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媒體報導,2023年即將結束的此刻,美國在印太地區的聯盟與夥伴關係可說是歷來最穩固。歷經前總統川普執政混亂4年後,現任總統拜登政府增強對中國與北韓的嚇阻力。

「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指出,事實上,數十年來,華府一直在建立這些友誼網絡並將之制度化。北京當局持續的強勢獨斷作風,升高鄰國之間的不安感,也說服越來越多印太國家擺脫拒絕選邊的立場,改而採取針對中國的制衡戰略。

● 日本

在東北亞,美國正處於具歷史性意義的強勢地位。美日安全聯盟一直是華府東北亞戰略的基石,今日這兩個盟友在外交政策與國防戰略幾乎每個層面合作與協調。

作為理念相同的民主強權,東京是「四方安全對話」(Quad)成員。最近幾年,日本已讓憲法第9條有些迴旋餘地,可在距沿岸更遠處執行軍事行動,包括與美國海軍和其他夥伴在南海進行聯合巡邏。

● 南韓

自南韓總統尹錫悅去年當選以來,首爾不但堅定支持美國對朝鮮半島的倡議,也支持對整個地區與其他地方的倡議。在大多數層面上,尹錫悅都在反映拜登政府對北韓的做法。南韓也深化與美國的聯盟關係,將資訊分享與協調擴大到核子領域,成為兩國的新里程碑。

● 台灣

當前美台夥伴關係為自1979年斷交以來最穩固。台灣歡迎美國高層官員接觸,最近一次是時任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於去年8月訪台。台北也樂見川普時代制訂通過的「台灣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與「台北法案」(TAIPEI Act),這兩個法案致力鞏固台灣的主權現狀,並擴展台灣的外交空間。

拜登執政下,美國海軍幾乎每月都持續派出軍艦通過台灣海峽,以展現台海的國際地位並嚇阻北京。華府也持續致力於定期對台軍售。此外,拜登曾在4個不同場合公開表明,如果中國攻打台灣,美國將進行軍事干預。

● 菲律賓

關鍵東南亞國家也轉向與美國結盟。例如美國與菲律賓聯盟已自菲律賓前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親中後完全恢復。自2022年上任以來,現任總統小馬可仕(Ferdinand Marcos Jr.)已與拜登見面兩次,由於菲律賓在專屬經濟區面臨日益跋扈且具脅迫性的灰色地帶策略,華府持續強調對菲律賓的承諾「堅若磐石」。

此外,馬尼拉當局今年稍早還將美菲「加強國防合作協議」(Enhanced Defense Cooperation Arrangement)涵蓋的軍事基地數量從5個擴大到9個,讓美國部隊能事先部署武器與輪調部隊,在未來遇到與中國有關的軍事事件時提供協助。

● 越南

今年9月,拜登訪問越南將兩國夥伴關係從「全面」升級到「全面戰略」,這是河內對外關係層級中最高的一級,讓美國與中國、印度、日本、俄羅斯及南韓並列,這是為了深化安全合作,以在南海對付中國。河內與北京在南海也有嚴重的主權和領土爭議。

● 印度

在南亞,華府與新德里迅速發展的戰略夥伴關係持續達到新高度。今年6月,拜登歡迎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到白宮進行國是訪問。

這兩位領袖讚揚他們共同珍視的民主價值,並承諾在多個領域內擴大安全合作,包括共同生產噴射發動機,讓美國海軍使用印度港口設施、聯合採購武裝無人機等。華府希望身為四方安全對話一員的新德里,能願意在抗衡中國上扮演重要角色。

● 澳洲

美國在大洋洲發揮強而有力的作用。如同澳洲總理艾班尼斯(Anthony Albanese)10月到白宮進行正式訪問時表明的那樣,澳洲與美國的步調日益一致,認為有必要在印太抗衡中國。這兩個國家不只在澳英美三方安全夥伴關係(AUKUS)上聯手,還在聯合基地、武器製造、加強空中作戰等措施上合作。

然而,美國在印太地區面臨的最嚴重阻礙是,華府缺乏真正的印太地區經濟策略,侷限其戰略合作的深度。儘管拜登政府提出「印太經濟架構」(Indo-Pacific Economic Framework),但這遠不及任何正式的貿易協議,只是表明對各種貿易相關主題展開談判。

「外交雜誌」文章指出,儘管有這些不足,美國的聯盟與夥伴網絡運作非常順暢。雖然明顯還有一些領域有待改善,但同樣重要的是要考量到,華府幾乎不太可能拉攏到每一個印太國家,因為這恐會造成嚴重戰略失衡並加劇區域不穩定。

儘管如此,美國可能會持續加強並擴展其網絡,以複雜化並嚇阻印太兩大修正主義強權中國與北韓未來可能為了威脅、破壞或推翻印太秩序而採取的行動。

#華府 #美國 #拜登 #聯盟 #持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