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因大量壓注中國的矽谷風險投資行業在過去20多年來賺得大量的利潤,但最近幾年因地緣政治與中國對外開放政策的改變,矽谷風投業與新創企業正在發生全行業大轉變,他們正在退出中國,有些公司則將中國業務與美國業務分開,還有一些公司則拒絕在中國進行新的投資。

據《紐約時報》報導,矽谷風險投資公司DCM Ventures於1999年開始投資中國的初創企業,獲得了巨大的回報,該公司在2021年曾表示要加倍努力,實施在中國、美國和日本的投資戰略。不過,去年秋天該公司為一家新創公司籌集資金,並宣傳其「跨太平洋」的專業知識時,詳細描述了他們在美國、日本和韓國投資的計劃,但是卻絲毫未提及中國。

報導說,DCM所傳遞的信息是矽谷投資者與中國初創企業之間正在發生的全行業轉變,這種180度的轉變源於中美兩國在爭奪地緣政治、經濟和技術領先地位時的緊張關係。理論創投的投資人托馬什.通古茲說,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裡,美國風投業與中國初創企業是一個非常富有成效的合作夥伴關係,現在大多數投資者另尋可以投資標的,中國新創企業市場實際上已經關閉了。

在華盛頓,限制對華投資的行動越來越多。拜登總統去年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限制美國公司對從事人工智慧、量子計算和半導體的中國初創企業進行投資。美國國會調查委員會在一份報告中嚴厲批評了5家美國風投企業,該報告概述了它們對中國公司的投資,這些中國公司參與促進侵犯人權的行為,並為中國軍方製造武器,委員會敦促國會通過立法進一步限制此類投資。

報導表示,越來越嚴格的審查促使美國風投企業做出了改變。去年,矽谷最著名的投資公司之一,自2005年以來一直在中國投資的紅杉資本將中國業務拆分為一家名為紅杉中國的實體。另一家長期在中國投資的風險投資公司紀源資本9月份表示,將把美國和亞洲業務分開。

跟蹤初創企業的PitchBook的數據顯示,在2021年至2023年期間,包括美國投資者在內面向中國初創企業的交易減少了88%,從470億美元降至56億美元。

一些中國觀察人士認為,反對中國科技投資情緒的轉變始於2016年,當時的美國商務部長彭妮.普里茨克對中國在半導體行業的不公平競爭發出了警告。曾任網路巨頭思科首席執行官,並擴大了該公司在華業務的約翰.錢伯斯表示,在2015年卸任時,他已經看到中國政府更加積極地干預跨國企業。如今,作為一名初創企業投資者,他選擇不投資中國的初創企業,並強烈建議自己投資的20家公司不要在中國開展業務。

報導說,美國國會調查紅杉資本、紀源資本和另外3家美國風險投資公司——金沙江風險投資公司、高通風險投資公司和華登國際——在中國的投資,得出的結論是,這些公司在技術方面投資了30億美元,最終為中國軍方和政府監控,以及其他侵犯人權的行為提供了幫助。報告還說,這些公司提供的不僅僅是資金,還幫助中國企業走向全球、招募人才、提供管理專業知識和指導。

文章來源:矽谷風投公司逐漸撤離中國

#矽谷 #風險投資 #新創企業 #中國美國 #地緣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