輯,找到新的突破點,解決現有困境。

張佳勳回憶,一次,他到北富銀請教問題時,蔡佩玲提出「有沒有可能讓事後追查,變成事前防範?」

過去面對詐騙案,警察常認為第一線銀行員,應在民眾臨櫃時阻絕交易;行員則認為,在詐騙發生後,警察應將壞人一網打盡。其實誰都沒有錯,所有人都在崗位上恪盡職守,只是詐騙集團已經多到不可能靠檢警抓完,也不可能只靠銀行攔截阻止。

「銀行能否改變位置,多做一步?」蔡佩玲過去擔任檢察官,做的都是事後追查,在轉進金融前線後,看到銀行能做的,也只有3點半拉下鐵門後的查帳。但是當社會需要被迫「與詐騙共存」後,她心想,如果銀行能把手伸長,做到事前防範,說不定能改變困境。

關鍵是,缺少有力佐證,如果對當事人所用的帳戶,能合理懷疑是人頭帳戶,早一步將該帳戶暫時禁用,就有機會為被害人爭取一些時間,免於金錢損失。

北富銀原本就有為了提高查帳效率而開發的AI模型,但要能做到成為有力佐證,揪人頭帳戶,精確度要更高,於是他們進一步組建團隊,要讓AI模型的預測更精準。

蔡佩玲與團隊和刑事局合作,請他們提供詐騙犯罪態樣,再輔以資深行員的經驗判斷。

「我去看全部警示帳戶的交易,整理出一些特徵,再去看客戶交易,判斷出哪一些交易有問題、哪些沒問題,然後塞給AI,讓它去學習,建構出模型,」北富銀金融安全部資深經理謝清梅說。

1件模型約需2千多個案例才能產出,建好後再以歷史資料回測,並要與時俱進,不停納入新的詐騙帳戶交易態樣,才能持續因應詐騙新手法。目前該AI模組揪出詐騙集團人頭帳戶的準確率可高達8成。

「最久的案例是,在被害人報警之前的313天,我們銀行就已鎖住問題帳戶,不被詐騙集團所用,」蔡佩玲說。

然而,AI模型再厲害,也需要搭配真人做現場處理。

「在AI時代,真正的價值還是人!」蔡佩玲說,北富銀在金融安全的邏輯上,思考布局和機制都到位,才能成事。AI只是工具,如果沒有資深行員的經驗值,也無法提升準確度,櫃台也仍需要真人同事的機警應對。

AI模組在北富銀內部發揮功效後,北富銀高層卻對蔡佩玲說,「這不足以高興,只有北富銀的詐騙案件減少了,但全台灣的案件有因此減少嗎?」這句話點醒了她。

蔡佩玲該做的,不只是讓「1間」北富銀被詐騙集團除名,而是應該讓整個金融體系,都共同建置起防護網,才能杜絕詐騙,因此,北富銀決定將AI模型無償分享給其他銀行。

為此,張佳勳扮起穿針引線的角色,由刑事局統籌成立「鷹眼識詐聯盟」,讓各家銀行彼此了解,從最初的13家,到目前已有30餘家銀行加入,預計明年6月,AI模型會在聯盟成員銀行全面落地。

但銀行同業是彼此競爭的關係,要組織起聯盟、拿出資料分享,談何容易?負責與聯盟成員溝通的北富銀金融安全部襄理劉書夢說,各家銀行剛開始行事謹慎,會詢問很多問題,甚至在北富銀要求各家銀行提供相關數據資料的時候,也頻頻受質疑。

蔡佩玲理解同業們的擔憂。她決定再多做一步,在會議上,率先開誠布公、不藏私的分享,而且有問必答,提供他們在內部與各單位溝通時的有利依據,才逐漸建立互信。她說,「今天在國家傷口上,大家不用競爭,你要加入我們,(所有資料)就是透明,這是最高指導原則。」

「這就像是疫苗,我們先產生了第1代的疫苗,有用,讓別人也可以使用這項專利。因為每家銀行的客戶結構不一樣,各家可以再進一步發展出不同疫苗,就有機會一起往前走,」北富銀風控長蔡永原說。

讓銀行變換攻守位置,從事後阻攔到事前預防;讓同業組建聯盟,從彼此防備到公開透明,蔡佩玲擅長拋開過去的思考邏輯,不被經驗束縛,用「我們還可以做些什麼?」的反覆詰問、從事物底層出發,跳出思考誤區,就可能進一步找到解決問題的路徑。

※本文由商業周刊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商業周刊1880期
商業周刊1880期
#台北富邦銀行 #AI智能防詐模型 #詐騙 #車手 #警示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