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谷芳文章總覽

  • 國民黨的再生之道

    國民黨的再生之道

     選舉結果,立院席次固有斬獲,但無可諱言地,國民黨繼續被台灣社會邊緣化的處境仍很明顯。若無法反轉,百年政黨仍有可能成為歷史陳跡。國民黨被邊緣化非自今日始,從一黨獨大到如今的偏安猶不可得,軌跡明確,而會如此,固是內外交逼的結果,但並非沒有反轉的空間,關鍵還在有沒警醒,有沒對症下藥。  國民黨的再生,看來像一黨之家務事,

  • 時論廣場》國民黨的再生之道(林谷芳)

    時論廣場》國民黨的再生之道(林谷芳)

     選舉結果,立院席次固有斬獲,但無可諱言地,國民黨繼續被台灣社會邊緣化的處境仍很明顯。若無法反轉,百年政黨仍有可能成為歷史陳跡。  國民黨被邊緣化非自今日始,從一黨獨大到如今的偏安猶不可得,軌跡明確,而會如此,固是內外交逼的結果,但並非沒有反轉的空間,關鍵還在有沒警醒,有沒對症下藥。  國民黨的再生,看來像一黨之家

  • 豈能讓台灣成為「無恥之島」

    豈能讓台灣成為「無恥之島」

     民族性的研究在二戰後曾成為文化研究上醒目的一環,這趨勢直接受到心理人類學家潘乃德所著《菊花與劍》一書的影響,而書的產生,則因於太平洋戰爭中美軍面對矮小的日本人卻節節敗退,美國人詫異於日本人在戰場上那種敵我判然、不留餘地的殘暴,以及視死如歸的精神,覺得有必要重新了解這個民族,於是就結合學者做了日本民族性的研究,其中最顯

  • 時論廣場》豈能讓台灣成為「無恥之島」(林谷芳)

    時論廣場》豈能讓台灣成為「無恥之島」(林谷芳)

    民族性的研究在二戰後曾成為文化研究上醒目的一環,這趨勢直接受到心理人類學家潘乃德所著《菊花與劍》一書的影響,而書的產生,則因於太平洋戰爭中美軍面對矮小的日本人卻節節敗退,美國人詫異於日本人在戰場上那種敵我判然、不留餘地的殘暴,以及視死如歸的精神,覺得有必要重新了解這個民族,於是就結合學者做了日本民族性的研究,其中最顯著

  • 國民黨要視自己是台灣的歷史資產

    國民黨要視自己是台灣的歷史資產

     解嚴之後的台灣,重新梳理歷史,國民黨成了喪家之犬,被批評得一無是處,在這種氛圍下,國民黨自己也作了自我否定,再加上民進黨執政之後的清算,如今,國民黨存在的正當性在許多人眼中,已近乎一無所有。  坦白說,如果民進黨的執政能清廉有效,民進黨的定位不是如此台獨,國民黨幾乎已無翻身的機會。但儘管民進黨如此,國民黨能否翻身,

  • 時論廣場》國民黨要視自己是台灣的歷史資產(林谷芳)

    時論廣場》國民黨要視自己是台灣的歷史資產(林谷芳)

    解嚴之後的台灣,重新梳理歷史,國民黨成了喪家之犬,被批評得一無是處,在這種氛圍下,國民黨自己也作了自我否定,再加上民進黨執政之後的清算,如今,國民黨存在的正當性在許多人眼中,已近乎一無所有。  坦白說,如果民進黨的執政能清廉有效,民進黨的定位不是如此台獨,國民黨幾乎已無翻身的機會。但儘管民進黨如此,國民黨能否翻身,也

  • 兩岸論事都缺乏「外部觀點」

    兩岸論事都缺乏「外部觀點」

     兩岸分隔70年,許多地方都有了各自的特質,但在心理機制、思維慣性上,卻常如出一轍,論事缺乏「外部觀點」,就是明顯的例子。  兩岸同文同種,有歷史糾葛,又一衣帶水,且大小懸殊,按理說,台灣須了解大陸,尤其是了解大陸如何看待自己,是不言自明之事,但事實卻不然!  舉例大陸非常強調愛國教育,這使得兩岸一旦開戰,對大陸而

  • 時論廣場》兩岸論事都缺乏「外部觀點」(林谷芳)

    時論廣場》兩岸論事都缺乏「外部觀點」(林谷芳)

    兩岸分隔70年,許多地方都有了各自的特質,但在心理機制、思維慣性上,卻常如出一轍,論事缺乏「外部觀點」,就是明顯的例子。  先看台灣吧!兩岸同文同種,有歷史糾葛,又一衣帶水,且大小懸殊,按理說,台灣須了解大陸,尤其是了解大陸如何看待自己,是不言自明之事,但事實卻不然!  舉個例子吧!大陸非常強調愛國教育,這使得兩岸

  • 消除恨,才是避免戰爭的根本之道

    消除恨,才是避免戰爭的根本之道

     以巴戰事爆發,台灣凜然而驚的人不少。原來,在世界最可能發生戰爭的地區,台海還排在以巴之前,不料戰事就這樣發生了,對習慣歌舞昇平的台灣民眾自然產生衝擊。  戰爭發生,歷史時期可以就是強者對弱者赤裸裸的掠奪,但時代不同了,這種赤裸的掠奪在當代已喪失任何正當性,正如此,即便俄烏間有許多歷史牽扯,但俄烏之戰,既是以大凌小,

  • 時論廣場》消除恨,才是避免戰爭的根本之道(林谷芳)

    時論廣場》消除恨,才是避免戰爭的根本之道(林谷芳)

    以巴戰事爆發,台灣凜然而驚的人不少。原來,在世界最可能發生戰爭的地區,台海還排在以巴之前,不料戰事就這樣發生了,對習慣歌舞昇平的台灣民眾自然產生衝擊。  戰爭發生,歷史時期可以就是強者對弱者赤裸裸的掠奪,但時代不同了,這種赤裸的掠奪在當代已喪失任何正當性,正如此,即便俄烏間有許多歷史牽扯,但俄烏之戰,既是以大凌小,既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