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宗懋文章總覽

  • 陳時中的宣傳話術

    陳時中的宣傳話術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宣布自6月15日起,國外入境者從7+7(7天隔離+7天自主防疫),改為3+4。這項政策無疑是台灣防疫管理的重大改變,也就是逐漸走向歐美以及亞洲的新加坡、馬來西亞全面開放的做法。任何事情只要自己親身經歷,超過千言萬語的解釋。  我的內人1個多月前回馬來西亞娘家,本擬6月14日返回台北,為了「少關幾

  • 時論廣場》陳時中的宣傳話術(徐宗懋)

    時論廣場》陳時中的宣傳話術(徐宗懋)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宣布自6月15日起,國外入境者從7+7(7天隔離+7天自主防疫),改為3+4(3天隔離+4天自主防疫)。這項政策無疑是台灣防疫管理的重大改變,也就是逐漸走向歐美以及亞洲的新加坡、馬來西亞全面開放的做法。任何事情只要自己親身經歷,超過千言萬語的解釋。 我的內人1個多月前回馬來西亞娘家,本擬6月1

  • 史話》向大陸承諾不搞台獨──李登輝的共黨同志之3(徐宗懋)

    史話》向大陸承諾不搞台獨──李登輝的共黨同志之3(徐宗懋)

    問:回到「228」的主題,回台北後,風聲比較緩和了,那可以重新活動了嗎?沒有危險了嗎? 答:不能那麼說。總是鎮壓的血腥恐怖氣氛緩和一些。實際上很長時間人們都心有餘悸,怕禍隨時有可能降臨。 這裡還有一個插曲。大概是5月上旬,我回到台北察看形勢,好不容易跑進中山堂看了一場電影,碰到建國中學學生武裝隊伍隊長陳炎陳

  • 史話》228行動失敗 掩護戰友──李登輝的共黨同志之2(徐宗懋)

    史話》228行動失敗 掩護戰友──李登輝的共黨同志之2(徐宗懋)

    問:李登輝在「228事件」中保護你? 答:是的,那是我躲藏的第三站,我在成子寮躲了一個多星期後,李蒼降來找我,說李登輝說我沒地方躲,他家在三芝鄉,可以躲在那裡。於是,約好以後,李登輝就到淡水的長途汽車站帶我去他家躲。 他家是磚瓦蓋的,裡頭有一個木頭做的樓梯,李登輝住在閣樓裡,裡頭是他的書齋,平時他並不住在那

  • 史話》228事件 中共的計畫──李登輝的共黨同志之1(徐宗懋)

    史話》228事件 中共的計畫──李登輝的共黨同志之1(徐宗懋)

    195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十周年紀念大會前夕,陳炳基先生於北京天安門前留影。前總統李登輝生前接受國史館的口述歷史訪談中,承認228後他曾經由密友陳炳基加入「祕密組織」。他也不否認1996年陳炳基返台期間,兩人曾經會晤。 2002年,我在北京對陳炳基先生做了4次的訪談。陳炳基先生詳述了他個人在日本時代的成長和求

  • 國民黨需要的戰將

    國民黨需要的戰將

     這一陣子,「國民黨戰將」是一個常出現的名詞。由於民進黨霸道無理,因此「國民黨戰將」通常是指敢跟民進黨衝撞,發言激烈,從而網路聲量大者。在今天國民黨人普遍溫溫吞吞的情況下,直覺上好像這一型更能揮刀舞劍,跟民進黨決一勝負。  事實是如此嗎?自從上次國民黨卯足全力,運用人民的憤怒,努力通過四大公投,結果卻失敗了,國民黨並

  • 時論廣場》國民黨需要的戰將(徐宗懋)

    時論廣場》國民黨需要的戰將(徐宗懋)

     這一陣子,「國民黨戰將」是一個常出現的名詞。由於民進黨霸道無理,因此「國民黨戰將」通常是指敢跟民進黨衝撞,發言激烈,從而網路聲量大者。在今天國民黨人普遍溫溫吞吞的情況下,直覺上好像這一型更能揮刀舞劍,跟民進黨決一勝負。  事實是如此嗎?自從上次國民黨卯足全力,運用人民的憤怒,努力通過四大公投,結果卻失敗了,國民黨並

  • 促轉會赤化台灣

    促轉會赤化台灣

     促轉會工作告一段落,「功成身退」。1995年我曾經在南非採訪過,南非大選後成立了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由素負眾望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屠圖大主教擔任主席。這是歷史偉人曼德拉重整國家的起手式,追求的是真相與和解,由公正的大人物主持工作,清理歷史仇怨,實現和解,讓國家重新出發,也免除歷史仇怨輪迴的悲劇。  然而,促轉會的角色和

  • 時論廣場》促轉會赤化台灣(徐宗懋)

    時論廣場》促轉會赤化台灣(徐宗懋)

    促轉會(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工作告一段落,「功成身退」。1995年我曾經在南非採訪過,南非大選後成立了真相與和解委員會,由素負眾望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屠圖大主教擔任主席。這是歷史偉人曼德拉重整國家的起手式,追求的是真相與和解,由公正的大人物主持工作,清理歷史仇怨,實現和解,讓國家重新出發,也免除歷史仇怨輪迴的悲劇。

  • 菲律賓版冰與火之歌

    菲律賓版冰與火之歌

     菲律賓總統大選,小馬可仕以壓倒性的票數勝出。選舉過程中,西方媒體對他非常不友善,把他定性為「獨裁者的兒子」,公開同情他的對手,好像菲律賓人民的選擇是由他們來定義。  1986年菲律賓「乙沙革命」前後,我是《中國時報》駐馬尼拉記者,整整待了1年,目睹了那一段動盪的歲月。柯拉蓉總統領導各派系勢力湊成的新政府無法控制大局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