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蛉的搜尋結果,共16

  • 生態樂園 中科出版《蝴蝶、蜻蛉、鳥飛翔的科學園區》

    生態樂園 中科出版《蝴蝶、蜻蛉、鳥飛翔的科學園區》

    中科管理局推動「中科台中園區生態社區認證」,正式取得鑽石級生態社區綠建築標章證書,中科營運17年,綠化見成效,付梓《蝴蝶、蜻蛉、鳥飛翔的科學園區》一書,紀錄60種蝴蝶、26種蜻蛉以及85種鳥類,中科不是冰冷的科技業,兼顧保育豐富多元物種生態。  中部科學園區包括台中園區、后里園區、虎尾園區、二林園區及中興園區共計五處,總開發面積約近1500公頃。  中科管理局長許茂新表示,台中園區正式取得鑽石級生態社區綠建築標章證書,花費一年時間編出園區發展兼顧生態保育,豐富多元物種來作客的生態《蝴蝶、蜻蛉、鳥飛翔的科學園區》紀錄書。  雖然高科廠房林立,中科種植喬木5萬多株,樹種達230種,生態綠網串連園區內公園及綠地面積約170公頃,廣設6公里長的自行車道,園內有21棟建築物取得綠建築標章,設10座滯洪池,打造友善環境。  許茂新指出,園區生態豐富,目前已觀察到60多種蝴蝶、26種蜻蛉,85多種鳥類來中科園區,大自然生態和進駐園區的廠商一樣,不僅有來自台灣各地,更有來自世界各地候鳥等動物,這本書能成為民眾遊走園區生態的導覽工具、入門圖鑑。  中科管理局推動「中科台中園區生態社區認證」,生態、節能減廢等指標拿滿分,通過最高等級鑽石級認證,為全國第5座獲得鑽石級標章的社區。

  • 蟲吃蟲 枋寮青農聰明種蓮霧

    蟲吃蟲 枋寮青農聰明種蓮霧

     枋寮青農張靜玉以「蟲吃蟲」的生物防治法種蓮霧,5年來,利用害蟲天敵草蛉成功降低果園蟲害率,不僅調節產期、減少人力成本,成熟的果實農藥殘留零檢出,完全實現不使用化學農藥也能穩定收成的友善耕作終極目標。  張靜玉指出,草蛉不僅是好蟲,更是害蟲天敵,在蓮霧樹掛上裝有20隻草蛉的小包後,牠會開始捕食樹上害蟲,如粉介殼蟲、紅蜘蛛及薊馬等,如此,不僅能降低果園害蟲密度,還有助於提前在幼果期停止施用農藥,種出「零檢出蓮霧」。  「天敵防治利果利民」,張靜玉說,使用草蛉的成本比農藥低出許多,起初,她花8000元從果園邊際開始做,當培養出一定程度後,所花的成本開始逐年下降,且只要掛上就好,無需背器具噴藥,降低不少人力成本,最重要的是收成穩定,是她從農多年來見過CP值最高的友善耕作方式。  她說,夏季害蟲最多,若此時能透過天敵防治來維護果園,可有效調節產期,會有反季節早花的出現,穩定每月供應產量,不過因為「政府沒廣推又無補助」,知道或願意從事的農友並不多。  她強調,現今農業面臨缺工、有食安疑慮等嚴峻挑戰,而完全不使用化學殺蟲劑的生物防治法,不僅安全、減少人力更提高青年從農意願,但政府在生物防治蟲方面未進行補助,反而一直補助進口的化學農藥,盼政府能正視友善耕作重要性與正確需求。

  • 路邊停車「被插詭異大頭針」 內行人秒解真相

    路邊停車「被插詭異大頭針」 內行人秒解真相

    有民眾日前赫然發現,停在路邊的機車竟出現13根詭異的「大頭針」密集的橫插在機車上頭,讓她十分錯愕,於是將照片PO網,尋求解答。畫面曝光後,就有內行人秒解真相,直言這是「草蛉的卵」,讓眾人直呼「長知識了!」 原PO日前在臉書社團《爆系知識家》透露,機車踏板上出現13根詭異的「大頭針」,讓她好奇心爆棚,不禁好奇問道「請問這是什麼昆蟲的卵?」 畫面曝光後,不少網友看了嘖嘖稱奇,紛紛留言直呼「好特別喔」、「我以為多隻大頭針」、「棉花棒?」、「好可愛呦!迷你逗貓棒」、「針灸」、「發光二極體」、「婆羅花?但機率不大」、「要是我看到大概不會覺得它是卵⋯」。 對此,則有內行人出面解答,「草蛉的卵」、「這超棒的,草蛉是益蟲,很多人養玫瑰花都會有薊馬跟紅蜘蛛的蟲害,草蛉是它們的剋星!」、「草蛉,對多肉人來說是益蟲!」、「草蛉會吃介殼蟲!介殼蟲會害死多肉植物,算是自然派的非農藥派的方法」。

  • 天敵昆蟲商品新包裝 草蛉存活率up up

    天敵昆蟲商品新包裝 草蛉存活率up up

    為促進天敵昆蟲商品在農業上的應用發展,農委會苗栗區農業改良場改變過去天敵昆蟲商品常用的填充資材,改採用麥桿殼混合物作為草蛉商品的新填充物,可有效增加草蛉幼蟲商品10%存活率,優化商品品質,有助於循環利用田間農業資源。 苗栗場表示,目前常見天敵商品使用稻殼或蕎麥殼填充,然而使用稻殼作為填充物時,稻殼較容易受擠壓而破碎,使天敵昆蟲因躲避空間變形在運送過程容易死亡;該場測試其他農業可用資材,發現結構紮實但中空的麥桿及麥殼不易因重複碰撞而壓縮變形,適合作為天敵商品填充物,試驗結果顯示,可提升10%草蛉商品存活率,減少商品損失、降低生產管銷成本,期望未來可將價格回饋到農友身上。 苗栗場說明,提升國內天敵昆蟲商品種類及應用水準是苗栗場近年來努力的目標,歡迎國人多多使用天敵昆蟲進行生物防治,減少農藥使用,讓臺灣的農地更健康;目前國內販售的天敵昆蟲約8種,若有需求可直接洽詢生物防治廠商。

  • 長痣絲蟌扭腰、搖屁股、互追逐 蜻蛉進入活躍期

    長痣絲蟌扭腰、搖屁股、互追逐 蜻蛉進入活躍期

    雨歇放晴,上個月學術界所發現而轟動一時的魚池鄉「櫻花蜻蜓」,80多隻群聚個體在雨中蜷縮、互相依偎多日後,12日終於得以頂著陽光離枝覓食;而林試所蓮華池研究中心生態池邊,也見到稀有種豆娘「長痣絲蟌」撓動屁股、互相追逐,正式宣告蜻蛉進入活躍期! 蜻蛉目包含蜻蜓與豆娘,長痣絲蟌為屬中大型豆娘,數量稀少罕見,但魚池鄉日月潭豬哥坪、大雁村澀水山區與五城村的蓮華池山區偶而可見,常讓蜻蛉迷趨之若鶩。 長痣絲蟌可分「透翅型」與「斑翅型」2種型態,但都算同一物種,就如土狗有黃、黑、白、花多種毛色,在分類學上是為同種! 長痣絲蟌生活環境,多在林下池塘或小溪旁,以垂掛方式棲息,交尾或產卵則於離池塘較低的樹枝,雌蟲會產卵於樹枝或樹皮的隙縫,等待下雨孵化,然後幼蟲隨雨水流進水塘,成蟲多在春、夏出現。 最近,部分個體出現扭腰撓尾動作,甚至會互相追逐,顯示繁殖季已經到來,往後2、3個月,蜻蛉目昆蟲即將爆量、水池也將變熱鬧。

  • 南投》冬稀蜻蛉出沒 特有種「纖紅蜻蜓」最亮眼

    南投》冬稀蜻蛉出沒 特有種「纖紅蜻蜓」最亮眼

    魚池鄉蓮華池為台灣物種密度最高的地區,學界稱「台灣基因庫」、生態「挪亞方舟」,分布有數種特殊罕見蜻蛉類,台北市立動物園昆蟲專家陳賜隆日前與雲林縣鳥會理事長王振芳、生態紀錄者吳登立前往調查,發現此刻特有種「纖紅蜻蜓」既活躍又穩定。 纖紅蜻蜓是全球惟一分布在單一海島、同時也是全世界棲地最狹隘的蜻蜓,目前僅發現在魚池鄉和埔里鎮的局部地區。 纖紅蜻蜓更是近幾年才被發現、命名發表的新種蜻蜓,牠正是由陳賜隆與曾經服務於科博館的吳韋廷、農委會林業試驗所學者葉文琪,以及另一學者唐欣潔於2015年夏季,在國際知名分類學期刊Zootaxa上共同發表。 該蜻蜓每年8月起,在日月潭附近的魚池鄉蓮華池、澀水、仙楂腳與埔里鎮的桃米里零星出現,9月到11月為活躍期,數量不多但還算穩定,12月初變稀,隨後匿跡。 日前陳賜隆一行人到魚池鄉作調查紀錄,除見喙鋏晏蜓、呂宋蜻蜓、脛蹼琵蟌與紅腹細蟌等冬季還可以找到個體的蜻蛉類,最亮眼的當屬纖紅蜻蜓。

  • 以蟲剋蟲 草蛉量化生產做環保

    以蟲剋蟲 草蛉量化生產做環保

    運用「生物防治」方式去除害蟲,不用灑農藥,但過去常用於番茄、胡瓜、草莓、茄子等作物的天敵昆蟲「草蛉」,多經由人工飼養,飼養不易,「農民都要不到」,農委會苗栗區農業改良場研發台灣首見的天敵昆蟲智慧化生產體系,透過物聯網監測,大幅節省人力,讓草蛉產量提升到每個月、單一儲存桶就有6百萬隻,預估可帶來1000萬產值。 使用化學農藥容易造成環境污染,近年國際潮流多尋求生物防治方法,透過「天敵昆蟲」寄生、捕拾作物害蟲,達到保護作物的目的。2018台灣生物科技大展19日起一連展出四天,其中由農委會苗栗區農業改良場與台灣大學合作研發的「草蛉智慧化飼育系統」 國際上經常運用的天敵昆蟲草蛉,是蚜蟲、葉蟎、介殼蟲等害蟲的剋星,常運用於番茄、胡瓜、草莓、茄子等作物。 目前主要由人工飼養,無論是收卵、取繭、餵食都要有人力介入,「草蛉智慧化飼育系統」將過去仰賴人力的飼育程序全部自動化,將草蛉從卵到繭、到成蟲的生長過程,變成一套生產流水線;透過影像監測判斷、把關,搭配物聯網,飼主只要從手機上就可知道草蛉成長狀況。 生物防治是農業新趨勢,苗栗區農業改良場場長呂秀英表示,人工飼養成本高,產量卻不高,每個月僅得64萬顆蟲卵,目前供應不夠,「農民都要不到」;但飼育系統單一的儲存箱,每個月就能產出6百萬顆蟲卵,大大提升飼育效率。 600萬顆的蟲卵可守護約40公頃面積的農地,目前農民多以在田間投放草蛉「卵片」的方式,進行生物防治,每片卵片售價約200至300元,未來量產,預估可創造1000萬元產值。

  • 澀水「侏儸紀」生態豐富 蜻蛉頻現蹤

    澀水「侏儸紀」生態豐富 蜻蛉頻現蹤

    南投縣魚池鄉大雁村生態豐富,與蓮華池地區被學術界喻為台灣生態「挪亞方舟」,澀水社區的附近的「水上平台」蕨類密生,林務局闢建步道並將該區塊立牌命名為「侏儸紀公園」;五、六月間,形形色色的蜻蛉(含蜻蜓與豆娘)頻現蹤,是賞覽生態最佳時機。 澀水「侏儸紀」常見的蜻蛉包括全身寶藍泛著碧綠色澤的大型豆娘白痣珈蟌與長痣絲蟌,以及領域性超強的迷你型豆娘棋紋鼓蟌,而體型巨大的蜻蜓無霸勾蜓、朱黛晏蜓、麻斑晏蜓更是吸睛,帶給賞覽的生態愛好者許多新奇。 澀水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蘇水定表示,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曾針對水上平台周邊作過調查,發現這短短1公里小溪流,豆娘、蜻蜓種類達50多種;其中台灣最大隻的豆娘白痣珈蟌尤為常見,其體長約有8公分,色澤鮮豔、體態優雅。 五、六月間是萬物繁殖季節,白痣珈蟌、短腹幽蟌等美麗豆娘數量不少;遊客漫遊充滿驚艷。村長謝棟漢、生態導覽員葉建興都說,稀有種長痣絲蟌、特有種纖紅蜻蜓,這裡也常出現。除了蜻蜓、豆娘,三色五桃(仙楂腳、澀水、五城、桃米)」地區蝴蝶也相當豐富,值得賞覽。

  • 蟲剋蟲!農試所推廣以「草蛉」取代農藥

    蟲剋蟲!農試所推廣以「草蛉」取代農藥

    近年來發現有民眾種植香草盆栽或花卉時,可以昆蟲進行害蟲防治,以免在植物上噴灑藥劑,這種「以蟲治蟲」的概念,可延伸發展居家盆栽的天敵昆蟲商品,「草蛉」則是極具應用潛力的天敵昆蟲之一,農試所也研發省工的基徵草蛉飼育技術,可更多元的應用於設施及園藝害蟲防治。 農試所指出,草蛉在全世界已記錄的種類有1400多種,其中基徵草蛉的幼蟲對多種小體型的作物害蟲,如粉蝨、介殼蟲、蚜蟲及葉蟎(紅蜘蛛)等,具有強大的捕食能力,一隻草蛉在幼蟲期可捕食近3000隻銀葉粉蝨若蟲,每日可捕食700多隻銀葉粉蝨若蟲。在友善環境栽培體系中,可應用於防治設施與溫網室的蔬菜、茄科及瓜類等作物害蟲。 目前農試所正在進行研發的微膠囊人工卵技術為草蛉量產的一大突破。因飼養捕食性昆蟲需持續供應活餌,量產活餌常需耗費大量的人力、時間和飼養空間,農試所經調整既有的人工卵製程,將動力器械部份微型化,機械總重量只有原本的20%,整體操作空間降到原製程的8%,製程中的冷卻系統經改為密閉式後,不但更節能,也大幅提升操作便利性。 農試所強調,研發省工的基徵草蛉飼育技術,並研訂不同作物體系之天敵與非農藥防治資材搭配之應用規範,未來善用對環境與天敵昆蟲友善的防治資材,將可更多元的應用於設施及園藝害蟲防治。

  • 蜻蜓怎長觸角?專家蘇健輝:牠叫長角蛉

    蜻蜓怎長觸角?專家蘇健輝:牠叫長角蛉

    「這『蜻蜓』,怎越看越不對勁?」南投縣魚池鄉水上平台步道擁蜻蛉目昆蟲逾50種,常吸引生態愛好者賞覽蜻蜓和豆娘;最近有民眾觀察到「長有觸角的蜻蜓」,既驚豔又納悶!專家解釋說,牠叫「長角蛉」,分類、習性與蜻蜓都不相同。  日月潭知名生態解說老師蘇健輝說,長角蛉屬脈翅目昆蟲,蜻蜓和豆娘則屬蜻蛉目,兩者並無親戚關係。蜻蜓幼蟲叫「水蠆」,長在潮溼水域;長角蛉幼蟲是陸生的,成蟲傍晚才開始活動。  蘇健輝回憶,第1次觀察到長角蛉約在10年前。當時是跟隨前農委會特生中心副主任彭國棟、學者邱美蘭,一起在蓮華池山區作生態調查時,突然有同伴發現1隻「怪怪蜻蜓」,經彭解釋,讓大家多認識了此類特殊生物。  他說,長角蛉品種還算多元,多數體色以黃、褐為主調,但也曾看過淡綠色的個體;相較於蜻蜓,學界對長角蛉的研究才剛處於起步階段,目前已知投入研究者,包括特生中心何健鎔、曹又仁等昆蟲學者。

  • 長觸角的蜻蜓?牠叫「長角蛉」

    長觸角的蜻蜓?牠叫「長角蛉」

     全台單位面積物種密度第1的魚池鄉蓮華池,賞螢活動11日晚間開跑,大批生態愛好者白天提前進駐、觀察動植物,有民眾瞥見1隻「長有觸角的蜻蜓」,興奮地以為發現新品種。專家解釋說,那不是「田嬰」!牠叫「長角蛉」(見圖,沈揮勝攝),分類與習性與蜻蜓並不相同。  日月潭地區知名生態解說員葉建興說,長角蛉屬脈翅目昆蟲,蜻蜓和豆娘則屬於蜻蛉目,兩者沒有親戚關係。蜻蜓的幼蟲叫「水蠆」,生長在潮溼水域;長角蛉的幼蟲是陸生的,成蟲傍晚才開始活動;長角蛉的觸角與蝴蝶觸角神似,因此又稱「蝶角蛉」。  把長角蛉誤認為新品種蜻蜓的趣聞,兩年前也曾發生過,甚至傳影像請教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主任方國運。特生中心解釋說,相較於蜻蜓,民眾對長角蛉相對陌生,學界研究也剛處於起步階段,很多細節還得要進一步釐清和了解。  目前該中心已由經營管理組長何健鎔、昆蟲學者曹又仁等人,投入該領域研究,期盼透過飼育、觀察和紀錄,為長角蛉生命史、習性或種類做更深入的研究。

  • 螟蛉過房養女

    螟蛉過房養女

     養女命運無的確。與童養媳不同,養女或送或賣,當然也有好命的,入到積善人家,備受疼愛,自由探親,可招贅可出嫁;要是不幸被壞心人收養,那就壞命了,有些積惡人家,意本藉之「搖錢」,則往往難免淪落烟花叢。  收養他人子女的風俗,二戰結束後猶普遍存在,今雖不興,舊慣未除。  養子,概分兩類,一是過房子,一是螟蛉子;前指同宗過繼,後指異姓來承。  螟蛉子,原詞典出自《詩經》,在台灣俗稱「抱來的」。揣測此風流傳可能不只三、四千年。一說,曹操是夏侯氏的螟蛉子,今中國考古學家已用基因反推檢測方法反駁該說,未知確否。另外,可憐的老凌濛初《初刻拍案驚奇》卷之三十三,記載張員外螟蛉子的故事,還牽連到包公斷案,很精采。你若欲知詳情,不妨撥冗讀一讀,好乎?撥冗就是忙裡抽空,不是撥來搑去忙著按讚留言,懂嗎?唉。  房,指同祖不同衍支。舉例:張家長房無子,三房有子六,相商,長房乃迎立三房老五為子。清光緒帝即是過房子,養母慈禧太后。民間約定俗成,過房子的年齡須小於養父十六歲,萬一收養後自家生子,依長幼有序原則,過房子是兄,親生子是弟,父母不得因此苛待兄偏厚弟,否則族規嚴謹約束;唯,分產時,由親生子之長子配得「長孫分」,古代台灣,慣例,諸子與長孫共分家業。  五服以內的過房,泰半口頭講定,鮮有附帶條件,養子可與原家庭保持密切來往,且當然繼承後家庭財產。收養五服以外的遠親為子,則族人作證,並予對方錢物若干,謂之養老金,其餘同五服內。五服,高、曾、祖、父、己,五世一系。《浮生六記》作者,可憐的老沈三白,過繼給已亡伯父為嗣,即屬五服內過房。可憐的老芥川龍之介的養父是母舅,之前還曾認松村氏為名義上的養父。  抱來的,概皆明立文書、保人畫押,且須付出議妥之銀錢或物資,養子一律斷絕與原家的關係。分產,一般採用「嫡全、庶半、抱來又半」老規矩;其實,往往是養子與親生子或族中平輩均析,老規矩未必一榫一孔不准動。再其實,親生子難說一定可靠,俗云:好子偏忘恩,壞子飼老爸。養子而盡責盡孝者,並不少見,親生子而悖義棄親者,亦非罕有。所以俗諺曰:親腹親腹,心腸無的確。  養女命運無的確。她們與童養媳不同,童養媳俗稱「新婦仔」,亦即花錢收養外姓小女孩,日後和兒子結婚,通呼「送做堆」。養女或送或賣,當然也有好命的,入到積善人家,備受疼愛,自由探親,可招贅可出嫁;要是不幸被壞心人收養,那就壞命了,有些積惡人家,意本藉之「搖錢」,則往往難免淪落烟花叢。  講一個小故事。我鄰鄉,某家,收養兩別姓女孩,其一較溫順,另一較不馴。溫順十六歲時,養母做主要賣給酒店,當時十二歲的不馴,趁機拖著溫順跑到派出所告狀;養母已收人訂金,急尋至,警員曉以情義,不聽,強拉溫順而行,甫離派出所,一鐵牛車突現,撞上養母;養父剛巧騎腳踏車來,見及,呼叫同時摔倒渠中。結果,養母「棄養」,棄養是文言,代稱長輩之死也;養父則棄半腿,棄半腿既非文言亦非白話,意即去掉半條腿。之後,兩女奉養養父近三十年。溫順二十三歲出嫁,夫家貧寒,上世紀末見她,已是大機具廠老闆娘,孫子女各雙矣。不馴,長我三歲,曾任教職二十餘年,數年前退休,常北來照顧孫子女,來必邀我餐飲談鄉情往事。溫順不馴皆我族遠親,觀其姐妹情篤,勝乎同胞焉。

  • 蜻蜓長觸角?是長角蛉啦

    蜻蜓長觸角?是長角蛉啦

     「這隻蜻蜓,怎麼頭頂多生了一對天線?」日月潭附近的大雁山區,最近有民眾發現一隻長有觸角的「田嬰」,讓觀者都好奇。專家解釋,牠叫「長角蛉」,屬脈翅目昆蟲,牠和屬於蜻蛉目昆蟲的蜻蜓、豆娘,在分類和習性上都不相同。  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主任方國運說,相較於蜻蜓,民眾對該生物相對陌生;學界研究也剛處於起步階段,目前特生中心經營管理組,已有專家投入該領域,盼透過飼育、觀察和紀錄,為長角蛉生命史、習性揭秘。  經營管理組長何健鎔、曾經飼育過長角蛉的助理研究員曹又仁都說,與蜻蜓的幼蟲「水蠆」不同,長角蛉的幼蟲是陸生的,成蟲則是傍晚才開始活動,也因此不容易被一般民眾觀察到;由於牠們的觸角與蝴蝶觸角神似,因此又稱「蝶角蛉」。

  • 雪霸貼OK繃 讓蟲吃蟲救百合

    雪霸貼OK繃 讓蟲吃蟲救百合

     天氣回暖,雪霸國家公園汶水園區的台灣百合花綻放,向來是園區美麗亮點,今年卻因春雨不足,導致百合遭大量蚜蟲為害,管理處顧及生態平衡與遊客安全,請苗栗區農業改良場採生物防治,施放蚜蟲天敵草蛉,以「蟲吃蟲」方式恢復百合美麗原貌。  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表示,苗栗區農改場生物防治分場生物防治方式,先將滿布草蛉未孵化卵的白色紙張置於台灣百合花周邊,草蛉幼蟲俗稱「蚜獅」,幼蟲取食以大小顎刺入昆蟲體內吸食體液,可捕食體型較小或行動力較慢的害蟲,像蚜蟲、粉蝨及蟲卵。  草蛉是捕食性的有益天敵昆蟲,對害蟲有相當防治效果,雖無法完全滅絕,卻可抑制害蟲族群數量,可作為害蟲綜合防治的生物資材。散布在草地上的白紙,被形容象土地的「OK繃」。  此外,台灣百合上也有不少「六條瓢蟲」的自然族群,也是蚜蟲的天敵,研究發現其幼蟲期平均每天可捕食四十四隻蚜蟲,但牠很容易死於農藥,雪管處的天敵防治正可尚堪採信園區生態,確保遊客和員工健康。  處長林青表示,台灣百合四月上旬陸續開花,中下旬盛開,是觀賞百合最佳時間,不過觀霧遊憩區以及海拔三千二百公尺的雪山三六九山莊附近的群落,則稍晚於七月上旬才會開花。

  • 用心種水果 自然的最好

     我除了五穀不分外,連益蟲害蟲也分不清楚,不知道草蛉長成什麼樣子?林慶祥趕緊拿出小冊子為我解說草蛉生活史。而從幼蟲到蛹的11天內,正是草蛉吃掉害蟲的好時機,一隻草蛉的幼蟲在11天內,可以吃掉80隻紅蜘蛛。  每次採訪小農都讓我增長好多知識。林慶祥以草生栽培的方式種植火龍果、香蕉及芭蕉。我的問題又來了。「草生栽培」是什麼?藉由種植草皮來覆蓋地表的技術,一方面可以涵養水源,另一方面可以抑制雜草的生長,而且還可以美化園區。大同農場的草皮,有些種類是農改場推薦的,有些是林慶祥自己發現的。逐步將雜草抑制蓆(即果園底部鋪的黑色不織布)換掉,改種草皮,可以省一點除草的工錢,但因為不噴除草劑,仍需高成本人工除草。參觀果園時,林慶祥特別要我拍下草皮的照片,其中有披地草和美國花生。  種植所有水果的過程中,如遇病蟲害(尤其是小到眼睛看不到的東西),則以噴灑苦楝油來防治;栽種蔬菜時,則是噴灑蘇力菌防治幼蟲。  「水果」顧名思義就是需要澆水,但是林慶祥還有更厲害的一招,種植水果只需要少量的水。他說:「種水果時,會先請怪手挖地3尺(近1公尺深),將土壤中密實的結構打破,施加補充有機液肥後,再將果樹種下。所以,果樹的根可以伸展到3尺以下的土中吸收水分,自然只需要少量的水了。」林慶祥還將近20年來,披荊斬棘的有機種植的心得與經驗,不吝與大家分享。  林慶祥表示,剛開始種的時候沒收成,擔心產量很少,後來慢慢累積技術後又擔心銷售和價格。而且,水果有高低產周期,低產時得換上別的水果,種種技術和通路都得慢慢累積。就像剛開始種水蜜桃,賣不掉就倒掉,200萬就沒了。  每個農友都有自己的個性,有些人真的不擅長說出自己曾經遭遇的辛苦過程。我開始舉例說明別的農友曾遭遇的困難和挫折,語畢,林慶祥有點激動地說:「我說不出來,也哭不出來啊!」林慶祥的女兒在旁補充:「他習慣了不賺錢。之前寄給某團體的鳳梨火龍果,因為下雨爛了,一箱被抽驗發現太熟,500公斤全數退貨。芭樂抽驗一箱,口感不好,也全數退貨。」我問:「那怎麼辦?」林慶祥很無奈地說:「只好地一塊塊的賣。」關於未來展望,林慶祥表示,希望越來越順,經由經驗累積,進而選出精緻的農產品。他再次補充說:「要有『心』做有機,如果心態不有機,做不起來就放棄,而不是遇到困難就噴灑農藥。」(摘自本書農/6「大同有機農場用心栽種」)

  • 黃蛉癡迷甲骨文 川大破格錄取

     儘管陝西「國學天才」孫見坤還在為破格錄取大學奮鬥,但在去年,四川即有災區考生黃蛉在大學考試中,以甲骨文作文受賞識被破格錄取,圓了大學夢。  黃蛉是一名癡迷甲骨文的農民工子女,四川古文專家表示,要用甲骨文寫兩三百字的文章至少要花1至2個月,一個高中生能有這樣的水平,簡直不可思議。但在總分70分的作文中,黃蛉因為離題只拿到8分,總分並未達到大學錄取標準,四川大學錦城學院為了網羅黃蛉,破格錄取還為黃蛉配備了一名輔導員。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