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小萱指控母親歡歡(均化名),自從她出生迄今,從未盡到1日為人母應盡之責任與義務,30多年來都未曾與她聯繫或相處,雙方雖然有血緣聯繫,但她自幼就遭到拋棄,導致身心受創,母親未善盡對她的扶養義務,憤而向法院聲請免除對母親的扶養義務。

法院審理,歡歡經法院合法通知,並未到庭陳述,也未具狀答辯。法官認,歡歡未婚生下小萱,後經小萱父親在1986年9月辦理認領。而歡歡2022、2023年均無所得也無財產,堪認已不足以維持其生活,需要受人扶養,小萱依法有扶養義務。

小萱的舅舅作證時指稱,小萱只有剛出生那1、2個月,是由歡歡與小萱的父親輪流照顧,之後都是小萱祖母在照顧。據他所知,小萱的父母只有在餐廳請大家吃飯,但當時並沒有講到結婚,也沒有收禮。

在小萱的成長過程,歡歡完全沒去探視,就連他及他的父母要去探視小萱,歡歡都會強硬阻止。但他沒聽歡歡的話,有去探視過3、4次。後來在2005年時,小萱打電話給他,剛好當時歡歡也在,小萱說有事情要拜託,因為經濟上不方便,他便說好,然後他跟小萱說歡歡剛好在要不要見面,小萱說答應了,但是歡歡卻說不要見。

後來他勸說歡歡去,但去到現場,歡歡竟跟小萱說:「你打什麼電話,你又不姓X,跟我有什麼關係,為何打電話給我」,歡歡還說:「我不是你媽,憑什麼見我」,小萱當時聽到真的很傷心。

小萱的舅舅感嘆,她從小就很坎坷,出生就是一個謎,小萱現在的父親其實並不是她的爸爸,歡歡與小萱現在的父親原本就是一個莫名奇妙的婚姻,竟還跟小萱說不是她的女兒,小萱的經濟狀況已經很不好,還被社會局要求,希望法官能夠多加考量。

法官日前依法宣判,小萱自幼缺乏母愛關懷,身心受創,堪認歡歡無正當理由未盡扶養義務,並且情節重大,小萱請求免除對母親的扶養義務,於法有據,應予准許。可上訴。

#血緣 #老母 #扶養 #義務 #免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