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寫紅江蕙《傷心酒店》、施文彬《愛愈深心愈凝》等經典台語歌曲的創作才子羅文聰,本月初參與松山慈惠堂在台北小巨蛋舉辦的「2024台北母娘文化季」弘揚母愛音樂會,演唱他今年特別為台北母娘文化季作詞、曾淑勤作曲的〈母娘是阮的偎靠〉,溫暖歌聲感動台下無數觀眾。他受訪時表示,自己曾為媽祖、法鼓山、母娘寫過善緣曲,這次特別寫了國語歌〈溫暖的母娘〉、台語歌〈母娘是阮的偎靠〉兩首,希望傳遞出母娘就像媽媽一樣溫暖、正能量的感覺。

羅文聰入行數十年,不僅擔任過江蕙、蔡琴、洪榮宏、陳亞蘭等一線歌手的專輯製作人,自己也曾以歌手身分發表過6張專輯,並曾在唱片事業低迷時,在陳亞蘭的引薦下,以演員身分跨界演過幾部大愛台、公視的戲劇,不料嚴重的水土不服加上連梳化人員都會欺負他,讓他決定退出戲劇圈。

羅文聰本月初在台北小巨蛋的「2024台北母娘文化季」弘揚母愛音樂會,演唱他創作的〈母娘是阮的偎靠〉。(圖/摘自松山慈惠堂臉書)
羅文聰本月初在台北小巨蛋的「2024台北母娘文化季」弘揚母愛音樂會,演唱他創作的〈母娘是阮的偎靠〉。(圖/摘自松山慈惠堂臉書)

他回憶,大約20年前,周遊和陳亞蘭合組經紀公司,把旗下的汪東城、韓瑜等人送來他這裡訓練唱歌、準備要發片,後來唱片公司結束,陳亞蘭問他要不要試試看演戲,當時的他雖然已經寫紅〈傷心酒店〉等歌曲,也擔任幕後製作老師多年,但轉換跑道演戲算是新人,沒想到一開始連梳化都會欺負他,「我想說盡量不要麻煩別人,自己打好底妝到現場,問梳化這樣可以嗎,對方直接翻白眼回『你說可以就可以』。跟亞蘭姐抱怨,她提醒我說『你一定是沒買飲料請人家喝』,果然下次帶飲料去,就比較不一樣!」

他和何如芸、孫鵬、陳亞蘭等人合作演了兩檔戲後,發現拍戲真的有點辛苦,除了與唱片圈生態不同水土不服、被工作人員欺負,因為是戲劇新人,遇哭戲馬上要哭也哭不出來,還常常乾等一天卻什麼也沒拍到,浪費一整天都沒收入;而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他和尹昭德、李淑楨合作一部公視的戲,他演一位日治時代抗日作曲家,拍了約6集後,公視看完試片以道具服裝不夠考究為由推翻不拍了,「花了1個月辛苦拍戲最後卻一毛錢都沒領到,這才發現演員還要戲有播才領得到酬勞!所以那夭折的戲,就成了我告別戲劇圈的最後一檔戲!」

音樂創作才子羅文聰日前受訪聊近況。(圖/林淑娟攝)
音樂創作才子羅文聰日前受訪聊近況。(圖/林淑娟攝)

後來他發《娘家》專輯、在民視《明日之星》歌唱選秀節目當評審,還簽約電視台旗下鳳凰藝能3年,也被詢問過是否想拍戲,「我知道拍戲不是我的強項,尤其拍8點檔實在太辛苦了,當時心想除非真的沒工作就會去,但我還是有工作,所以選擇生活作息要正常!後來合約一滿就解約了」。

近幾年的他以擔任評審、歌唱教學為主業,他透露疫情前每周教500個學生,疫情爆發至今調整縮減至10班約300人左右,不想再讓自己那麼累,「而且每一個學生我都可以叫得出名字」。他說過去情愛的歌已經寫得太多了,現在也不靠寫歌賺錢,之前常擔任歌唱節目評審,現在偶爾受邀擔任歌唱賽事評審,加上在各社區大學擔任歌唱班老師,每周跑新莊、士林、板橋、龍山寺等,收入很穩定,笑說「不需要再找戲演了」。

音樂創作才子羅文聰日前受訪聊近況。(圖/林淑娟攝)
音樂創作才子羅文聰日前受訪聊近況。(圖/林淑娟攝)

這次特別為「2024台北母娘文化季」寫兩首歌,羅文聰說,一切都是緣分,「在我的學生、也是好友林金梅建議邀請下,認真考慮幫母娘寫歌,有些人擔心寫神明的歌曲會流於制式、歌功頌德,我走的不是佛曲那種曲風,就是寫出母娘給我的溫暖、溫馨、貼近人性的感覺,用讚頌角度去寫。其中先完成的國語歌 《溫暖的母娘》比較像是聖歌、天籟的感覺,是給合唱團唱,寫的比較簡單,台語歌歌詞是我填好後,原本曲也要自己寫,後來想到和曾淑勤合作過很多歌,於是跟她聯絡,她也使命必達,譜曲完成我想要的感覺」。

#傷心酒店 #羅文聰 #江蕙 #松山慈惠堂 #母娘文化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