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即將於3月召開第十四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中國領導人面臨著近十年來最大的壓力,需要做出大膽的政策決定,以保障經濟的長期增長潛力。美國之音引述路透報導,多位經濟學家認為,比起以往,中國當前面臨更多壓力。

今年年初,由於對增長減緩和通貨緊縮加深至全球金融危機以來前所未有的水平的擔憂,中國股市跌至五年低點,這讓民眾回憶起2015年時的股災,當年的局勢迫使政策制定者採取行動。

報導引述德國商業銀行(Commerzbank)高級中國經濟學家胡東安(Tommy Wu)說:「中國領導層上次面臨這種壓力是在2015年。」他補充道,「2024年是中國穩定經濟的關鍵一年。然而,目前的情況要複雜得多。」

報導稱,通過讓人民幣貶值、收緊資本帳戶以防止資金外流、同時向房地產和基礎設施投入資源以及將利率削減100多個基點,中國克服了2015的危機。但這些政策彈藥現在已經耗盡、變形或損壞,限制了當局的選項。當局需要修復停滯不前的經濟,並且為尋找擺脫消費者和投資者信心與經濟增長之間形成的自我惡性循環而尋找出路。

自2021年以來,大陸房地產市場一落千丈,原因是開發商在多年的過度加大槓桿、不良投資後面臨一系列違約。由於地方政府債務水平較高,基礎設施支出也難以維持。由於與其他經濟體的利率差距不斷擴大,進一步放鬆貨幣政策可能會導致人民幣資產遭遇擠兌,而且隨著廉價信貸流入產能過剩的中國工業園區,可能會加劇通貨緊縮壓力。

報導稱,中國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將於3月5日開始舉行年度會議,但沒有跡象表明正在制定重大刺激措施或宏偉的改革計畫。

報導引述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合伙人洛根·萊特(Logan Wright)觀察,「北京目前在通過財政政策或通過銀行更快的信貸增長刺激經濟的選擇方面受到的限制,被人們普遍低估了。」「全國人大不會拿出『政策火箭筒』,部分原因是中國沒有通過其傳統管道保持增長的好選項。」

逃離的投資者對當局沒有公佈解決去年暴露的結構性問題的明確路線圖表示失望,當時中國經濟未能複製其他經濟體在新冠疫情之後經歷的爆炸式復甦。市場希望中國政府制定明確的長期計畫,以清理房地產行業、重組地方債務,並轉向更可持續的增長模式,即更少地依賴對債務驅動的過度投資,更多地依賴家庭消費。

中國領導人宣佈重大政策轉變通常不是在全國人大,而是在每五年一次的中國共產黨代表大會之間舉行的中共中央全會。最初外界預計將在2023年最後幾個月舉行中共二十屆三中全會,儘管會議仍可能在不久的將來舉行,但會議尚未安排的事實加深了投資者對政策不作為的擔憂。

預計李強總理將在全國人大上發表年度工作報告,並制定今年的經濟目標,包括2024年經濟增長穩定在5%左右,預算赤字佔國內生產總值的3%。但分析人士表示,如果沒有新政策將資源從基礎設施和製造業投資轉向家庭,那麼設定與去年類似的目標可能會損害信心,而不是提振信心。

報導引述華頓諮詢(Fathom Consulting)估計,如今中國經濟中每增加10元(人民幣,下同)投資,只能獲得0.2元產出,低於2002年的2.1元。

在需求方面,在中國結束新冠疫情封鎖一年多後,消費者信心跌至歷史低點。策緯諮詢公司(Trivium China)經濟分析師喬·佩塞爾(Joe Peissel)表示:「缺乏投資者信心和企業信心。但根本原因是消費者信心。」「解決這個問題最有效的方法是通過改革,將更多現金放入消費者的口袋裡。然而,習近平此前曾對現金轉移或慷慨的社會保障條款表示反感,所以這不太可能。」

經濟學者和投資者現在呼籲的再平衡政策,是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早在2013年就提出過的步驟,但中國從未真正落實,導致債務水平的增長速度遠遠快於經濟增長速度。一些分析人士表示,由於擔心採取不同發展模式會打亂既有現狀,政策制定者似乎將社會穩定和國家安全置於增長的可持續性之上。

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此類措施以犧牲政府部門的利益為代價,賦予消費者和私營企業權力。

報導引述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中國經濟專家史劍道(Derek Scissors)表示:「現在如果進行重大轉變,那將是承認嚴重的長期錯誤——這是不大可能的。」「中國陷入了困境,這是由於作繭自縛。」

#中國 #報導 #面臨 #壓力 #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