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美國之音報導,美國國會參議院外交領袖6日表示,全世界最複雜的跨境鎮壓活動來自中國,並稱這些行動對散居或流亡海外的群體形成了令人不寒而慄的「噤聲」效果。也有共和黨人認為,北韓、中國、俄羅斯和伊朗等國家在可見的未來不會推動改革,當今世界儼然已劃分為民主自由和專制威權兩大國家陣營,而這兩股勢力如何共存將是這個世紀的一大挑戰。

報導稱,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本·卡丁(Ben Cardin)當地時間6日在一場以「跨境鎮壓:威權者鎖定海外異見人士」(Transnational Repression: Authoritarians Targeting Dissenters Abroad)為題的聽證會上表示,中國當局採取的手段,是全球進行跨境鎮壓的國家中最為複雜的其中之一。

「跨境鎮壓不是新的,但現代技術前所未有地擴大了政府採取這類行動的範圍,」來自馬里蘭州的民主黨聯邦參議員卡丁在開場陳述中說,「全球最複雜的跨境鎮壓行動之一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當然,他們會否認,他們會說,有關跨境鎮壓的指控完全都是憑空捏造的。」

根據總部位於華盛頓、關注全球民主自由和人權發展的非盈利組織「自由之家」發佈的跨境鎮壓報告指出,跨境鎮壓指的是各國政府跨越國界,通過暗殺、非法驅逐、綁架、數位威權、國際刑警組織虐待和家庭恐嚇等方式,壓制散居在海外和流亡海外的異議人士。

這份「人權觀察」有關跨境鎮壓的報告稱,這些針對各地一般民眾的跨境鎮壓行動會將「長臂」深入包括在美國、英國、加拿大、德國、澳洲和南非等民主國家,對其目標展開威脅施壓。

卡丁強調,威權國家將迫害行為輸出到國外的趨勢令人震驚,這對各地的人權捍衛者以及散居或流亡海外的群體形成了令人不寒而慄的「噤聲」效果。

「這對散居海外和流亡者群體的安全構成了及其嚴重的威脅,」卡丁說。「他們會向整個流亡者群體釋放一個信息,那就是不管你在哪裡都不會安全,即使你是在民主國家也不安全,即使你有政治庇護也不安全。這就是為什麼跨境鎮壓如此令人不寒而慄的原因,它迫使許多人停止發聲,或結束他們的運動。」

卡丁說,「無論是中國、俄羅斯、土耳其、伊朗還是塔吉克斯坦—這些國家都威脅著全世界的人權捍衛者。」

今年4月,美國司法部宣佈逮捕了2名紐約市居民,他們受到的指控與中國在美國開辦秘密警察站有關。根據法院公佈的刑事訴狀,61歲的盧建旺和59歲的陳金平被控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福建省的分支非法在紐約曼哈頓下城開設和經辦一個非法海外警察站。訴狀指稱,盧建旺和陳金平被控串謀充當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代理人以及妨礙司法。

據檢控方指,盧建旺與中國執法單位的關係密切,從2015年起被徵召協助中國進行「鎮壓活動」,其中包括騷擾中國異見人士。

參議院外委會首席共和黨議員吉姆·里施(Jim Risch)在聽證會上擔憂表示,威權政體現在日益明目張膽的將長臂管轄輸出到其境外。

「在他們自己境內壓制異見人士且沒有後果的政府,現在正試圖扼殺世界各地的言論自由,包括美國,」來自愛達荷州的共和黨聯邦參議員里施說。

世界兩大陣營:自由民主VS.威權專制

里施參議員指出,他認為當今世界格局已分為兩大陣營,一派是自由民主的政府,由人民選出、人民運作並受制於人民的政府,而另一派則是獨裁和專制政體。

「我認為,作為人類,在這個世紀我們面臨的挑戰將是試圖找出方法讓這兩個由許多國家組成的群體在不相互殘殺的情況下共同存在於這個地球上,」里施說,「我認為有一件事是我們都同意的,那就是北韓、伊朗和中國,這些國家他們是不會改變的,在可預見的未來,他們在未來很長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會有變化的。你希望他們發生變化,但我們都知道,希望並不是一種戰略。」

卡丁也認為,跨境鎮壓的情況對自由民主世界構成了嚴重威脅。

「這確實是一種可怕的局面,鎮壓實際上正在侵蝕我們的民主核心,」卡丁說。他提到,許多受到壓迫的人之所以稱為威權政府的打壓目標和他們在自由民主開放的美國從事的活動有關聯,包括在美國發表演講或接受訪問。

卡丁補充,「這是對我們政府制度的直接攻擊,它損害了我們獲取客觀信息的能力。」

根據「自由之家」2023年發佈的報告,該機構在2014年至2022年間收集了854起跨國鎮壓的直接案件,其中包括暗殺、綁架、襲擊、施壓或驅逐出境。這些行動涉及38個國家的政府在91個國家內進行跨國鎮壓行動。

「自由之家」總裁邁克爾·阿布拉莫維茨(Michael Abramowitz)出席了6日的聽證會。他在作證時表示,這些報告中的數字可能只反映了跨境鎮壓行動在全球嚴重情況的冰山一角。

阿布拉莫維茨說,「這些數字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因為各國也在使用間接策略,通過間諜軟體、監控威脅來恐嚇活動人士或流亡海外者,並在社交媒體上發送針對他們家人的威脅。」

「自由之家」的報告指出,全球前10個採取跨境鎮壓的國家分別為中國、土耳其、塔吉克、埃及、俄羅斯、土庫曼、烏茲別克、伊朗、白俄羅斯和盧安達。這10個國家占據了自由之家累計的數據庫案例的80%,而中國就佔了30%的案件比例。

阿布拉莫維茨說,「跨國鎮壓是對我們安全和權利的直接攻擊。」

議員、專家憂香港對「國家安全」的無限上綱

同場作證的還有代表香港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的英國道蒂律街律師事務所御用大律師卡爾芬·加拉格爾(Caoifhionn Gallagher)。她在聽證會上向議員們表示,香港《國家安全法》的內容十分模糊和寬泛,這使得香港的自由和人權處於非常危險的情況。

「幾乎任何東西都可被視為對國家安全的威脅。根據其規定,它可以適用於地球上的任何人,」加拉格爾說,「自香港《國家安全法》通過以來,許多國家暫停了引渡安排,認識到香港現在正試圖利用國家的長臂管轄來壓制世界各地的批評者。」

今年7月,香港政府懸賞100萬港幣,通緝羅冠聰、郭榮鏗、許智峰、任建峰、袁弓夷、蒙兆達、劉祖迪和郭風儀等8人。

加拉格爾指出,香港政府懸賞通緝8名流亡活動人士,香港特首李家超還稱他們為「過街老鼠」,並稱他們將會被終身追捕。她說,這是「一場非常嚴重的升級」。

里施參議員也認為愈來愈多跡象表明,「香港當局愈來愈多地參與跨國鎮壓行動」。

加拉格爾談到,作為代表黎智英的國際法律團隊成員,她和同事也遭受到了針對他們的跨國鎮壓行動。她說,「重要的是,我們都不是香港人。我們也沒有人在流亡。我們都不是持不同政見者。我們是國際律師,為客戶服務,尋求讓中國和香港對公然侵犯黎智英受國際法保護的基本權利負責。」

專家呼籲國會採取立法措施

今年3月,民主黨聯邦參議員傑夫·默克利(Jeff Merkley)、本·卡丁和共和黨聯邦參議員馬可·魯比奧(Marco Rubio)以及比爾·哈格蒂(Bill Hagerty)共同提出《跨國鎮壓政策法》(Transnational Repression Policy Act),目標為打擊包括中國在內等外國政府在美國對其公民進行「長臂」跨國鎮壓,同時對採取這些行動的外國政府追究責任。

法案將制定新政策追究外國政府和個人進行跨國鎮壓行為的責任。法案將進一步加強現有的法規和執法行動,來打擊被定義為「外國政府或其代理人的行為或活動」。

根據法案,外國政府對其海外人士或流亡群體進行非法引渡或驅逐、人身跟蹤、線上監視、人身攻擊和恐嚇、非法凍結資產,以及誹謗個人名譽等行為都包括在非法跨境執法的定義中。

不過,法案推出至今尚未有任何進展。

6日的聽證會上,作證專家紛紛呼籲美國國會採取行動推進這項法案,並稱此舉將能「解決美國政府在應對跨國鎮壓方面的漏洞」。

卡丁參議員在聽證會上表示,他很快將推出一項與處理跨國鎮壓行動有關的新立法措施。他說,這項名為「國際自由保護法」(International Freedom Protection Act)將解決獨裁和不自由國家愈來愈多地使用跨國鎮壓行動的問題。

卡丁在聽證會後告訴美國之音,目前法案正針對一些條款內容進行協商,法案的目的為增加國際刑警組織使用「紅色通緝犯」的透明度,以及提供準確的信息。

卡丁強調:「要說清楚的是,我們絕不會容忍在我們的土地上進行任何跨國鎮壓的行動。」

#鎮壓 #行動 #跨國鎮壓 #卡丁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