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華爾街日報》15日引述披露給美國教育部的資訊,2012年至2024年間,近200所美國大學與高校與中國公司簽訂了大約2900份、總值23.2億美元的合約。美國國會擔心這種學術聯繫可能會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根據美國教育部的數據庫,在上海設有分校的紐約大學是接受中國資助最多的大學。

中國公司在美國受到冷遇,投資頻遭卡關,但在大學除外,它們在美國高校是受歡迎的客戶。美國大學在世界各地簽約,出售自己的研究內容和培訓專長,其中一些最賺錢的協議都是與中國公司簽訂的。儘管美中競爭加劇,而且人們對中國政府對美國校園的影響也越來越敏感,但這種沿用數十年的交易方式仍在蓬勃發展。

報導點出問題,這些針對美國專長的廣泛交易給美國的大學和政府決策者帶來了難題:促進學術研究與為美國競爭對手賦能之間的界限在哪裡?

報導引述曾在川普任內擔任教育部官員的Daniel Currell說:「很明顯,通過與美國大學簽約,中國公司可以獲得在其他地方無法獲得的能力。」Currell曾追蹤外國對美國高等教育的影響。他補充說:「最大的問題是,哪些合約應該是合法的,哪些應該是合法並可公開的,哪些應該是非法的?」

報導稱,有的美國大學本身和當地某項基礎產業息息相關,例如密歇根大學和汽車業的關聯,或者佛羅里達大學與柑橘的關聯,這些大學卻代表同一領域的中國挑戰者開展研究。中國三家主要的國有石油公司都為得州大學奧斯汀分校提供了10萬美元或更多的合約資金,校方僅將合約內容稱為「研究活動」。

美國大學以學費、捐贈和合約的形式從幾乎所有國家賺取收入。《華爾街日報》分析,卡達向美國大學提供的非學費資金最多,其次是英國、德國和中國。

捐贈更受公眾關注,因為這些捐贈通常是由個人提供的大額資金,大學會對捐贈者給予新建築命名權等回饋。但總體而言,合約涉及的資金要多得多。

《華爾街日報》發現,在過去十年左右的時間裡,涉及中國的大學合約總值是公開報導的中國捐贈金額的2.5倍,與來自其他國家的資金情況一致。中國仍是美國校園中最大的留學生來源國,他們包括學費在內的支出,在大多數大學預算中所佔比例遠超合約和捐贈金額。

按照要求,美國的大學須向美國教育部報告任何價值不低於25萬美元的外國捐贈或合約,但這一規定歷來沒有得到嚴格執行,美國教育部稱有數以十億美元計的捐贈或合約沒有上報。《華爾街日報》的報導還發現存在重複計算和其他數據錯誤的情況。美國國會要求對中國與美國學校的合約進行國家安全風險審查的呼聲日益高漲。

《華爾街日報》向美國所有50個州的主要公立大學提出了公開記錄申請,以了解它們與中國實體所簽訂合約的細節。披露的資訊顯示,合約涉及醫藥、農業、製造業甚至藝術領域等多個行業,中國政府要麼對這些行業提供了補貼,要麼以其他方式向業內企業提供了支持。

校方回應,中國的資金與美國專業技術聯姻的做法往往服務於公共利益,比如開發新的癌症治療方法。不過,在批評者看來,就連這一類的合作也會因為中共對中國企業界的控制而被抹黑。

這正是與藥明康德(WuXi AppTec)簽訂合約的美國大學所面臨的難題。藥明康德是一家總部位於上海的生物技術企業集團,在中國被稱為醫藥界華為(Huawei Technologies),因其醫學突破成果以及獲得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簡稱FDA)批准的療法而享譽全球。但與現已被美國列入黑名單的中國先進通訊設備製造商華為一樣,藥明康德目前也處境艱難,原因是美國政府擔心該公司的創新可能被中國政府濫用。

《華爾街日報》發現,藥明康德和華為都與一些美國大學簽有合約。兩家公司均稱自己是民營企業,並否認聽從中國政府指示或對美國構成國家安全風險的說法。

據亞利桑那大學估計,該校上報的2022年與藥明康德簽訂的三份合約總值約150萬美元。根據其中一份合約,藥明康德旗下一家服務部門代表另一家中國製藥商,同意向亞利桑那大學醫院一種腫瘤治療藥物的試驗支付費用,每招募一名受試者即支付36977美元。

現在,由於擔心中國政府可能將商業生物發現用於軍事目的,一些美國國會議員希望美國政府將藥明康德列為「受關注的對手生物技術公司」,這將使該公司幾乎無法與獲得聯邦資金的美國機構合作,包括許多醫院和大學。

一個眾議院中國問題委員會的四名成員今年2月聯名致信美國政府,要求對藥明康德進行上述定性,信中稱:「藥明康德及其姊妹公司藥明生物(WuXi Biologics)迅速成長為一家全球製藥和研究服務巨頭,對美國的知識產權和國家安全構成威脅。」

藥明康德稱,這一針對該公司的立法動向具有誤導性,沒有對事實進行公平透明的審查。亞利桑那州發言人Pam Scott通過電子郵件表示:「我們沒有收到任何關於安全問題的通知。」

2018年初,華盛頓大學宣布將創建一個專門研究虛擬現實(VR)和增強現實(AR)技術的學術中心,這是世界上首批同類學術中心之一。該校稱,在該中心600萬美元的籌建費中,Facebook、Google(Google)和華為各出了200萬美元。

在川普政府於2019年5月規定美國人與華為開展多種業務均屬非法之後,華盛頓大學宣布,按照聯邦法規,該校不能再與這家中國公司達成交易。

該校報告稱,2018年、2019年和2021年總計從華為獲得550多萬美元。該校一名發言人表示,2021年的款項是2019年之前開始的一份合約的最後一筆付款。華為的標誌出現在該校「現實實驗室(Reality Lab)」主頁的歡迎影片中,這位發言人稱,這是對華為參與該實驗室創建的「準確而透明」的感謝。

華為沒有回應有關該公司與華盛頓大學等美國高校所簽合約的問題。

美中經濟和安全審議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委員Aaron Friedberg說:「直到最近,人們才開始關注大學裡發生的事情。」

該委員會現在呼籲進行立法,以便將中國與美國大學的合約視為外資收購,這樣就需要接受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簡稱Cfius)的國家安全審查。Friedberg說,現在的擔心是,合約只是「進入我們研發技術機構的眾多管道之一」。Cfius向美國國會提供顧問服務。

飛行員培訓計劃

《華爾街日報》還發現一些合約,為中國提供了該國缺乏的專業培訓。例如,中國幾乎沒有飛行員培訓所需的小型飛機或公共簡易跑道,因此在超過十年的時間中,中國國航(Air China)等中國大型航空公司每年向北達科他大學支付數以百萬美元計的費用,幫助他們的新員工獲得飛行執照。在2018年10月至2022年7月期間,北達科他州的記錄詳細記載了四家中國航空公司價值超過3700萬美元的合約。

北達科他大學航空航天學院的飛行員學員在距離大福克斯空軍基地(Grand Forks Air Force Base)幾英里遠的簡易機場完成了規定的250個飛行訓練小時。大福克斯空軍基地是軍用無人機和衛星的一個控制中心。

北達科他州拒絕就其與中國航空公司的合作置評,但大學出版物稱,約有30%的中國國航飛行員在這裡受訓,他們的存在為這所資本密集型航空航天學校的財務注入了一劑強心針。中國的航空公司沒有回應記者的提問。

全美學者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高級研究員Ian Oxnevad說,在美國學校的外國資助者中,中國引起的問題尤其複雜。他認為美國大學不需要中國的錢,應該警惕中國軍方可能利用看似民用的商業應用。他說:「研究需要遵循倫理。」

多年來,一種重要的大學合約是在美國校園內以孔子學院(Confucius Institutes)為名開展中文培訓,如奧克拉荷馬大學報告的2019年相關合約金額約為54萬美元。在有大量證據顯示這類由中國政府資助的學院與中國外交使團關係密切之後,在美國的大多數孔子學院都關閉了,包括俄克拉荷馬大學的孔子學院。

一些價值最高的中國合約以海外分校的特許經營式安排為特色。美國教育部數據庫顯示,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是接受中國資助最多的大學,該校公布僅2021年就為其上海分校簽訂了總價值超過4650萬美元的兩份合約。

茱莉亞學院(Juilliard School)披露,十多年來,超過1.33億美元此類資金提供給了其位於北京附近的天津茱莉亞學院(Tianjin Juilliard School),該學校配備約120台史坦威(Steinway)鋼琴。

汽車城

歷屆美國政府都指責中共將美國校園視為推進其議程的灘頭陣地。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等一些機構警告說,中國政府鼓勵在大學裡竊取技術機密,傳播親北京的宣傳,扼殺校園辯論,刁難學生。

中國政府駁斥了這種說法。中國官員稱,華裔學生和教授在美國(包括在美國校園內)受到不公平對待,並敦促美國注意其學術自由的聲譽。中國駐美國大使館沒有回應有關大學合約的具體問題。

背靠底特律的汽車工業,密歇根大學表示,該校與中國網約車公司滴滴簽訂了價值約100萬美元的合約。滴滴依靠政府資金發展壯大,把Uber擠出了中國市場。

密歇根大學表示,滴滴的資金支持了一系列工程研究,從評估監測駕駛員健康和運營安全的設備,到利用車隊跟蹤空氣污染,其中包括八篇經同行評審公開發表的科學論文。其中一項研究以滴滴一年的數據為基礎,探討了空駛出租車對整體交通的影響。

「國際參與是成功研究的基礎要素,」密歇根大學發言人Rick Fitzgerald在一份聲明中說。

在明尼蘇達大學向《華爾街日報》披露的安排中,有兩家小型的中國設備製造商與3M和波音等行業巨頭一樣,每年向該大學的過濾研究中心(Center for Filtration Research)支付5萬美元會員費。其中一家中國會員公司廣西華原過濾系統股份有限公司(Guangxi Watyuan Filtration System)啟動IPO時告訴投資者,與明尼蘇達州的關係使該公司得以享用過濾行業世界級研發機構的最新成果。

與許多學校一樣,明尼蘇達大學也表示,與中國所簽合約產生的任何研究成果都會公開。

由於中國種植者的積極進取以及政府的保護主義政策(如56%的進口關稅),佛羅里達州的橙子很久以前就被擠出了中國市場。但中國確實對佛羅里達州的橙子技術有興趣。

由於擔心一種名為「黃龍病」的果樹傳染病會使水果味道變酸,中國的科學家們求助了佛羅里達大學,該校研究柑橘疾病已有一個多世紀的歷史。佛羅里達大學披露的資訊顯示,該校與中國贛南師範大學臍橙學院簽訂了價值約180萬美元的合約,支持佛羅里達州樹木遺傳學權威專家Nian Wang的工作,他在柑橘病害防治方面的研究已取得進展。

佛羅里達大學的發言人Chris Vivian說,這些合約反映了該校對農業社區的責任。她說,該校的工作是研究中國具有抗黃龍病和耐黃龍病的野生柑橘種質,因為根據中國法律,這些材料不能運往海外,因此本地合作是必要的。Wang不予置評。給中國柑橘研究所幾位人士發送的電子郵件沒有得到回覆。

佛羅里達州橙子種植者、總部位於佛羅里達州維羅海灘的Riverfront Packing的總裁Dan Richey強調稱,全球柑橘產業急需黃龍病良藥。但他也表示,佛羅里達大學的交易帶有潛在的中國「搶奪知識產權」的意味。將近25年前,Richey帶著一箱佛羅里達州橙子來到北京,希望中國市場能向美國種植者開放,但最終機會化為泡影。他說,他仍然不相信中國的意圖。

如今佛羅里達州與中國未來的合作是個未知數。佛羅里達州州長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去年簽署了一項法律,禁止州政府資助的大學與來自中國、俄羅斯、伊朗和其他四個國家的合作夥伴簽訂合約。州長辦公室表示,他的目的是「根除中國對佛羅里達州教育系統的影響」。佛羅里達大學拒絕就該法律及其對柑橘研究的影響置評。

#大學 #合約 #中國 #美國 #該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