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著名電影導演奧立佛史東(Oliver Stone),近年側重在時政議題,他費時三年的科學紀錄片《新核能時代》(Nuclear Now)獲得普遍好評,也被視為全球核能復興的再一助力。在影片中,導演揭穿了石油業為了自身利益,動員各種輿論管道汙衊核能工業,甚至收買著名的環保團體。

奧立佛史東表示,「他是標準的好萊塢工作者,而好萊塢所在的加州,一直都是進步思想的重要據點。在他年輕的時候,也是個反核者」。當時反核聲浪盛行,電影界製作許多核災電影,比如1979年由珍芳達主演的《大特寫》(The China Syndrome),假想核電廠反應爐熔毀,爐內的高熱物質會熔穿一切,甚至通到美國另一側的中國。即使電影拍攝完,珍芳達仍然一直樂於擔任反核運動代言人,出沒在各種反核遊行當中。

「如今年紀大了,看到全球環境的惡化,開始考慮下一代的事,我的孫女面對的是怎樣的環境? 我們該如何解決? 我知道全球暖化造成的嚴重性,比如前副總統艾爾高爾的紀錄片《不願面對的真相》,但是該片卻沒有提到解決的方法,所以我開始收集資料,然後看到了《光明的未來》( A Bright Future)一書,很多事情恍然大悟,原來我以前對核能的看法是不對的。」

電影當中,導演簡述了人們對核能的恐懼,其實源自於對核武器的恐懼。「1945年8月6日,美國在日本投下原子彈,巨大的威力結束了二戰,但也讓人們對核感到恐懼,這真不是好的開始」。

但是,科學家意識到,核能除了毀滅,還可以用來建設。1953年,由傑出的海軍上將海曼‧李高佛(Hyman Rickover)的主持之下,完成了世界上第一艘核子潛艇「鸚鵡螺號」(USS Nautilus ,SSN-571),證實壓水式核反應爐的實用性。

幾乎在同時,美國總統德懷特‧艾森豪(Dwight Eisenhower)在1953年12月8日聯合國大會提出原子能和平用途(Atoms for Peace )演講,在相當有遠見的推動「核能技術全球分享」,期望以核能推動全球的建設與發展,提供廉價的電力,改善生活。

核能的力量是巨大的,1公克的鈾,其反應產生的熱量,相當於2.7萬噸標準煤的熱量。因此,要是核能大幅利用,那麼煤礦產業必然受到毀滅式的衝擊,基於同樣的原因,它也嚴重挑戰石油業在全球能源的地位。

史東提到,埃克森、美孚、殼牌、標準石油等7個國際大石油公司,被稱為「七姐妹」,從艾森豪提出原子能和平用途後,就開始想方設法阻止核能的發展。知名的洛克斐勒基金會也是如此,因為他們也是石油業起家。這些石油財團開始散播謠言,比如「輻射有害論」,而且是「再低劑量的輻射都會影響健康」,事實上,這在科學上是不成立的,但是他們所收買的知名人物(包括名醫),開始三不五時的在報紙上發表這些錯誤意見,甚至以假造的數據與證據來指控。先前說到的電影《大特寫》對核能與輻射的誇大描述,也必然有這些石油公司在背後操作。

就在《大特寫》上映後沒幾天(1979年3月16日上映),美國賓州三哩島核電廠出現輻射洩漏事故(1979年3月28日),引爆了社會的恐慌,全美國民眾都因此沸騰了,他們深信電影內容就是對的,這是反核運動的第一次狂歡。

然而這起事故只有個別的電廠工作人員的輻射值略超標,而電廠周邊的居民沒有任何健康問題,但是沒人在乎。之後的車諾比核事故,以及福島核事故,造成的核能負面形象,幾乎斷送了核能的前途。

史東訪問了車諾比電廠事故的調查員,也是當初監造的理論學家。史東在瞭解事故的原因後,他說:「你是負責調查的,事故和你無關。」然而這位俄國科學家卻滿臉愧疚的說:「不!我不同意你的看法,我認為自己罪惡深重,電廠安全設計不良也與我有關,要是有來問我,我不會同意當天的實驗,造成救災人員的死亡,更幾乎斷送了世界核能工業的前途。」

另一方面,許多環保團體也開始反核化。史東表示,原本美國的環保團體「塞拉俱樂部-」反對的是水壩與礦場,因為水壩會造成的生態重大影響,而礦場會汙染環境,他們在最初還曾經支持核能;但是一夕之間,他們這些議題不那麼關心,反而一心一意的走向反核。

「綠色和平」(Greenpeace)創始人之一的派翠克•摩爾博士(Patrick Albert Moore)後來就因此退出了他所創立的組織,因為他發現財團已經收買了綠色和平,他們看似激烈的抗議活動,其實都只是表演。

紀錄片另一個重點,是史東提到「可再生能源無法解決能源問題」,不管是太陽能,還是風能,它們的能量密度都太低了,也就是說,必須花上很大面積的土地,才能獲得一點點的不穩定電力。而且,為了調節這些不穩定電力,還必須搭配更多的天然氣發電系統,使得「可再生能源愈多,天然氣發電系統也愈多」,那麼是誰在獲利呢? 還是那些石油公司,也難怪石油公司也相當樂於推動可再生能源。

史東認為,艾森豪當年的主張是對的,核能才是邁向未來的答案,雖然人們會恐懼,但是克服恐懼才能存活。紀錄片做了一個比喻:全球暖化的危機,就像是我們走在一個跨河的鐵路橋上,結果迎面來了一輛火車。你往反方向跑,火車一定會追上並撞死你。唯一的活路,只有從橋上往下跳進河流中。跳河很恐懼,但是不跳一定會死。

《新核能時代》好評上映中,本文僅摘用了電影中的少數重點,電影提到的新核能技術,以及目前的發展進度煩請自行觀賞。中華民國核能學會為推廣本片,與其他民間團體(氣候先鋒者聯盟、核能流言終結者、台灣媽媽氣候聯盟、潔淨能源推廣協會)在全台各地舉行免費特映會,詳情可見其下連結。

文章來源:能源.氣候.環境.未來

#新核能時代 #電影 #反核 #石油業 #環保團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