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歲就成為台灣餐飲史上最年輕的法式料理主廚、2018年還獲得亞洲50餐廳終⾝成就獎殊榮的國際名廚江振誠,被網友封為餐飲界的「台灣之光」,他的餐廳RAW是一位難求的米其林二星餐聽。而他與泰籍老婆Sudarampai Pam Chiang(簡稱Pam)「相識7天就交往,交往3個月女方就透過簡訊求嫁完婚」的愛情故事也為人津津樂道;本刊去年底捕捉到江振誠出席公開活動,老婆Pam還帶著愛犬探班,不過也直擊他在餐廳收工後,與另一名五官深邃的年輕長髮女子跨夜共處12小時,兩人關係令人好奇。

江振誠的泰籍太太Pam特地來探班並大方接受拍照,沒一會兒功夫便離去。(圖/本刊攝影組)
江振誠的泰籍太太Pam特地來探班並大方接受拍照,沒一會兒功夫便離去。(圖/本刊攝影組)
結束活動行程後江振誠搭小黃離開趕去與友人餐敘。(圖/本刊攝影組)
結束活動行程後江振誠搭小黃離開趕去與友人餐敘。(圖/本刊攝影組)
江振誠在結束餐敘後回到自己餐廳,約半小時後騎著共享機車離開,返回到位於大直距離不遠的社區住宅。(圖/本刊攝影組)
江振誠在結束餐敘後回到自己餐廳,約半小時後騎著共享機車離開,返回到位於大直距離不遠的社區住宅。(圖/本刊攝影組)

去年12月28日深夜,忙完餐廳工作的江振誠搭小黃離開。(圖/本刊攝影組)
去年12月28日深夜,忙完餐廳工作的江振誠搭小黃離開。(圖/本刊攝影組)
車子開到江振誠2日收工後返回的大直社區住宅,但江未下車,而是接了一名帶著行李廂的長髮妹上車。(圖/本刊攝影組)
車子開到江振誠2日收工後返回的大直社區住宅,但江未下車,而是接了一名帶著行李廂的長髮妹上車。(圖/本刊攝影組)
兩人一同搭小黃離開大直。(圖/本刊攝影組)
兩人一同搭小黃離開大直。(圖/本刊攝影組)

去年12月2日上午,江振誠現身101水舞廣場的活動,老婆Pam帶著愛犬前來探班,夫妻倆在攤位聊了一會並合影後,Pam便帶著愛犬與友人去逛街。晚間8點半,江振誠在活動結束後,與友人一起搭計程車前往台北市內湖區的一家台菜餐廳聚餐。11點出頭,搭著友人的車子回到自己餐廳,約半小時後騎著共享機車離開。而當晚他回去的地方,是距離一處距大直餐廳約1公里左右的住宅社區,他將機車停好後,熟門熟路地走進社區內。

兩人抵達台北市迪化街一帶下車。(圖/本刊攝影組)
兩人抵達台北市迪化街一帶下車。(圖/本刊攝影組)
接近深夜11點半,江振誠與長髮妹一起進入他「臺灣味譜股份有限公司」登記的地方便未再離開。(圖/本刊攝影組)
接近深夜11點半,江振誠與長髮妹一起進入他「臺灣味譜股份有限公司」登記的地方便未再離開。(圖/本刊攝影組)

過了10個小時,也就是29日的上午11點32分,穿著和前一晚相同服裝的長髮妹走出大門,10秒左右過後,戴著口罩的江振誠換了一件外套戴著眼鏡接著出來。(圖/本刊攝影組)
過了10個小時,也就是29日的上午11點32分,穿著和前一晚相同服裝的長髮妹走出大門,10秒左右過後,戴著口罩的江振誠換了一件外套戴著眼鏡接著出來。(圖/本刊攝影組)
長髮妹手拿一袋垃圾,揹著隨身包包,跟在後面的江振誠則是抱著像是毯子或是墊子之類的物品。(圖/本刊攝影組)
長髮妹手拿一袋垃圾,揹著隨身包包,跟在後面的江振誠則是抱著像是毯子或是墊子之類的物品。(圖/本刊攝影組)
2兩人一同前往乾洗店。(圖/本刊攝影組)
2兩人一同前往乾洗店。(圖/本刊攝影組)

12月28日深夜10點59分,江振誠結束餐廳的工作,獨自搭乘計程車離開。4分鐘後,停靠在12月2日本刊目擊他收工返回的住宅社區,一名推著兩個行李箱的長髮妹已在路邊等候。計程車司機協助女子將行李放進行李箱,後座的江振誠回頭看了女子,似乎交談了幾句。行李放好後,女子坐進計程車。

女生在乾洗店拿了一袋洗好衣物,裡面看來有一條白色像是浴巾或是毯子,與江振誠站在騎樓聊天等車,過程中女子還打了一個大哈欠。(圖/本刊攝影組)
女生在乾洗店拿了一袋洗好衣物,裡面看來有一條白色像是浴巾或是毯子,與江振誠站在騎樓聊天等車,過程中女子還打了一個大哈欠。(圖/本刊攝影組)
兩人搭同一台小黃離開大同區。(圖/本刊攝影組)
兩人搭同一台小黃離開大同區。(圖/本刊攝影組)

長髮妹拎著乾淨衣物在前一晚她上車的大直住宅區先下車。(圖/本刊攝影組)
長髮妹拎著乾淨衣物在前一晚她上車的大直住宅區先下車。(圖/本刊攝影組)
江振誠則在幾分鐘後下車進入他的餐廳。(圖/本刊攝影組)
江振誠則在幾分鐘後下車進入他的餐廳。(圖/本刊攝影組)

11點21分,車子開到台北市迪化街,江振誠與女子下車,兩人將行李拿下車,女生拿了小的行李箱後到一旁的騎樓等候,江振誠則推著大行李廂。兩人走到一處四層樓的老建築,這邊是江振誠「臺灣味譜股份有限公司」登記的地址。江振誠開門後,帶著女子進門。從燈光變化,可以清楚看到兩人先到2樓區域,11點半左右關燈後,疑似到了頂部的4樓。到了次日凌晨1點26分,頂樓區域也熄燈,卻遲遲不見兩人離開。

過了10個小時,也就是29日的上午11點32分,穿著和前一晚相同服裝的長髮女手拿一袋垃圾,揹著隨身包包走出大門,白天充足的光線下,可以看出沒怎麼化妝的她五官深邃,隱約有混血的特徵,水汪汪的大眼睛,面貌相當精緻。10秒左右過後,戴著口罩的江振誠接著出來,除了換穿另一件外套外,還戴著眼鏡,左手抱著像是毯子或是墊子之類的物品,而昨晚女方的兩個行李箱則沒有推出來。

兩人一前一後相隔幾步,前往附近的乾洗店,女生進乾洗店拿了一袋洗好的衣物,裡面還有一件白色像是浴巾或是毯子,江振誠則到對面丟垃圾。兩人會合後,站在騎樓聊天等車,過程中女子打了一個哈欠,不知道是不是晚上沒睡好。

11點39分,計程車抵達,女子開車門先讓江振誠上車。中午12點,女子在先前江振誠收工返回、以及女子拎著行李等候的同一個大直住宅社區對面下車,拿著在洗衣店拿的一袋衣物走回該社區。而江振誠則繼續搭乘原車,4分鐘後下車到達他的餐廳。算一算,兩人從前一晚共處一室到隔天離開,足足有12個鐘頭。

關於江振誠與長髮女子的關係,本刊多次致電及傳訊息給其台灣負責媒體窗口鄭小姐,但均未接電話未回訊息,無法取得回應,致電RAW 餐廳無人接聽,據查致電當日公休,也無法聯繫。

更多 CTWANT 報導

#江振誠 #餐廳 #同居 #曖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