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yf的搜尋結果,共05

  • 美國空軍幾乎擁有3馬赫攔截機:YF-12黑鳥

    美國空軍幾乎擁有3馬赫攔截機:YF-12黑鳥

    洛克希德公司(Lockheed)的SR-71黑鳥(Blackbird),可能是冷戰時期最具標誌性的飛機之一,但是這型超高速飛機,並不一定只設計用來擔任高空偵察機。事實上,SR-71的前身計劃,有一種飛行速度更快、飛行高度更高的A-12,另有一種從A-12為基礎,設計成攔截機的YF-12戰鬥機也差點問世 。 A-12最早的代號是「牛車」(Oxcart),原本是設計一種躲避雷達的飛機,用來替代同樣具有高空飛行性能,但速度慢得多的U-2偵察機,之後就成為了SR-71。然而在同一時間,美國空軍也在尋找一種可以替代F-106三角飛鏢(Delta Dart)攔截機的新新型戰鬥機。 在1960年代,F-106擔任的是美國本土的防禦者,被設計為「終極攔截」,因此爭取的是高空與高速性能,當時所備的2.3馬赫,有一段時間也確實傲視群雄。但是鐵幕對手(也就是蘇聯)航空技術也快速掘起,F-106的性能就顯得不夠用了。 此時蘇聯核遠程轟炸機的威脅迫在眉睫,美國很擔心這些蘇聯轟炸機會發射大型核子飛彈,因此美國空軍需要一種高速攔截機,可以在轟炸機到達美國之前,先一步摧毀轟炸機。但是,此時美國已介入了越南戰爭,國防資金一直流向戰爭。 最初,北美公司(North American Aviation)提出XF-108刺劍戰機( Rapier)計畫,理論上具備3馬赫性能,將是F-106的理想繼任者,但開發成本不斷上升,導致該計劃被取消。 於是洛克希德最著名的設計師凱利強生(Kelly Johnson),提出以他們的A-12「牛車」為基礎,機身加上彈艙,修改航電系統,就能成為可以攜帶空對空飛彈的攔截機,美國空軍對此很感興趣,並訂購了其中3架。 就如凱利強生所說,YF-12的試驗機很快就完成了,與A-12「牛車」相比,YF-12看到的最大變化在飛機的前部,增加了第2個駕駛座艙,擔任雷達官,並管理武器。 機鼻也進行了頗明顯的改裝,用以安裝休斯公司(Hughes)的AN / ASG-18火控雷達,該雷達是為已中止的XF-108計劃所開發。不過這套雷達重量不輕,對飛機的穩定性有負面影響,因此在機腹加上腹翼,以抵消這種變化。 原本A-12的4機身艙也做了改變,一個艙室被改裝成導控飛彈的火控設備,而其他2個則被改裝成飛彈艙,可以容納3枚AIM-47隼式空對空飛彈(Falcon Missile)。 第1架YF-12於1963年8月首次飛行,到1965年,該架飛機已經創造了多項記錄-包括速度記錄(2.7馬赫),高度紀錄(24.8公里)。YF-12是地球上最大、最重的攔截機,但它也是最快的。 可能為了威嚇對手,美國總統詹森(Lyndon B. Johnson)於1964年2月24日,宣布YF-12的存在,另一個目的是使速度更快的A-12保持機密。隨著公眾對YF-12有了一些了解,性能更誇張的A-12,反而不會引起太多關注。 1965年5月,空軍訂購93架F-12B(也就是YF-12的正式版),但是卻沒有撥款,要等到下一個財政年度再執行,然而最終卻一架也沒造出來,主要原因還是在越戰,軍事預算的排擠,使得新戰機的採購一直被擱置。 同時,蘇聯也完成了R-7A Semyorka洲際彈道飛彈(ICBM)的研發,這是世界第1種洲際彈道飛彈,意味著最迫切的核威脅,不再是遠程轟炸機,而是洲際彈道飛彈。 因此,美國空軍1968年1月,取消了F-12B的訂單,這型世界上最快的攔截戰鬥機,在未找到戰鬥之前就退出歷史舞台。 至於最初3架YF-12原型機也只剩1架,1971年6月24日,1架YF-12機械故障而空中失火,兩名飛行員冒著失火彈射逃生,1名飛行員喪生。 另1架原型機在著陸測試損壞無法修復,但飛機的後半部段被搶救起來,並用來為改裝成SR-71的靜態測試,這就是世界上唯一的SR-71C。 最後1架YF-12,幸運的持續飛行,在NASA和美國空軍合作的超音速巡航測試中,繼續擔任重要角色,直到1979年退役,交給萊特-帕特森空軍基地(Wright-Patterson Air Force Base)的美國空軍國家博物館典藏。

  • 為何YF-23敗給F-22? 竟是「工程師術語」太多

    為何YF-23敗給F-22? 竟是「工程師術語」太多

    若論當代最強戰機是哪款?洛克希德(Lockheed)F-22猛禽戰機(Raptor)是沒有爭議的「天下第一」,它同時具備了機動性、匿蹤性、雷達偵察能力,即使它已問世十幾年,並不是最新式戰機,但是其他更晚問世的戰機,仍然無法超越F-22。不過在1991年,另一款與F-22競爭先進戰術戰機(ATF)的諾斯洛普(Northrop)YF-23,甚至比F-22還有未來感。然而YF-23卻失敗了!曾經參與當年那場世紀競標,兩種戰機都駕駛過的試飛員保羅梅茲(Paul Metz)認為,YF-23的說明團隊「輸在工程師術語太多,空軍評估員不理解他們在說什麼」。 The Drive報導,諾斯洛普是B-2精神式轟炸機的研發公司,相關經驗自然沿用到YF-23身上,YF-23在氣動配置上比F-22更大膽,採用垂直尾翼與水平尾翼混合的設計,機身變得更扁平,據說雷達截面比F-22更小。YF-23成為歷史上最神秘、最迷人的現代飛機之一,許多人深信,它的總體表現比F-22還要強,失敗是運氣不佳。 梅茲絕對是最有資格評論F-22與YF-23的人物,他曾參與過越南,當時他是F-105G 「野鼬」(Wild Weasel)雷達壓制獵殺戰機的飛行員,之後成為美國最傑出的試飛員之一。最特別的是,YF-22與YF-23他都駕駛過。再結合YF-23的試飛員吉姆桑德柏格(Jim Sandburg)的證詞,就更瞭解當年競爭的內幕。 桑德柏格和梅斯指出,兩架戰機各有千秋,而且都符合ATF的性能要求。桑德柏格還談到,許多人以為YF-23沒有向量推力噴口是個缺點,然而它大型副翼效果強大,以至於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YF-22向量推量的優勢。此外,YF-23的雷達截面確實令評估團隊印象深刻,使得它贏得了非官方的「黑寡婦」(Black Widow),因為二戰時期的P-61黑寡婦夜間戰機,正是以難以觀察而聞名的。 之所以由洛克希德公司得標,是因為空軍相信他們能夠更好的管理計劃,不會太離普的延遲與追加研發預算。梅茲還提出另一個非常有價值的觀點,關於洛克希德如何比諾斯洛普更好的展示與推廣他們的戰機。他指出「並非所有的空軍高層都是工程師,他們甚至在技術上的理解都不精確」。因此,在概念層面留下深刻印象,比如空軍人物看的懂的飛行表演,會比單純從帳面以數據分析來的更簡明易懂。 相對的,諾斯洛普的團隊由傑出的工程師組成,梅斯稱「他們的知識量無可比擬」,但他們幾乎完全以工程術語來思考和講話,與此同時,洛克希德則懂得更多的市場營銷、推銷技巧和加深印象,也就是他們的YF-22飛行表演計劃中,納入了許多特技動作。換言之,他們從根本上理解如何銷售他們的飛機,以及透過表演技巧,來影響決策過程。諾斯羅普也有飛行表演,但他們的飛行動作都必須與儀表對照,才看的出飛行速度、高度、飛行角度,也就是不容易看出YF-23的超凡性能,就是這些溝通的缺陷,是YF-23失去歷史機會的主因。

  • 機戰未來!波音公司將展示匿蹤無人戰鬥機

    機戰未來!波音公司將展示匿蹤無人戰鬥機

    波音公司將在今年的澳洲阿瓦隆航空展(Avalon Air Show )上展示了該公司自己研發的無人駕駛戰鬥機,將協助與支援有人戰機。 The Drive報導,波音公司與澳洲軍方共同合作,研發代號為「忠誠僚機」(Loyal Wingman)的無人機開發專案,澳洲皇家空軍空軍副司令加文·特恩布爾(Gavin Turnbull)說,該計畫研發人工智慧、機器學習,使飛機有自主判斷能力,與有人戰機相互配合。 從波音公布的影片與全尺寸模型來看,這款無人戰機有一些過去麥道-諾格研發YF-23黑寡婦戰機的影子,特別是它的「雙垂尾」配置,而它的機則接近B-2的機翼,或者說它類似通用原子的掠奪者-C/復仇者式( Predator-C / Avenger)、Model 401 測試機。至於它的進氣口半隱藏在機身側面,有效遮住發動機扇葉,並最大限度地減少紅外線特徵,總之該無人機的與波音得標的MQ-25 無人加油機截然不同,似乎是原麥道團隊所設計的。 目前已知,該無人機約12公尺,具有模組化內部艙,可以依任務需要改裝各情報、監視、偵察以及電子戰的適用航電,使用人工智能自主飛行,也可以採取遠端遙控,具備空間環境偵測系統,保持與其他友機之間的安全距離,預計首飛會在2020年。

  • 美國臭鼬工廠宣傳片出現6代戰機 神似YF-23

    美國臭鼬工廠宣傳片出現6代戰機 神似YF-23

    美國現役的F-22、F-35被稱為第5代戰機,雖然F-35的量產腳步才啟動沒多久,但是為了確保性能優勢,眾多航空大廠已經在規畫未來第6代戰機,最近洛馬公司的一段新視頻可以看到他們對第6代戰機的概念造形,很類似當年競爭失敗的老對手YF-23。 航空主義(theaviationist)報導,目前外界普遍推測6代戰機必須具備超音速巡航、遠程程、多機資料網路連結,甚至還需要可變形的彈性金屬,具有自我修復能力,以及新式能量武器,也就是雷射炮。姑且不論雷射炮的研發進度,先就戰機的外型就是許多普遍猜測的話題。而這支1分4秒的影片嚴格來說,是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旗下的研發團隊「臭鼬工廠」(Skunk Works)的宣傳片,影片中回顧了臭鼬工廠在航空界幾十年來創作的各種經典飛機,包括U-2、SR-71、F-117、F-22、F-35,以及研發中的SR-72,與6代戰機的概念形象。 影片中的6代戰機,與2012年洛馬公司提供給媒體的月暦外型是一樣的:具有F-22般的機鼻,更扁平的機身,菱形主翼與貼平尾翼,外型極有諾斯羅普(Northrop )與麥道(McDonnell Douglas)團隊在1990年推出的YF-23,而YF-23就是當年與洛馬競爭第5代戰機(ATF)的落敗者。 YF-23僅造出2架原型機,首架PAV-1呈現黑色,第二架PAV-2則是灰色,黑色的被暱稱為「黑寡婦II」(Black Widow II),而灰色的叫做「灰幽靈」(Gray Ghost),飛機在問世之初震憾了航空界,許多人著迷YF-23的未來感。不過最終是由測試過程順利,並且各方面都符合性能要求的YF-22獲勝,至於YF-23計劃就徹底取消。沒想到,洛馬的6代戰機概念卻出現了YF-23的身影。 有趣的是,YF-23的生父,也就是諾斯羅普-格魯曼公司,在去年所公布的6代戰機造型卻似乎並沒有沿用YF-23的設計經驗,他們所提出的造型是一種無尾翼,外型如同箭頭的三角形戰機,明顯是沿用研發B-2、X-47B、與RQ-180的設計經驗。 YF-23的前衛造型在1990年的競爭落敗,卻在如今被對手撿回來用,是個頗令人玩味,也有許多值得深思的故事。這個故事告訴我們:規畫未來是相當困難的事,想法過於落後當然會失敗,但是過於前衛也不易被接受,在現實科技跟不上的情況下,性能反而不如較保守卻穩健的對手。

  • 六代戰機什模樣? 重探F-22和F-23世紀之爭

    六代戰機什模樣? 重探F-22和F-23世紀之爭

    美國空軍似乎有意規畫第六代戰機的性能要求,就目前的資料來看,第六代戰機將更在乎超音速巡航和匿蹤性能,其中為了追求更好的匿蹤能力,垂直尾翼幾乎確定會被捨去,這不禁讓人聯想到20年前,美國空軍的第5代戰爭競爭案中,諾斯洛普的YF-23就是無垂尾的設計,不過當年美國空軍則是選擇了YF-22。 美國國家利益雜誌(National Interest)報導,1991年,美國空軍提出「高級戰術戰鬥機」(ATF)的競標案,也就是第五代戰機,當時有2家廠商進入決選階段,並且著手打造原型機,洛克希德公司製作的是YF-22,而諾斯洛普公司則推出YF-23,這兩架原型機都表現極佳的前衛感,YF-22有一對斜角幅度很大的V型垂直尾翼,但是YF-23又比YF-22在外型上表現的更未來,它將垂直尾翼和水平尾翼給合一了,整架飛機只有4個控制翼面,更為精簡也就更具匿蹤效果。 這兩架飛機在測評階段時,也表現的各有千秋,其中YF-23在匿蹤性和超音速巡航能力上表現的比美國空軍的要求性能高出不少,因此當年許多軍事評論人認為YF-23贏面大,但是美國空軍最終選擇了洛克希德的YF-22,也就是日後的F-22猛禽戰機(Raptor),原因是洛克希德的開發計劃比較符合表,而且當時認為猛禽的科技較成熟穩健,製造成本會比YF-23來的低。 之所以YF-23給了美國空軍過於昂貴的印象,與B-2精神式匿蹤轟炸機(Spirit)的成本巨額超支有關,B-2轟炸機確實表現出了極佳的匿蹤性能,但是單價高達24億美元,幾乎比等體積黃金還昂貴的造價,也著實嚇到美國空軍,因此他們擔心YF-23也是這種情況。 如果不論價格,那麼F-23的性能又是怎樣呢?它使用的通用電氣的YF120發動機給了它什麼樣的能力?事實上,在1991年的評估,YF-23使用的YF120發動機確實被認為表現比普惠的YF119發動機還要好,使得 YF-23具有更好的超音速巡航性能,更好的匿蹤能力,在極低的空速下,僅會稍微失去一點點機動性,而這個「稍微失去一點點」,可能決定美國空軍的最後選擇。 當年參與評估的知名人士說:「YF-22和YF-23都具有60度角的大攻角飛行(Angel of Attack-AOA),其中YF-23可以在沒有推力矢量噴嘴的情況下進行。但是YF-22的V型垂尾控制能力非常強大,在低速表現的比沒有垂尾的YF-23更有優勢。但是這位專家補充,其實兩家公司都沒有足夠的時間研究低速動態性能,但是洛克希德敏銳的查覺在飛行競賽中,低速的運動性能可以給測評人員更直觀的印象,因為低速低空的性能表現是用測評人員用肉眼就可以感受的,所以即使美國空軍提出的性能要求沒有強調這一部分,但是他們仍在這裡表現的很完美,使YF-22看起來性能更好;相對的,YF-23擅長的性能就不容易在飛行表演中被發覺,而且他們也沒有在測評過程中把自己高攻角飛行的性能強調出來,這是他們研發團隊犯錯的地方。」 YF-22和YF-23都是極出色的設計,但是最終美國空軍選擇了YF-22。假如當年選的是YF-23,或許可能性能更好,但是確實有可能會更加昂貴。它的許多性能,倒是很符如最近提出的第6代戰機,也就是或許YF-23只是問世的過於超前,用生不逢時形容顯然不為過。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