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小萱與男子阿國(均化名)結婚後,才發現阿國有嚴重性功能障礙,礙於男方長輩的傳宗接代壓力,只好求助人工受孕,因住處環境差,懷孕時便回娘家待產,1年後順利生下長子,阿國竟懷疑她討客兄,不僅鮮少關心,甚至也沒給生活費,還一再羞辱,自此分居近10年,小萱決定不再隱忍訴請離婚。

法院審理,小萱指控,2人在2013年辦理婚宴,她在婚後才發阿國性功能有重大障礙,導致全無正常性生活,讓她無法自然受孕,為了完成阿國及長輩的傳統傳宗接代要求,她獨自求助人工受孕,每天早晚打排卵針打到肚子瘀青,阿國卻未有任何關心,所幸1年後成功懷孕生子,在2015年登記結婚,之後還生了次子。

小萱懷第一胎時,由於住處環境及空氣品質差,便約定讓她回到娘家住及待產,雙方因而分住兩地,阿國不僅懷孕期間鮮少關心,甚至生產後也未提供任何費用扶養兒子,所有生活與教育費用等,都由小萱獨自負擔,但阿國卻一再對她言語羞辱,甚至傳LINE訊息造謠、抹黑。

法官檢視2人LINE對話記錄,阿國一再辱罵小萱,「當人媽媽,你有什麼資格」、「謝謝妳的不要臉,丟X家的臉」、「破格女人」、「垃圾行為」、「趕快去陪外面的男生」。小萱則回,「無能到了極點」、「你憑什麼當人家的爸,完全沒資格」、「垃圾」、「破格一家人」、「無能低能沒用的人」、「你二姐大姐,你媽一家人破格」。

法官考量,自長子、次子出生後迄今,雙方分居近10年,多年來未能回復共同居住狀態,不僅互動漸趨冷淡,近年來更因與孩子會面、經營事業及費用支出等,屢屢爆發爭執,關係更趨緊繃。

法官認,雙方分居期間,未有任何噓寒問暖,反而多是互相指謫、謾罵,毫無親密關係應有的情感交流互動,更缺乏積極聯絡夫妻感情,或用心維繫婚姻的舉措。

法官審酌,雙方婚姻已生破綻,而無回復之希望,2人均難辭其咎。日前依法宣判,小萱依據民法第1052條第2項規定訴請離婚,即屬有據,應予准許。而2名兒子的親權人應由小萱任之,較符合孩子們的最佳利益。

#客兄 #離婚 #分居 #人工受孕 #傳宗接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