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登及文章總覽

  • 美中競爭的終局思考:川規拜隨、同途殊歸?

    美中競爭的終局思考:川規拜隨、同途殊歸?

     「終局」思考是戰略規畫的重要項目,但常因行為者利益、能力、團隊內部競爭的變化而被忽略。近年隨著美中競爭的白熱化以及美國黨爭的膠著,看似高度共識的對華競爭,也成為美方政學界辯論的焦點。  前白宮副國安顧問博明與共和黨前眾院美中戰略特委會主席蓋拉格發表的〈勝利無可取代〉一文,就是未來可能再度上台的川普團隊,對華競爭「終

  • 張登及專欄》美中競爭的終局思考:川規拜隨、同途殊歸?

    張登及專欄》美中競爭的終局思考:川規拜隨、同途殊歸?

    「終局」(endgame)思考是戰略規劃的重要項目,但常因行為者利益、能力、團隊內部競爭的變化,以及其晦暗面而被掩蓋甚至忽略。近年隨著美中競爭的白熱化以及美國黨爭的膠著,看似高度共識的對華競爭,何謂勝?如何勝?也成為美方政學界辯論的焦點。 筆者4月在時報引介評論的前白宮副國安顧問博明(Matthew Pottin

  • 中法峰會顯示國際秩序前景混沌不明

    中法峰會顯示國際秩序前景混沌不明

     習近平訪法行引起關注,首先在於近年因俄烏戰爭、美歐合作對華去風險、歐盟抵制中國電動車銷售,與北京施壓東歐小國等事,使中歐關係深陷危機。其次,雖然疫情後與北京來往的歐美政要不少,但馬克宏是當中極少數支持世界多極化、直言西方勢力趨向沒落、歐盟應強化戰略自主,又提出法軍可能進駐烏克蘭抗擊俄國侵略的高聲量領袖。雖然在台灣來看

  • 時論廣場》中法峰會顯示國際秩序前景混沌不明(張登及)

    時論廣場》中法峰會顯示國際秩序前景混沌不明(張登及)

    中法兩強落實在建交60週年之際由習近平訪法,初看是中方實現2023年4月馬克宏總統訪華的回訪,這應該是早按進度今年要安排的。但此行引起關注,首先在於近年因俄烏戰爭、美歐合作對華「去風險」、歐盟以調查抵制中國電動車銷售,與北京施壓友台東歐小國等事,而使中歐關係深陷危機。其次,雖然疫情後與北京來往的歐美總理級政要不少,但馬

  • 脆弱的護欄 國際政治罕見的僥倖

    脆弱的護欄 國際政治罕見的僥倖

     中華民國正副總統當選人賴清德、蕭美琴就職前夕,包括美國財長葉倫、亞太助卿康達、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潘功勝等美、中多位高官紛紛互訪,新任大陸防長董軍也首度與美方的奧斯汀防長視訊通話。一個月內的頻密互動過程,還穿插了美國在台協會主席羅森伯格訪台、馬英九前總統訪陸實現馬習二會等重要環節。羅森伯格還在國務卿布林肯訪華前夕,多次強

  • 奔騰思潮》脆弱的護欄,罕見的僥倖?(張登及)

    奔騰思潮》脆弱的護欄,罕見的僥倖?(張登及)

    美中避免在今年重大議程前橫生變數 中華民國正副總統當選人賴清德、蕭美琴就職前夕,包括美國財長葉倫、亞太助卿康達(Daniel Kritenbrink)、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潘功勝等美、中多位高官紛紛互訪,新任大陸防長董軍也首度與美方的奧斯汀防長視訊通話。一個月內的頻密互動過程,還穿插了美國在台協會主席羅森伯格(Laura

  • 降低風險 需要馬習會創造的兩岸共性

    降低風險 需要馬習會創造的兩岸共性

     除了兩岸軍事與經濟實力失衡以外,雙方政府的冷淡與社會的敵意,也愈來愈被承認是促發誤判、導致衝突,甚至中美大戰的重要因素。  兩岸權力失衡,是冷戰結束後日益加速的現實。蘇聯解體前後,台灣經濟規模尚達大陸的近5成。至中國經濟規模超越日本之後,大陸經濟體量升至台灣的20倍以上,但2015年兩岸現任元首在新加坡舉行了史無前

  • 時論廣場》降低風險 需要馬習會創造的兩岸共性(張登及)

    時論廣場》降低風險 需要馬習會創造的兩岸共性(張登及)

     除了兩岸軍事與經濟實力失衡以外,雙方政府的冷淡與社會的敵意,也越來越被承認是促發誤判、導致衝突,甚至中美大戰的重要因素。  兩岸權力失衡,是冷戰結束後日益加速的現實。蘇聯解體前後,台灣經濟規模尚達大陸的近5成。大陸加入世貿時,經濟規模升至台灣4倍,這時剛過了97飛彈危機不久,小布希因「中東有事」擱置了制衡北京的

  • 北京為因應後拜登變局積蓄定力

    北京為因應後拜登變局積蓄定力

     說美中對抗是鄧小平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中共遭遇的「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不僅是指北京官方講的「世界之變、時代之變、歷史之變」,關鍵是美中兩強從2010年起逐步走近「權力轉移」的暴風圈、走向「修昔底德陷阱」的軌道、滑向「夢遊掉入戰爭」的邊緣。關鍵中的關鍵,更在於美中的角色分別是現狀秩序的締造者和霸主國,中國同時是該秩

  • 時論廣場》北京為因應後拜登變局積蓄定力(張登及)

    時論廣場》北京為因應後拜登變局積蓄定力(張登及)

     說美中對抗是鄧小平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中共遭遇的「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不僅是指北京官方講的「世界之變、時代之變、歷史之變」,關鍵是美中兩強從2010年起逐步走近「權力轉移」的暴風圈、走向「修昔底德陷阱」的軌道、滑向「夢遊掉入戰爭」的邊緣。關鍵中的關鍵更在於美中的角色分別是現狀秩序的締造者和霸主國,中國同時是該秩序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