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111年國慶大會,鍾瀞儀駕駛F-5戰機,隨同勇鷹高教機以混合編隊衝場,象徵新舊世代交替的歷史性時刻。(記者陳怡璿攝)
 民國111年國慶大會,鍾瀞儀駕駛F-5戰機,隨同勇鷹高教機以混合編隊衝場,象徵新舊世代交替的歷史性時刻。(記者陳怡璿攝)
 擔綱勇鷹高教機首位女性換訓教官,鍾瀞儀一圓飛行夢。(記者陳怡璿攝)
 擔綱勇鷹高教機首位女性換訓教官,鍾瀞儀一圓飛行夢。(記者陳怡璿攝)
 鍾瀞儀仔細執行飛行前檢查,確保飛行任務遂行。(記者陳怡璿攝)
 鍾瀞儀仔細執行飛行前檢查,確保飛行任務遂行。(記者陳怡璿攝)
 身為勇鷹高教機首位女性教官,鍾瀞儀致力培育空軍新血。(記者陳怡璿攝)
 身為勇鷹高教機首位女性教官,鍾瀞儀致力培育空軍新血。(記者陳怡璿攝)
 擔任飛行教官多年,鍾瀞儀致力傳承飛行經驗,維繫空軍部隊戰力。 (記者陳怡璿攝)
 擔任飛行教官多年,鍾瀞儀致力傳承飛行經驗,維繫空軍部隊戰力。 (記者陳怡璿攝)

伴隨破風聲逐步逼近,抬頭遙望天空,勇鷹高教機亮眼酷炫的塗裝呼嘯而過,成為藍天中一抹不可忽視的色彩。此際身為勇鷹高教機首位女性換訓教官的鍾瀞儀少校,正在高空中指導訓員飛行技巧,操縱高教機翱翔於穹窿,俯瞰地面景象如縮影,也許她能看見多年前那位懷抱飛行夢的女孩,正朝她招手呼喊,天與地之遙,對她而言,正是築夢之路。

15年前的「莫拉克颱風」重創臺灣,多處發生淹水、山崩與土石流等嚴重災害,鍾瀞儀的家鄉高雄美濃,霎時間街道黃河滾滾,成了水鄉澤國。國軍大批兵力投入救災,出動直升機等空中兵力協助支援,飛行員駕駛軍機的身影映入眼簾,官兵挺進災區的衛國仁義之師形象,在她心中埋下飛行夢種子。

空軍航空技術學院二技軍官班畢業後,初任官的鍾瀞儀,在教官引薦下報考飛行軍官班,為軍旅生涯開創截然不同的道路,回憶飛行訓練過程,她指出,執行空中戰術課目過程中,人體需承受6至7個G力,相當於承受數倍自身體重的負荷,同時,仍須確保飛機運作如常。為強化自身飛行技巧,鍾瀞儀戮力各項體能訓練,藉以提升肌耐力,適應G力負荷,並經歷基本組、戰鬥組,乃至部訓組階段訓練,最終如願加入飛官行列,成為捍衛領空不可或缺的戰力。

鍾瀞儀於空軍第7飛行訓練聯隊(第7戰術戰鬥機聯隊前身)擔任飛行教官,負責戰鬥組結業學員F-5E/F型機換裝教育訓練,與F-5戰機立下不解之緣;伴隨「國機國造」勇鷹高教機相繼交機下,F-5戰機陸續解除戰備任務,將功成身退。民國111年國慶大會,暖場壓軸由空軍勇鷹高教機及F-5戰機以混合編隊衝場,鍾瀞儀投入操演任務,駕駛F-5戰機飛越總統府上空,親身參與象徵新舊世代交替的歷史性時刻。

去年12月,空軍飛行訓練指揮部編成,鍾瀞儀志願續任教職,身為首位勇鷹高教機女性教官,持續傳承飛行經驗,為空軍培育新血。走進飛訓部位處志航基地內的換訓組,總能看見鍾瀞儀神情嚴肅、專注聆聽訓員報告飛行前準備事項,一改平日親切和藹形象,嚴格、謹慎的教導,是鍾瀞儀不變的領導風格。她強調,飛行線上一旦有絲毫疏忽,不僅攸關個人性命,更會連帶影響國防安全,訓練從嚴、從難,就是為了讓飛官未來分發聯隊後,能擔綱保衛國家安全的重任。

面對每一次的飛行訓練,鍾瀞儀抱持十二萬分的謹慎。「樹人大業是維繫堅實戰力的基礎」,那曾因仰望飛行官駕駛軍機的英勇身影而懷揣飛行夢的女孩,如今已是遨遊藍天白雲的女飛官。對她而言,保衛國家、愛護人民是軍人職責與義務,具備足夠的本職專長更是實踐使命的基石,而她向來秉持嚴格、謹慎的教育理念,正是對維繫空軍未來戰力的後進飛官,最殷切的期許與盼望。

#勇鷹高教機 #飛行 #空軍 #飛行夢 #飛行訓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