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類都會進行「微睡眠」(micro sleep),不過南極企鵝(Pygoscelis antarcticus)似乎掌握了簡短小睡的藝術。本週四(30)研究人員發表最新研究,這些企鵝平均每天打瞌睡超過1萬次,每次只有約4秒,這樣加起來超過11小時,還真能足夠滿足睡眠的一些修復功能,科學家好奇其他物種,例如我們為何沒辦法進化出這樣的能力。

科學家好奇,小睡眠之於企鵝,對於其他哺乳動物(如老鼠和人類)中的益處是否相同。(示意圖 Shutter Stock)
科學家好奇,小睡眠之於企鵝,對於其他哺乳動物(如老鼠和人類)中的益處是否相同。(示意圖 Shutter Stock)

據國際權威期刊《自然》(Nature)30日,援引《科學》(Science)雜誌上發表的一篇研究。研究了在南極喬治王島(King George Island)上在一起群聚築巢的企鵝,共計14隻。在連續10天的觀察中,這些鳥類從未進入長時間的睡眠,最長的「小睡眠」時間為34秒。

這些南極企鵝從未進入長時間的睡眠,最長的「小睡眠」時間為34秒。(示意圖 Shutter Stock)
這些南極企鵝從未進入長時間的睡眠,最長的「小睡眠」時間為34秒。(示意圖 Shutter Stock)

研究共同發表人、法國布隆里昂神經科學研究中心的利布瑞爾(Paul-Antoine Libourel)表示:「最特別的地方在於,牠們能夠不斷以碎片化的方式進行睡眠,日夜如一,」

為了收集大腦活動數據,研究人員在這些企鵝的顱骨內植入了電極。這使科學家能夠識別鳥類進入慢波睡眠狀態(Slow-wave sleep,也稱之為深度睡眠)的時間,這是鳥類主要的睡眠形式,人類也會進入半波睡眠。

企鵝每小時進行600多次短時間的慢波睡眠。研究人員表示,當他們在孵蛋時,這些「小睡眠」變得更短更頻繁,或許是因為它們在孵化時需要更加警覺。

南極企鵝孵蛋的時候更頻繁的「小睡」。(示意圖 Shutter Stock)
南極企鵝孵蛋的時候更頻繁的「小睡」。(示意圖 Shutter Stock)

瑞生物學家馬德雷妮(Madeleine Scriba)表示,我們已經知道鳥類的睡眠時間比哺乳動物短。但她預期至少需要一些連續的睡眠來進行身理和心理上的恢復。

她說:「這些企鵝能夠以如此短暫的小睡眠狀態過得很好,真的很驚人,」科學家現在對於對睡眠的理解開始產生興趣,如果微睡眠確實具有恢復作用,也許其他生物在需要保持警覺的情況下也依賴它來獲得休息。

利布瑞爾認為:「我們不知道微睡眠在企鵝和其他哺乳動物(如老鼠和人類)中的益處是否相同,但這項研究顯示,至少有一種物種能夠以這種方式入睡並正常行為,所以我不明白其他物種為什麼不能進化出相同的睡眠適應能力。」

文章來源:This penguin survives on 4-second microsleeps — thousands of times a day
#睡眠 #南極企鵝 #鳥類 #進行 #能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