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谷芳文章總覽

  • 媚青的文化現象

    媚青的文化現象

     第一代007史恩康納萊10月底去逝,影迷震驚與不捨。不捨是自然,震驚的卻是網上一直流傳他怡然自得於退休生涯的影片,不料無常也就到來。之前他已有失智之說,但失智是當前無以對抗且悄然就臨之病,並不妨礙他過去所予人的生命形象。  談生命形象,的確,儘管他被認為是007角色中的豐碑,辭演007後轉型又如此成功,但史恩康納萊

  • 中時專欄:林谷芳》「媚青」的文化現象

    中時專欄:林谷芳》「媚青」的文化現象

     第一代007史恩康納萊10月底去逝,影迷震驚與不捨。不捨是自然,震驚的卻是網上一直流傳他怡然自得於退休生涯的影片,不料無常也就到來。之前他已有失智之說,但失智是當前無以對抗且悄然就臨之病,並不妨礙他過去所予人的生命形象。  談生命形象,的確,儘管他被認為是007角色中的豐碑,辭演007後轉型又如此成功,但史恩康納萊

  • 什麼樣的戰爭會戰到最後一兵一卒?

    什麼樣的戰爭會戰到最後一兵一卒?

     兩岸緊張,國防部在影片中強調真戰爭就必戰至最後一兵一卒,獨派也用此宣示不惜一戰的決心,但老實說,聽來總覺底氣不足。  底氣不足,可能與台灣平時充斥嘴砲,語言的宣示早已喪失能量有關;但不足,更深層的,恐怕還涉及戰爭的本質。  到底什麼樣的戰爭能讓人戰至最後一兵一卒呢?不外有三:  第一種是民族聖戰。民族聖戰關係到

  • 中時專欄:林谷芳》什麼樣的戰爭會戰到最後一兵一卒?

    中時專欄:林谷芳》什麼樣的戰爭會戰到最後一兵一卒?

     兩岸緊張,國防部在影片中強調真戰爭就必戰至最後一兵一卒,獨派也用此宣示不惜一戰的決心,但老實說,聽來總覺底氣不足。  底氣不足,可能與台灣平時充斥嘴砲,語言的宣示早已喪失能量有關;但不足,更深層的,恐怕還涉及戰爭的本質。  到底什麼樣的戰爭能讓人戰至最後一兵一卒呢?不外有三:  第一種是民族聖戰。民族聖戰關係到

  • 只略古詳今,就器識短淺

    只略古詳今,就器識短淺

     國中歷史課綱「去中國化」是個不爭的事實,可教育當局卻可以大剌剌地說編輯落點在「略古詳今」,在培養「世界公民」,其言雖大,卻就是司馬昭之心的文飾之詞。而即便事情真就如他們所講,「略古詳今」與「世界公民」這兩個觀念其實也大有誤區,與「普世價值」、「進步價值」一樣,率爾認定,就會被它牽著鼻子走,還自以為是。  就說「略古

  • 中時專欄:林谷芳》只略古詳今,就器識短淺

    中時專欄:林谷芳》只略古詳今,就器識短淺

     國中歷史課綱「去中國化」是個不爭的事實,可教育當局卻可以大剌剌地說編輯落點在「略古詳今」,在培養「世界公民」,其言雖大,卻就是司馬昭之心的文飾之詞。而即便事情真就如他們所講,「略古詳今」與「世界公民」這兩個觀念其實也大有誤區,與「普世價值」、「進步價值」一樣,率爾認定,就會被它牽著鼻子走,還自以為是。  就說「略古

  • 悖離人道主義的新冷戰「檄文」

    悖離人道主義的新冷戰「檄文」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前此在尼克森總統圖書館發表演講,強調過去對中接觸政策的錯誤,並呼籲其他國家共同圍堵中國的崛起,這段談話被稱為是開啟「新冷戰」的對中「檄文」,而其中,除批評過去的接觸政策外,更將中共與中國人民刻意畫分,表示針對的是違反普世價值的中共,而非中國人民,潛台詞蘊含著希望中國人民捨棄中共的統治。  將中國人民

  • 中時專欄:林谷芳》悖離人道主義的新冷戰「檄文」

    中時專欄:林谷芳》悖離人道主義的新冷戰「檄文」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前此在尼克森總統圖書館發表演講,強調過去對中接觸政策的錯誤,並呼籲其他國家共同圍堵中國的崛起,這段談話被稱為是開啟「新冷戰」的對中「檄文」,而其中,除批評過去的接觸政策外,更將中共與中國人民刻意畫分,表示針對的是違反普世價值的中共,而非中國人民,潛台詞蘊含著希望中國人民捨棄中共的統治。 將中國人民

  • 「去古典化」後 台灣還能剩下什麼?

    「去古典化」後 台灣還能剩下什麼?

     1994年的千島湖事件,是大陸熱由盛轉衰的分水嶺,到1996年,大陸熱已一定程度退燒,但當時的台灣,本土與中國也還未形成對抗性的兩極概念,不過有感於這兩極化的態勢已逐漸從政治界滲透到文化界,我乃在當時每天仍有半張「藝術版」的《中國時報》上寫了一篇〈沒有古典,何言創造?〉的文章,提醒大家在文化上把中國與本土這兩個概念做

  • 中時專欄:林谷芳》「去古典化」後 台灣還能剩下什麼?

    中時專欄:林谷芳》「去古典化」後 台灣還能剩下什麼?

    1994年的千島湖事件,是大陸熱由盛轉衰的分水嶺,到1996年,大陸熱已一定程度退燒,但當時的台灣,本土與中國也還未形成對抗性的兩極概念,不過有感於這兩極化的態勢已逐漸從政治界滲透到文化界,我乃在當時每天仍有半張「藝術版」的《中國時報》上寫了一篇〈沒有古典,何言創造?〉的文章,提醒大家在文化上把中國與本土這兩個概念做對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