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元電機2021年爆發集團負責人黃茂雄與兒子黃育仁經營權之爭,媒體人周玉蔻的「放言」報導指黃茂雄密友、東元董事長邱純枝是「小三奪權」,影射黃茂雄與邱女的曖昧關係,邱女憤而提告,台北地檢署原本依據黃育仁證詞「過去父親出國,母親都會跟著」,認定周的消息來源並非無稽,不起訴周女。但邱女聲請再議,台灣高檢署命北檢重查,北檢二度偵查時,傳喚黃茂雄及黃育仁父子,黃茂雄否認邱是小三,黃育仁則證稱,他從未向周說過邱是小三,因此檢方認定周報導不實,1日依加重誹謗罪逆轉起訴周女。

檢方痛批周女,身為媒體人,對於查證應更為周密且嚴謹,對於黃茂雄及邱純枝婚外情負面傳聞,在欠缺客觀上可合理相信的證據資料下,竟絲豪未加虫證,除完全未聽取當事人黃茂雄的意見,且經東元公司告誡後仍基於惡意,僅依黃育仁臆測再加油添醋作為子虛烏有報導,顯已逾越憲法保障言論自由範疇,涉犯加重誹謗罪。

東元電機2021年曾爆發集團負責人黃茂雄與兒子黃育仁的經營權之爭,市場認為黃茂雄將親信東元電機董事長邱純枝推上火線,形成邱純枝對戰兒子黃育仁局面,成為台股史上第一場父子經營權之爭,不僅成為外界茶餘飯後的話題,黃氏父子也一度上演決裂戲碼,雙方大打訴訟戰。

2021年4月12日下午,周玉蔻的「放言傳媒」陸續報導「黃茂雄父子爭,刺破了黃茂雄夫人多年的隱痛,友人嘆:居然成為小三奪權八點檔連續劇」、「黃茂雄與邱純枝不能說的祕密」、「邱純枝在東元的董事長位置還有與黃茂雄緋聞關係疑慮」、「防著邱純枝靠近他的家庭」,文章影射邱介入黃茂雄婚姻,邱憤而提告周女。

檢方首次調查本案時,周供稱是透過黃家友人、台中市陳姓議員採訪黃育仁,再將資料交給記者撰寫,黃育仁有提出祖母批評父親及邱女關係的影片,事後也請記者採訪東元公司回應平衡報導。

檢方傳喚黃育仁及陳姓議員作證,黃育仁證稱他確曾與周女聚餐,但沒有印象席間有提及邱女是「小三」的話題,只記得過去曾向友人說過在6、7年前父親只要出國,母親都會要跟著,但沒有提到防誰,另陳姓議員證稱,聚餐有提及東元經營權之爭,黃育仁頂多只說母親有「委屈」及「疑慮」。檢方認為周女誹謗罪嫌不足,不起訴周女。

但邱純枝不服,向台灣高檢署聲請再議,高檢署命北檢續查,北檢二度偵查時,傳喚黃育仁證稱,他不會跟周女說邱是父親的小三,因他沒有證據,也未向周說對他母親很壞的人就是邱女。

加上黃茂雄作證他與邱女沒有婚外情,邱只是公司部屬,且調閱出境紀錄,黃茂雄與邱女自2015年至2023年12月,2人僅有搭同班機出境5次,且只有1次搭同班機入境,其餘均不同時間入境,查無黃妻有提防邱女靠近其家庭意思,不足以認定2人有婚外情,周報導內容不實,今依法起訴周女。

#東元總裁 #黃茂雄 #黃育仁 #邱純枝 #東元總裁婚外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