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山惠中寺「未來與希望」系列講座於5月27日,邀請到素有『臺灣美猴王』美譽,曾以孫悟空一角轟動全球,世界各國巡演超過上千場的京劇武生朱陸豪,以「戲班、悟空、世界」為題,從生長背景、談到跨界投身影視界除了導演、他演歌仔戲、客家戲曲、布袋戲,憑著優越的演技獲得金鐘獎,全心傳授京劇之道。現場聽眾及網路同步觀看直播約1208人,總觸及次數逾萬。

從實戰中體驗京劇、推廣京劇藝術。朱陸豪說「自己生來是要演戲的」。(圖/佛光山惠中寺提供)
從實戰中體驗京劇、推廣京劇藝術。朱陸豪說「自己生來是要演戲的」。(圖/佛光山惠中寺提供)

朱陸豪出生於歌仔戲班後台,媽媽年幼時因被賣至唱客家大戲的養母家中,開始學唱戲,後為了生計轉唱歌仔戲。這也影響了他的演藝道路。在那年代,懷孕了也得上台,「我還在娘胎裡就開始聽戲了。」他提到自己從小就懷著成為大俠的夢想。九歲時進入劇校,求學期間,每天早晨四點就起床,進行嗓子聲音的練習,冬天更要到山上進行特殊的訓練。回憶起這段艱辛的歲月,分享了自己在演藝道路上的努力和堅持。

朱陸豪表示:要演成『猴學人』,而不是『人學猴』。」邊說他邊示範起眨眼時,鼻子該怎麼樣動。(圖/佛光山惠中寺提供)
朱陸豪表示:要演成『猴學人』,而不是『人學猴』。」邊說他邊示範起眨眼時,鼻子該怎麼樣動。(圖/佛光山惠中寺提供)

朱陸豪曾被撻伐:「根本演成狒狒。」非體型問題,而是對猴子一角的理解,流於表面。購票進動物園,喝著礦泉水,在籠外觀察猴子一整天。「看那些猴王如何管理這些大猴、小猴,吃飯喝水時的表情又是什麼。看了一陣子,才發現原來必須先去模仿猴子的表演,再從猴子的角度模仿人類。要演成『猴學人』,而不是『人學猴』。」邊說他邊示範起眨眼時,鼻子該怎麼樣動;當食物塞滿嘴時,腮幫子又該怎麼配合,眼鼻口一聯合起來,靈動的猴子神情登時現於眼前。在劇班的學習生涯中,被分配到武生組,需要練習更多的武術動作,承受更多的壓力和挑戰,他指出,這些角色需要透過眼神表演。

朱陸豪表示「脫掉古裝,穿上時裝後,就不會演戲,連講話跟走路都不會。」京劇訓練讓朱陸豪講話習慣上韻,台上哭和笑也多是假的,但舞台劇,什麼都得是真的。京劇是一個「虛擬抽象畫」的舞台,表演都是虛擬的,在戲劇舞台上「無聲不歌、無動不舞、聲音韻白就是有旋律的」,朱陸豪感謝遇見戲曲,讓自己得以體驗更豐富的人生。幸運的每一個新領域,都遇磨人的貴人導演,連帶也磨出潛能。「其實偶爾會想,如果當初沒進劇校、沒遇到戲曲,自己的人生會是什麼樣子?曾經內向、壓抑的孩子,因為「美猴王」一角,學會釋放情感,更因為遇見了京劇,走遍世界、成就今日。

朱陸豪(左)、覺居法師(右)與今年講座主題-古今。(圖/佛光山惠中寺提供)
朱陸豪(左)、覺居法師(右)與今年講座主題-古今。(圖/佛光山惠中寺提供)

朱陸豪將畢生功力傾注於下一代的身上,希望京劇能有更好的傳承,對於表演藝術有更深的體會,覺得親身示範的效果更佳,於是走出教室帶頭演出,不受年齡、體能的限制領著學生一起登台,從實戰中體驗京劇、推廣京劇藝術。朱陸豪說「自己生來是要演戲的」年近古稀仍活躍於舞台,「戲班、悟空、世界」的藝術人生,謙虛表示自己的經歷人生挫折,從最初的龍套到飾演家喻戶曉的美猴王,演藝之路充滿了辛酸與收獲。他認為,這一切都是累積出來的,每一次的努力都是為了實現心中的夢想和成就!

以上內容出自【人間社 詹妙達 台中報導】2024-05-27

#朱陸豪 #京劇 #佛光山 #惠中寺 #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