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林地院李姓法官昨(12日)因不堪工作壓力離世,司法圈哀悼之外,更引爆法官們長年來面對案件量益增、管考卻趨嚴的怒火,法官論壇昨天一整天砲聲隆隆指向司法院,司法院長許宗力昨晚7點多發出「給法官的一封信」,結果引發更多法官怒火,有法官酸說把研究法官員額還給大家啊!大法官又不受管考壓力!

有法官指出,司法週刊前幾期討論事務分配的事情,其實許宗力的問題積怨已久,他從上任第一天就該開始做,像是管考問題,像是人力資源分配及檢檢討告,都不是沒有人提醒過他要做。

主要管考問題在於是,積案沒有合理解釋就送自律,大家會怕萬一會怎樣? 法官表示,每個人時間一樣,資源有限,案件少跟多都是一樣的,遇到很難或很拖案子標準一樣,那這樣管考有什麼用?

有法官說,就刑事案件的費用怎麼核算,這是幫助有限,若開始收錢之後沒付費還要幫忙算標的金額,核定裁判費,沒繳裁判費,對方還會去抗告,等於無限循環。

法官論壇上有討論過刑事案件要收基本裁判費一千元,這點可以修法,至於濫訴的部分,民事訴訟法294條4項之前有修法,不過,前提下民眾就是不懂才去設計制度,這樣會變成法官什麼都要闡明。

他強調,什麼的要求法官的話,資源有給我們嗎?有法官批,1000多字的內容大約有九百字在推卸造成法官工作困境的責任,其他內容是談未來的空話,絲毫看不到解決當下困境的方法與誠意。

面對司法院不僅政策上廣開訴訟案源、欠缺政策評估,由許宗力主持的大法官會議或憲法法庭,過去幾年更以人權保障為名,大開民眾訴訟之門,司法積極主義之下一批又一批下來,像是民事執行處忙到翻掉,永無止盡對法官及司法人員造成工作負擔,

有法官直批,許宗力很混帳,司法院這幾年如果真的有解決事情的話,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再這麼下去許多優秀的人才只會紛紛離開。

有法官表示,在許宗力回應法官怒火的洋洋灑灑長文,卻看不到任何檢討或改善之道,更對法官協會提出司法院應在一個月內提出減輕法官工作負擔的具體措施,沒有任何回應。

★中時新聞網關心您:如果您覺得痛苦、似乎沒有出路,您並不孤單;勇敢求救並非弱者,您的痛苦有人願意傾聽。請撥打1995、1925或張老師專線:1980。

#司法院 #許宗力 #管考 #法官 #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