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揭仲今在國防院一場座談會中指出,若賴清德副總統在大選中獲勝,甚至民主進步黨繼續在台灣「完全執政」,則北京很有可能會在大選結果產生到總統就職日的這段期間,對台灣採取包括高強度針對性武力展示在內的高壓行動,以嚇阻新政府衝撞北京底線;同時影響總統就職演說的內容,要求在北京關切的議題上表明態度;更想藉此要華府表態,承諾在北京關切議題上會約束台灣新政府的行為。

國防安全研究院12月4日下午召開「中共於台灣周邊海空域之威脅」座談會,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副研究員揭仲於引言時指出,近期共軍在台灣周邊海空域的軍事演訓,除持續提升犯台作戰能力外,還呈現出「強化對台灣海峽的法律戰」、「展示海空大兵力作戰能力」,與「演練聯合火力打擊作戰新態樣」的特性,對中華民國的威脅程度明顯提升。

揭仲也研判,若賴清德副總統在大選中獲勝,甚至民主進步黨繼續在台灣「完全執政」,則北京很有可能會在大選結果產生到總統就職日的這段期間,對台灣採取包括高強度針對性武力展示在內的高壓行動,以嚇阻新政府衝撞北京底線;同時影響總統就職演說的內容,要求在北京關切的議題上表明態度;更想藉此要華府表態,承諾在北京關切議題上會約束台灣新政府的行為。

壹、強化對台灣海峽之法律戰

2022年6月13日,時任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例行記者會答覆外籍媒體詢問時,表示「台灣海峽水域由兩岸的海岸向海峽中心線延伸,依次為中國的內水、領海、毗連區和專屬經濟區」。汪文斌的發言,代表中共官方對關於台灣海峽之「法律戰」的主要論述,並進一步主張中共對台灣海峽享有主權權利和管轄權。

揭仲表示,共軍為支持前述主張,先是在去年8月的圍台軍演期間,片面推翻兩岸以海峽中線作為軍事行動分界線的「中線默契」,並宣示將常態化地在中線以東演訓;也自今年8月19日起,藉派戰機於我方在中線以東所劃定的「限航區」內長時間停留、甚至在不同「限航區」間穿梭飛行的新模式,進一步否定我政府有依據自身法令,管轄台灣海峽空中交通的權力,將我方矮化為地方政府,是不折不扣的「法律戰」手段。

揭仲舉例,在9月10日當天,共軍派出3批、共6架次「殲-16」戰鬥機穿越中線,然後採取與中線平行的航向,沿途連續穿越我方的「限航區」;還在不同「限航區」間來回穿梭飛行,包括距台灣本島比較近的R9與R11等「限航區」。

揭仲進一步說,從今年8月19日至11月30日,共軍已經有20天,派遣有人戰機與無人機,循新模式於中線以東飛行;其中8月19日至31日之間有4天、9月有6天、10月有6天、11月則為4天,呈現每個月5至6次的頻率。揭仲強調,此一模式與中共海警平均每月有3到4天,會刻意派艦艇進入釣魚台周邊12海里範圍內巡弋,以建立釣魚台周邊海域新現狀的作法極為類似。

揭仲研判中共在這個時間點於台灣海峽發動新一波法律戰,是受到習近平今年5月30日主持第二十屆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第一次會議時,所提「極限思維」的影響,想在2024年大選的結果產生前,先動手強化在台灣海峽的法律戰,以塑造對其有利的戰略態勢。

貳、展示海空大兵力作戰能力

揭仲指出,從今年8月迄今,共軍在台灣周邊已多次舉行大規模的海上軍事演訓,包括9月11日到9月15日,在西太平洋部署包括「山東號」航艦戰鬥群在內,來自三大艦隊、合計多達17艘的水面艦,加上數量不明的潛艦,在菲律賓海至關島一帶海域,舉行大規模的實兵對抗演習。這是自2014年12月「機動6號演習」以來,共軍在西太平洋規模最大的艦隊部署,論戰力則是有史以來最強。

揭仲說這次大規模對抗演習,雖然非年度計劃性演習,但還是能向美國和區域其他國家展示,共軍初步具備在西太平洋進行以航艦戰鬥群為核心之大規模海軍作戰能力,包括導航、通訊與指揮管制等支援體系方面也明顯進步。

揭仲也指出,今年截至11月底,共軍「山東號」航艦戰鬥群已三度穿越第一島鏈進入西太平洋執行演訓;其中,更在9月中旬與10月底,於短時間內二度前往西太平洋執行演訓,顯示出「山東號」與南海艦隊的各型水面艦,已具備還不錯的連續出擊能力與整備能力。同時,依據日本防衛省統計,「山東號」在10月28日至11月5日的9天中,共進行570架次的起降,包括420架次戰鬥機與150架次的直升機;戰鬥機平均每天46.6架次,所有飛機平均每天63.3架次,都超越2016年摩蘇爾戰役中,法國海軍「戴高樂號」航艦的戰鬥機平均每天45架次,與所有飛機平均每天60架次。

揭仲說,在「山東號」艦載戰鬥機僅24至32架的情況下,在10月28日至11月5日的9天演習期間,等於每架戰機每天起降2次,顯示出飛行部隊與地勤單位已擁有還不錯的效率。

揭仲表示,在空中部分,共軍也多次展示大兵力出勤能力,例如在9月17日當天,就出動多達103架次的軍機進入台灣周邊空域,打破4月10日的單日91架次紀錄,創下中共軍機擾台以來的新高。

揭仲也說,除單日出動架次數破紀錄外,近期共軍單日空中兵力出動的架次數也頗為可觀。從今年8月19日至11月30日這104天當中,在台灣周邊單日出動超過20架次的天數高達22天。顯示共軍飛行部隊已具備數量頗多、可執行海上長距離飛行任務的飛行員,且機隊妥善率也有一定的水準。

參、演練「聯合火力打擊作戰」新態樣

揭仲指出,在今年4月8日至10日的「環台島戰備警巡和聯合利劍演習」後,至今年11月30日止,共軍在台灣周邊已實施多次大編隊體系化打擊機群的實戰化演練,包括6月7日、6月8日、8月25日、10月31日與11月2日等。以6月8日為例,共軍就大舉出動由轟炸機、戰鬥機、空中加油機、通信對抗機、空中預警機及遠程無人機等所組成,總數高達37架次的體系化打擊機群,穿越巴士海峽深入至台灣的南方與東南方空域。

揭仲強調,從共軍這些大編隊體系化打擊機群的演訓過程,可看出日後共軍在「聯合火力打擊作戰」上的新態樣。即日後犯台時,除了從中國大陸所發射的彈道飛彈、巡弋飛彈,甚至遠程火箭,攻擊國軍C4ISR系統的中樞與關鍵節點外;也計畫在作戰一開始,就派遣強大的海空兵力,從宮古海峽與巴士海峽突破,進入西太平洋戰術位置,提升「聯合火力打擊作戰」的強度與打擊範圍,並盡早捕捉國軍在西太平洋與台灣東部陸地,實施戰力保存的海空軍主力,以便在最短時間內掌握台灣周邊的海空優勢,替「聯合登島作戰」部隊開闢安全的海空走廊。

肆、後續可能的發展

揭仲認為在2024年總統暨立委大選前,共軍在台灣周邊的行動,還是以服從既有的政策指導為主,不會過多考慮台灣選舉;但若在選舉過程中,出現令中共高層感到疑慮的狀況時,則基於「極限思維」,將採取包括高強度武力威脅或武力試探在內的手段,以測試台灣甚至美國的反應,或迫使後二者表態。

揭仲也研判,若賴清德副總統在大選中獲勝,甚至民主進步黨繼續在台灣「完全執政」,則北京基於「極限思維」並試圖掌控情勢,很有可能會在大選結果產生到總統就職日的這段期間,採取包括高強度針對性武力展示在內的高壓行動;其目的包括:第一,嚇阻新政府日後採取衝撞北京底線的行為;第二,嘗試影響總統就職演說的內容,甚至要求在若干北京關切的議題上表明態度;第三,要求華府表明態度,承諾在北京關切議題上會約束台灣新政府的行為。

但揭仲也提醒,隨著共軍機艦大幅增加在台灣周邊的活動,尤其是在海峽中線以東我方「限航區」內刻意長時間飛行的新模式,勢必導致兩岸軍方短兵相接的頻率大幅提升。在兩岸官方幾乎沒有互信,官方溝通管道也近乎停擺的情況下,涉及兩岸軍方的意外事件一旦發生,緊張情勢可能迅速螺旋上升,甚至引發各方都始料未及的軍事衝突。

#揭仲 #共軍 #台灣周邊 #架次 #台灣海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