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作家吳晟因「甜蜜的《負荷》」一文被選入國語課本而廣為人知,其女吳音寧則因政治正確而受到綠營當局青睞。前立委蔡正元提到,台南人作者許地山寫的《落花生》是評價很高的散文,其女許燕吉因反右運動遭判刑流放,平反後對再嫁農民夫不離棄,但卻無緣得到轉型正義。

「《落花生》的故事。」蔡正元21日在臉書發文表示,《落花生》是一篇很短的白話散文,是一篇評價很高的白話短文,即使倡導白話文的胡適,也沒有這麼高水準的作品,這篇散文於1922年出版,收錄在《空山靈語》一書中。作者許地山是台南人,出生在甲午戰爭的1894年。許地山的父親許南英,在清代兩百多年裡,中進士的台灣人有33個,許南英就是其中之一。

蔡正元提到,1895年許南英跟著劉永福搞台灣民主國,卻很快就崩潰。1896年許南英帶著許地山流亡廣東和東南亞。1917年許地山就讀北京燕京大學,1922年留學美國哥倫比亞大學,1924年留學英國牛津大學,1927年回國任教於燕大、北大、清大,並在中國開講第一門大學梵文課程,1935年出任香港大學中文系主任,1941年病逝香港。

許地山育有女兒許燕吉,1933年生於北京。1941年許地山去世的年底,日本發動珍珠港事件,同時攻佔香港,許燕吉隨母親輾轉流亡各省。1946年來到南京定居且念中學,並參加天主教青年會。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成立,許燕吉考入北京農業大學。1955年畢業後嫁給泰國華僑吳富融。1958年反右運動開始,許燕吉因曾參加天主教青年會,被劃為右派,被判六年徒刑,外加五年管制刑,入獄時許燕吉已懷有身孕。

此時吳富融訴請離婚拋棄許燕吉,在極大打擊下胎死腹中,許燕吉失去她一生唯一的腹中女兒。1969年許燕吉出獄,又因中蘇「珍寶島」衝突事件,被迫疏散到河北一個貧困小山村。許燕吉人海茫茫、舉目無親,投奔人在陝西眉縣馬場當工人,也是17年未曾謀面的哥哥周苓仲。周苓仲跟隨母姓是許燕吉唯一親人,生活也一樣貧困無法成家。爲了安家落戶,許燕吉無奈之下,嫁給目不識丁的鰥夫農民魏兆慶,還有一個九歲繼子魏忠科。

魏兆慶雖無文化,卻出奇地疼惜許燕吉,不讓她做家事也不做農活,只負責教導他的兒子魏忠科,讓學校老師訝異,這個農戶怎麼會出現一個英語能力了不得的中學生?1979年許燕吉被平反,1981年許燕吉恢復幹部官員身分,回南京復職。當時大多數人勸許燕吉,拿一筆錢打發農民丈夫魏兆慶,許燕吉堅持不離棄魏兆慶,她說她不會拋棄這段婚姻,還把魏兆慶和魏忠科帶來南京定居,魏忠科說他的繼母是,歷盡滄桑的偉大女性,實在不是誇獎!

2006年魏兆慶去世,許燕吉提筆撰寫《我是落花生的女兒》。2014年許燕吉離開人世,走完81年的人生,留下遺言大體捐給醫院,懷著大愛結束人生。蔡正元直言,原本在台南還有很龐大的財產,許燕吉可以繼承,但是台灣的執政黨,不管是國民黨和民進黨,都不會給許燕吉轉型正義,還她應該繼承的財產。「這是一段落花生的悲涼人生,卻讓人看到一個有情有義的台南女兒,一個了不起的台灣女兒!」

#許燕吉 #許地山 #魏兆慶 #落花生 #蔡正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