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16日)清晨4時許,俄羅斯總統普丁乘專機抵達北京,應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邀請,普丁於16日至17日對中國進行國是訪問。這是自2022年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的第4次「習普會」,也是普丁5月7日開啓第5個總統任期後的首次外訪。普丁的新任期裡,中國的重要性由此可見一斑。

美國之音報導,隨著俄羅斯民族主義勢力氣燄不減,加之克里姆林宮嚴厲扼殺反戰抗議,觀察人士普遍認為,進入新任期的普丁在國內幾乎沒有任何結束戰爭的壓力。新任期出訪首站選在北京,又正值中俄建交75週年,普丁很可能將尋求加強兩國軍事、經濟和戰略合作,繼續合唱「反西方霸權」的調子。

5月12日,普丁新任期的首個大動作——撤換俄羅斯在任時間最長的國防部長蕭伊古(Sergei Shoigu),讓能夠統籌戰時國民經濟的經濟學家貝洛索夫(Andrey Belousov)取而代之——也被廣泛視為俄羅斯準備與烏克蘭持久戰的信號。

美國之音分析,此次習普會的時機很微妙

習近平上周訪問法國期間,中國對俄羅斯戰爭機器的關鍵性支援是重點議題之一。該議題讓中歐間因貿易糾紛本就緊張的關係雪上加霜。而中國一直希望盡量平衡與歐洲的關係,作為北京與華盛頓抗衡的用力點之一。美國則在習近平訪歐期間對涉俄中企的最新一輪制裁,進一步提醒著習近平繼續援俄的經濟代價。北京正為國內信心低迷的市場、步履蹣跚的經濟復甦倍感壓力。

觀察人士普遍預測,兩國很可能會簽署新的合作協議,共續所謂的「無上限」友誼。但中俄在一些關鍵議題上遇到的阻力,也顯現這段「反西方」友誼似乎並非「無上限」。以下羅列此輪習普會可能觸及的幾大議題:

普丁要和習近平商量些什麼?

普丁與習近平的上一次會晤是在2023年10月,普丁赴北京參加「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活動間隙,習近平和普丁單獨舉行正式的雙邊會談。當時有報導預測,普丁希望通過為中國的一帶一路捧場來推動中國對俄基礎設施和能源的投資,尤其是簽署「西伯利亞力量2號」管道項目的協議。但普丁當時空手而歸。

自俄軍全面入侵烏克蘭以來,俄羅斯國有天然氣巨頭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Gazprom,簡稱「俄氣公司」)失去了大量的歐洲訂單,日益陷入財務困境。它對中國的出口量雖有增加,但還是遠不及戰前對歐洲市場的出口,加上價格打折,導致中國市場未能彌補其歐洲市場上的巨額損失。

「西伯利亞力量2號」

5月2日,該公司報告了2023年中6290億盧布(人民幣約490億元)的淨利虧損,創下自1999年來的首次虧損紀錄,公司股價應聲暴跌。在俄烏戰爭越來越「燒錢」的關口,這讓克林姆林宮倍感壓力。2011年至2020年,天然氣和石油行業佔俄羅斯政府收入的40%以上。

俄氣公司正忙於尋找新的銷售市場,中國成了最大客戶之一。「西伯利亞力量2號」天然氣管道項目對俄羅斯填補失去歐洲市場的空白至關重要,一旦建成,俄羅斯將向中國輸送500億立方米天然氣,幾乎與北溪1號管道一樣多。

「俄羅斯最大的希望是這條途經蒙古國的『西伯利亞力量2號』管道,該管道計畫每年出口500億立方米,」路透社5月13日的報導中說。「但由於在定價和其他問題上缺乏共識,項目正面臨一些隱患。」

蒙古國總理奧雲額爾登(Luvsannamsrai Oyun-Erdene)1月28日接受英國《金融時報》採訪時稱,「西伯利亞力量2號」原定今年開工,但有可能面臨延誤。他透露,中俄雖然對此項目均有濃厚興趣,但一直未能就價格和其他細節達成一致。

《南華早報》去年11月援引莫斯科的匿名消息人士稱,中國要求俄羅斯全額支付該管道幾十億美元的建設費用,並要求俄羅斯進一步壓低天然氣價格。

該消息人士告訴《南華早報》,中國正展現出一種「討價還價的姿態」。「北京非常瞭解他們的議價優勢,中國現在居於更強大的地位。」他還透露這是來自中國最高層的壓力,要求俄方給出更大折扣。

「儘管中國在定價上態度強硬,它目前手握所有的牌,但中國官員承認,他們希望通過安全的供應路線獲得更多天然氣,」總部位於莫斯科的諮詢公司「宏觀諮詢」(Macro Advisory)首席執行官克里斯·維夫爾(Chris Weafer)對美國《新聞週刊》表示。「他們擔心未來與美國的衝突,可能會擾亂目前通過海運進入的關鍵供應線。來自俄羅斯和中亞的管道更安全,而且至少目前來說,成本也更便宜。」

「中國知道,它從俄羅斯的進出口對莫斯科的生存至關重要,而且隨著時間推移,只會變得更加重要。雖然它不會採取措施阻礙這筆交易,但北京將繼續利用這一對其有利的權力動態以確保按照它的條款和時間表達成協議,」美國安全情報智庫戰略預測公司(Stratfor)發文分析說。

維夫爾和Stratfor智庫均認為,普丁將在北京與習近平討論這一項目事宜。

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並受西方國家的廣泛制裁以來,中俄不斷深化的貿易關係不僅成了俄羅斯維持戰時經濟的生命線,也為俄羅斯的戰爭機器提供頗為關鍵的支持。《華爾街日報》4月23日報導,美國正起草可能切斷中國一些銀行與全球金融體系聯繫的制裁措施,希望以此阻止中國對俄羅斯軍工復合體的商業支持。

傷不起:中資銀行頭上懸著「二級制裁」這把劍

去年12月,美國總統拜登發佈行政令,授權美國財政部對支持俄羅斯軍工複合體的銀行實施二級制裁,將這些銀行踢出美元主導的全球金融系統。

儘管中國政府一貫譴責美國和西方的對俄制裁,但中國的銀行自2022年以來就謹慎處理對俄業務,避免美國動用二級制裁的可能。在拜登授權「二級制裁」後,中國的一些國有銀行更是全面收緊涉俄業務的合規審查。

法新社5月13日報導稱,美國的「二級制裁」威脅正讓中俄的「無上限」夥伴關係備受考驗。法新社援引中俄兩國8名參與跨境貿易的匿名消息人士報導稱,自拜登授權「二級制裁」以來,幾家中資銀行已經停止或大幅放緩與俄羅斯客戶的交易。

一位中國服裝批發商告訴法新社,眼下很難收到來自俄羅斯客戶的交易款,「銀行沒有給出原因……但這可能是由於美國制裁的威脅。」幾位跨境貿易人士對法新社說,銀行正對跨境結算進行可長達數月的額外檢查,這引發了較小規模進出口企業的現金流危機。有一位匿名俄羅斯企業主告訴法新社,他已被迫關閉中國業務,因為他們「無法從客戶那裡拿到任何錢」。

美歐施壓奏效,數家中國銀行停止接受俄羅斯人民幣付款

美國《新聞週刊》3月21日也有類似報導。有中國業務的俄羅斯公司遭遇嚴重的支付瓶頸,有至少9家中資銀行已暫停處理來自俄羅斯的交易,其中包括以人民幣計價的交易。而在拜登政府授權「二級制裁」之前,許多大型中資銀行會處理以盧布和人民幣結算的交易。

中國對俄出口今年開始下降

儘管中俄兩國經濟聯繫日益緊密,2023年中俄貿易額達2400億美元的歷史高位,是2020年1080億美元的兩倍多。但在今年3月,中國對俄羅斯的商品出口額自2022年年中以來出現首次同比下滑。4月,該數據繼續同比下滑。

媒體和觀察人士普遍認為,中國對俄出口下滑與美國針對外國銀行的「二級制裁」威脅直接相關。比如,中國在3月份減少了對俄羅斯的機械設備出口。這是該出口額自2022年12月以來的首次下滑。

彭博社援引俄羅斯一名知情人士報導稱,普丁可能會在與習近平的會談中提出提升兩國貿易額的必要性。

Stratfor智庫分析,「中國公司可能選擇進駐俄羅斯,並將製品範圍延伸至價值鏈下游,以使俄羅斯軍工所需的軍民兩用產品能在俄羅斯本土進行最終組裝,從而降低中國零部件製造商面臨的制裁風險。」

北極和遠東地區加強軍事合作

儘管中國一向宣稱自己的「不結盟」政策,否認自己與任何國家結成軍事同盟。但許多軍事專家認為,中俄間不斷深化的軍事合作已達軍事同盟之實。

Stratfor智庫分析認為,中俄可能會通過此次領導人會晤宣佈一些深化軍事合作的協議,特別是在中國感興趣的北極地區和俄羅斯遠東地區。

分析認為,中俄在俄羅斯遠東地區舉行更大規模、更頻繁的海陸空聯合軍事演習,可能會對防禦上日益靠近的美、日、韓構成客觀的威脅,以此迫使它們轉移一部分針對台灣海峽和朝鮮半島部署的軍事資源。

但俄遠東地區也是觸及中俄政治敏感神經的地區。Stratfor智庫認為,中國對符拉迪沃斯托克(中國稱海參崴)、外滿洲其他地區以及其他清代領土的非正式主權主張令莫斯科感到擔憂,在多大程度上允許中國軍隊進入這片領土並散播影響力,莫斯科恐怕會三思。

北極是另一個觸及中俄敏感神經的地區

中國長期以來都希望成為北極地區資源利用的參與者,近年來宣稱自己是「近北極國家」。《華爾街日報》去年10月報導說,中國的北極目標長期以來受俄羅斯阻撓,莫斯科嚴密保護著其在該地區的主導地位;但隨著俄羅斯對烏開戰以來對中國的依賴越來越大,現在俄羅斯的態度開始轉變。

「隨著西方能源公司試圖退出俄羅斯的項目,該國開始希望中國能助其開發北極地區,」《華爾街日報》報導說。「俄羅斯已與中國一起在北極地區進行海軍演習和海上安全行動,並期待中國提供衛星數據等技術援助以監測冰情。」

戰略轟炸機

作為少數擁有三位一體核打擊能力的核武大國,中國的戰略轟炸機(「三位」中的其中一「位」)仍嚴重落後美俄。中俄之間可能加強戰略轟炸機方面的技術交流。

此外,在軍控和台海、南海、印太等地區安全問題上,中俄之間形成默契的外交支持有助於抗衡美國與其地區盟友不斷加強的合作機制。

#俄羅斯 #中國 #中俄 #普丁 #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