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軍陸戰隊情報處鄭姓上尉參謀官,在任職陸戰新訓中心連長期間,發現槍械庫中1把45手槍遺失,竟聽從營長指示、與同袍自生存遊戲店購買仿真槍充數,最後遭海軍記大過處分。鄭男認為當時已向營長回報,營長才是主謀,懲戒有違比例原則,不服提行政訴訟。高雄高等行政法院認為,鄭男刻意隱瞞、欺騙的行為,對軍方「內部管理、領導統御」造成重大傷害,嚴懲並無不妥,最後判決駁回,可上訴。

鄭男2020年3月16日至2022年9月30日期間任職海陸新兵訓練中心第2營第6連上尉連長,負責辦理教召業務。2022年3月5日該營預計辦理教召業務,前一晚幹部清點、提領槍械彈藥時,發現1把45手槍不翼而飛,立刻向值星連長陳報,值星連長也隨即向營長通報。

當時,營長立刻指示鄭男等相關連長,連同副營長、營輔導長、後勤官及全營軍士官幹部於營區搜索,經大規模搜尋而無結果。營長最後選擇蓋下此事,並未向上回報。

教召結束後,指揮官聽到丟槍的風聲,立刻找來營長等人質問,同時再度全面清查營區,最後還是找不到手槍。

豈料,營長等人為了息事寧人,竟然共謀至生存遊戲店購買一把同型仿真手槍,刻上丟槍的序號後,由陳姓連長趁械彈特別清點任務時放回槍櫃,但事後風聲仍外流,遭法務部廉政署查獲,相關人均遭偽造文書罪起訴,鄭男也因此遭判10月、緩刑2年。軍方則在2023年4月16日召開懲處人事評議會,對營長記2大過、2小過,指揮官被記2大過,鄭男被記1大過處分,其餘連長被記1至2大過不等。

鄭男不服,強調他當時已向營長回報,是營長指示他及同袍協助購買假槍應付督導業務,並非他的主意。此外,依「國軍各單位督導及管理械、彈失職人員懲罰基準」,非屬盜、竊遺失械、彈者,懲罰為記1小過,國軍對他的處分實在違反比例原則。

軍方不滿,痛批鄭男等人購買假槍充數的行為是「故意」,非過失,影響領導統御重大,導致爭槍枝搜索作業延宕,喪失處理先機,至今逾1年仍無法將尋回,嚴重影響軍譽,造成損害重大。

法官認為,鄭男的行為動機、目的是隱瞞其遺失槍枝的責任,想使事件平息,其行為手段復觸犯刑法之行使偽造準公文書罪,對領導統御或軍事紀律所生之影響重大,已然妨礙軍品管理正確性,迄今無法釐清該槍枝流向。軍方記大過懲處並無違誤、不當,最後判決他敗訴,可上訴。

#高雄 #海軍 #陸戰隊 #教召 #手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