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著名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16日在北極圈流放地逝世後,他的母親赴當地尋找兒子未果,僅被告知納瓦尼死於「猝死症候群」,待調查完畢後才會交還遺體。不過俄媒報導,納瓦尼的遺體已經找到了,他被送至一間醫院的太平間,而且頭部、胸部有瘀傷,醫護人員解釋,這些瘀傷可能是他抽搐時被壓制造成。

納瓦尼猝逝前透過視訊出庭,看起來相當健康。

福斯新聞(Fox News)、英國《電訊報》(Telegraph)引述俄羅斯獨立報媒《新報》歐洲版(Novaya Gazeta Europe)報導,納瓦尼的遺體被送至跨越北極圈的沙萊喀特鎮(Salekhard),目前存放在沙萊喀特地區醫院(Salekhard District Clinical Hospital)的太平間,並且派了2名員警守在太平間門口。

沙萊喀特鎮位在納瓦尼生前最後關押地—哈爾普(Kharp)「極地狼」(Polar Wolf)監獄附近。

圖為納瓦尼流放的北極圈哈爾普(Kharp)小鎮。(圖/美聯社)
圖為納瓦尼流放的北極圈哈爾普(Kharp)小鎮。(圖/美聯社)

據匿名醫院護理人員描述,納瓦尼的死不具有「犯罪性質」,也就是並非因為槍械導致死亡,不過遺體被送來時,頭部及胸部有瘀傷,「據那些看到的人描述,這些傷勢似乎源自於心臟病發」。

該名護理人員說,這些瘀傷看來並非毆打造成,他解釋,患者抽搐時,醫護人員會試圖壓制,特別是抽搐得非常厲害時,就會導致瘀傷。他說現場醫護人員也表示,納瓦尼的胸部有瘀傷,「這代表他們試圖搶救他,不過他死了,很有可能死於心臟驟停(cardiac arrest)」。護理人員表示,沒有人說明納瓦尼為何會心臟驟停。

《新報》指出,俄羅斯官方尚未對納瓦尼的遺體進行驗屍。護理人員指出,醫院內盛傳,院內的病理學家被禁止為納瓦尼驗屍,有人說,莫斯科下令,必須等來自莫斯科的專家抵達,另外也有人說,由於此案非常政治性,尚不清楚局勢如何發展,因此醫院醫師拒絕驗屍,「如果你進行了驗屍,但又收到命令要改變結果,你無法脫身,你可能變成有罪的一方…如果沒人驗屍,就沒人可問」。

報導也指出,17日有2架來自莫斯科的飛機抵達沙萊喀特鎮,機上可能載有驗屍專家。《新報》引述匿名消息人士指出,第一架飛機於當天傍晚6時抵達,俄羅斯調查委員會(Investigative Committee)的專車前來接送,第二架飛機在1.5小時後抵達。

俄羅斯觀察人士認為,國家驗屍專家可能特地從莫斯科飛到當地,以開立讓克里姆林宮滿意的死亡證明。

另外觀察人士也認為,將納瓦尼的遺體從IK-3流放地送至醫院太平間、而不是公立太平間的舉動並不尋常。爆料的護理人員表示,通常囚犯遺體會直接被送至法醫局(Bureau of Forensic Medicine),但由於「某種原因」,納瓦尼的遺體被送到醫院。

納瓦尼69歲母親柳德米拉‧納瓦納亞(Lyudmila Navalnaya,上圖左)17日在律師陪同下,抵達沙萊喀特鎮調查委員會。(圖/路透社)
納瓦尼69歲母親柳德米拉‧納瓦納亞(Lyudmila Navalnaya,上圖左)17日在律師陪同下,抵達沙萊喀特鎮調查委員會。(圖/路透社)

■零下25度也要見屍 納瓦尼69歲母親赴北極圈找兒子遺體

美聯社報導,納瓦尼的69歲母親柳德米拉‧納瓦納亞(Lyudmila Navalnaya)17日收到官方通知,指出納瓦尼於當地時間16日下午2時17分死亡,柳德米拉隨即啟程,前往位在莫斯科東北方1900公里遠的哈爾普鎮,尋找兒子遺體。

納瓦尼69歲母親柳德米拉冒著零下25度低溫,赴北極圈找兒子。

柳德米拉抵達監獄後,被告知納瓦尼死於猝死症候群(sudden death syndrome),遺體已被送至1小時車程遠的沙萊喀特鎮,以進行進一步調查。

不過當柳德米拉抵達沙萊喀特鎮太平間時,太平間關閉,致電詢問後,太平間人員表示並未收到納瓦尼的遺體。

柳德米拉接著直接前往當地調查委員會(Investigative Committee),當時氣溫為攝氏零下25度,抵達調查委員會時,卻被告知尚未確認納瓦尼的死因,待檢查結束後才會將遺體交還家屬。

文章來源:Navalny’s body located in Salekhard hospital, no autopsy yet performed
文章來源:Navalny's body reportedly found with 'signs of bruising' as Russia claims he died of 'sudden death syndrome'
文章來源:Navalny’s body found bruised in Arctic morgue
文章來源:In Russia’s Arctic, Alexei Navalny’s mother searches for her son’s body

#納瓦尼 #Alexei Navalny #猝死 #俄羅斯 #反對派領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