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傳媒文章總覽

  • 新北大雨狂炸 路樹倒塌阻三峽往大溪道路

    新北大雨狂炸 路樹倒塌阻三峽往大溪道路

    【愛傳媒特約記者陳冠宇報導】風大雨大,連路樹也受不了而折腰倒在路上,阻斷了交通。有路過民眾發現,特別提醒用路人要注意,並且最好避開,以免大雨影響視線而撞上斷樹,造成危險。 中央氣象局發佈豪雨特報,包括新北市、基隆市、南投縣、嘉義縣都要提防豪雨。不只各地民眾感受到傾盆大雨的威力,連路旁的樹木也受不了豪雨。 有民眾從桃

  • 朱亞君》亞斯兒只是需要「懂」他的我們

    朱亞君》亞斯兒只是需要「懂」他的我們

    2018年意中心理師出版《不讓你孤單:破解亞斯伯格症孩子的固著性與社交困難》時,新書分享會坐得滿滿,提問時非常踴躍,有個媽媽站起來說:「老大是亞斯兒,老二好像也是,我已經心力交瘁……」​     另一個媽媽說:她為著孩子只能兼職工作,不知有多少次,她被老師叫到學校去,兒子僵在教室門口不肯進教室上課,只因表定的體育

  • 藺奕》瓊瑤孫女筆下的藝術世界

    藺奕》瓊瑤孫女筆下的藝術世界

    瓊瑤孫女可嘉筆下的雲門,埋在野餐籃的法棍和白酒瓶裡,像是一個蛋黃色的布丁塔,真是可愛極了。     這個繪本女孩的氣質非常出眾,她對寵物的愛,如描繪那般細微,它可以穿過針眼,又如此寬厚,愛是天空海闊。     我以為一個女孩之所以美麗,通常來自一個完整的序列:家庭、健康、愛情、事業等狀態,似以嘹亮嗓音來宣告

  • 左化鵬》「類太空人」與老侯喜相逢

    左化鵬》「類太空人」與老侯喜相逢

    來到了月世界,在這不毛之地,意外遇到了一位「類太空人」。展開了一段簡單的對話。     他問:「聽說你曾在新聞單位服務,我有一位初中同學左XX,是中央社記者,你認識嗎?」。     我有些愕然,趕緊脫下口罩,「正是在下不才區區我」。     原來這位類太空人,是我員林中學初中同窗侯樹仁,我記得他員林初

  • 超感動!碧潭堰傳生態喜訊 小毛蟹大軍現身

    超感動!碧潭堰傳生態喜訊 小毛蟹大軍現身

    【愛傳媒特約記者賴御文報導】全台知名的新店超人氣旅遊景點——碧潭,傳出讓人超級驚喜的生態喜訊!碧潭堰的堰體改善及環境營造工程,出現了小毛蟹大軍,真是一個令人感動又驚喜的生態畫面。 新北市水利局長宋德仁前往碧潭堰施工中的工地巡視,意外拍到小毛蟹大軍,正由倒伏堰的堰下游,往堰上游上溯。宋局長在臉書分享了影片與照片,可以看

  • 簡秀枝》Taipei Daingdai 圓滿落幕

    簡秀枝》Taipei Daingdai 圓滿落幕

    一連四天的台北當代藝術博覽會於5月22日傍晚圓滿結束。受疫情影響,人氣少了,但中低價作品,買氣旺盛,頗出乎預期。     少了中、南部收藏家,以及北部長一輩的收藏家入場,但北部年輕人很神勇,積極介入中低價作品,捷報頻傳,有畫廊老闆喊出「3天交易,換檔3輪」,樂不可支。     台北當代藝博會總監任天晉與岳飛

  • 左化鵬》嘻皮笑臉的牛魔王和鐵扇公主

    左化鵬》嘻皮笑臉的牛魔王和鐵扇公主

    兩個牛魔王,分別由兩位好友分別飾演。一位是前漢聲電台總台長賀鐵君,一位是葉東舜教授,他們的夫人則扮演鐵扇公主。     我們來到了旗津老街(又稱高雄第一街),這裡的每一間教堂,每一座宮廟,每一戶民宅,每一片石階,都訴說著打狗港百年歲月滄桑。     逛到一家雜貨舖前,他們突然搖身一變,成了這副模樣。誰見過嘻

  • 葉毓蘭》讓檢警量能能真正守護到社會大眾!

    葉毓蘭》讓檢警量能能真正守護到社會大眾!

        【愛傳媒葉毓蘭專欄】5月23日上午我在司法及法制委員會,針對長期以來遭人詬病的「調度司法警察條例」存廢問題,以及能否在未來修法賦予司法警察機關「微罪不予解送權」或「微罪處分權」的可能,質詢法務部蔡清祥部長。     我國目前是由檢察官擔任偵查主體的「單一偵查主體制」,但我認為未來可以往修法賦予警察對於特定罪

  • 曾建華》我的確診隔離記之三

    曾建華》我的確診隔離記之三

    5月13日,下午有人打電話來,沒頭沒腦地就問,你是不是最近有去驗PCR呀?我說對,你是衛生所的吧?     我心裡想,我要不是把一切的行政程序都弄清楚了,還以為你是詐騙集團呢。對方才承認自己是衛生所的,又與我確認了一下基本資料。告訴我若有不適打1922。這其實等於沒說。     再來幾個事就很具體了,且都是

  • 張競》烏克蘭永遠別指望白騎士來救

    張競》烏克蘭永遠別指望白騎士來救

    有位西方媒體朋友問我對於俄烏衝突感想。我回答說:「依據目前西方社會難容異見氛圍下,我的想法恐怕是政治極不正確;您問我也是白問,因為您的媒體絕對不會刊登我的觀點。」下面是我的拙見,不知您是否同意?   No White Knight for Ukraine 烏克蘭永遠別指望白騎士來救   It is now a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