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央行已經發出明確訊號,將在下週從歷史高位下調利率。連恩的說法,消除了人們的擔憂,即早於聯準會(Fed)採取降息行動,會有不好影響的說法。

連恩在接受金融時報的訪問時說:「除非出現重大意外,目前我們看到的情況是足以取消最高等級的限制(史上最高利率)」。

由於通膨已經接近歐洲央行2%目標,投資人正在押注,歐洲央行將在下週的會議上將基準存款利率從4%的歷史高位,下調0.25個百分點(1碼)。

在世界主要經濟體中,預計聯準會和英國央行(BoE)在夏季之前不會降息,而日本央行被認為更有可能繼續升息。

連恩補充說,歐元區通膨下降速度快於美國,一個關鍵原因,是歐元區在俄烏戰爭引發的能源衝擊中,遭受了更大打擊。他說:「對歐洲來說,解決戰爭和能源問題的代價高昂」。

「就第一步(首次降息)而言,顯示貨幣政策一直在發揮作用,確保通膨率及時下降。從這個意義上說,我認為我們已經成功了」。

但他也警告,歐央官員需要在今年內將利率維持在限制性範圍內,以確保通膨率持續放緩,他說:「這(壓低通膨至2%目標)將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而且可能會相當痛苦」。

不過他表示,歐洲央行今年降低歐元區借款成本的速度,將取決於數據的評估,以決定「在限制區內的降息是否恰當、是否安全」。

連恩說,今年辯論的最佳框架,是我們仍然需要全年採取限制措施;但是在限制性範圍內,我們仍可以稍微下調利率。

上週的數據顯示,歐元區工資在增長,並接近創紀錄的加速度。但連恩說:「工資的總體趨勢仍然走向減速,這很重要」。

一些分析師警告,如果歐央背離聯準會,以更大幅度降息,可能導致歐元貶值,並提高進口商品的價格,進而推高通膨。

他說,歐央將注意匯率「重大」變動,但是往貶值方向的變動很小,歐元兌美元匯率在過去一年中一直保持上漲。

相反他表示,聯準會降息時間的延遲,推高了美國債券殖利率,這也會推高歐洲債券的長期收益率。

他另外指出,隨著通膨在明年明顯接近目標水準,確保利率降至與目標一致的水平,這將是一場不同的辯論。

#連恩 #歐洲央行 #降息 #目標 #維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