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一塊粿的搜尋結果,共06

  • 深坑手作鼠麴粿 百餘民眾熱情響應

    深坑手作鼠麴粿 百餘民眾熱情響應

    新北市鼠麴粿文化祭今(26)日下午在深坑兒童公園登場,活動除了靜態導覽外,還有鼠麴粿DIY活動,適逢天氣放晴,百餘民眾到場排隊參加,不少家長帶著孩子們體驗在地文化。文化局副局長于玟強調,「在地的故事最珍貴,鼠麴草是深坑民眾的共回記憶!」 \n \n文化局、深坑區公所舉辦第2屆鼠麴粿文化祭,活動規畫有鼠麴粿文化展、深度導覽、闖關遊戲及深坑藝術展示等,今年有別以往,特別安排500人份的鼠麴粿糯米糰、餡料,讓民眾可以自己動手DIY,活動由于玟及深坑區長周晉平共同敲響「鼠麴大鑼」揭開序幕。 \n \n于玟表示,鼠麴草非常珍貴,是深坑民眾的共同記憶、一塊寶,以往長輩都會手作草仔粿讓子女帶著止飢,在地的故事最珍貴,期盼藉由活動讓民眾更加了解鼠麴草、深坑特色。 \n \n值得一提,現場邀請木雕師傅黃金淵雕刻粿印,他指出,粿模不但可以製粿,同時也是一件藝術品,構思一個晚上才想出樣式,以台灣為背景,放上中央銀行標誌,代表台灣經濟起飛,台灣之光、點亮台灣。

  • 周日食堂-紅豆甜粿

     我搜了冷凍庫,拿出半塊甜粿,切片下鍋油煎,直到表面焦黃酥脆,層層交疊也不沾不黏,從料理手法大概真能看出一個人的性格,我緩緩嚼著,獨自吞下一口綿密,就那一瞬間,食慾與寂寥都被填滿了。 \n 從冷凍櫃搜出半塊紅豆甜粿,結了一層結實的白霜。得先泡在溫水裡解凍,刷掉上頭頑強的冰渣,再切片油煎,等那股豆香甜味瀰漫廚房,過年的味道就喚回來了。 \n 在過年前就能預想一個月後的冷凍櫃,心裡明白每年都是這樣,總有凍成石塊的甜粿埋在魚乾肉排間,依序堆積如河岸沖積層,猛然想起才趕緊淘砂探物。年年有餘是老梗吉祥話更是詛咒,如今都只怕餘下太多,每年面對關不上的冰箱跟減不掉的腰圍,總恨不得大刀闊斧地削肉剔骨。 \n 但紅豆甜粿始終是冰箱中的祕寶,比遺忘在大衣口袋的待對獎發票更加驚喜。即使過了農曆年,也過了元宵節,只要一口平底鍋,就能把年味找回來。 \n 年味就藏在甜粿裡,所以家裡年年炊粿,糯米混在來米打成米漿,加入融化糖水跟熟紅豆,蒸熟後依舊軟綿黏稠,要擱上一夜才有辦法切來吃,我小學時貪吃等不及,拿著湯匙就挖,燙了舌頭後還要記得把凹洞缺角補齊,湮滅犯罪證據,但心裡明白瞞不過大人,只是難得過年,罵人的也嚴厲不了。 \n 甜粿全然符合農曆年的具體形象,暖熱甜蜜,不同食材融匯於一皿,且一年一會,如過年才碰面的親戚,見面時總有甜蜜好話,說你又長大長高,該是成家立業的時候,那時我只懂得笑,到了不再長高之後,就開始覺得膩,過一個年,能吃的甜食聽的好話終究有限,而且溫暖的人提出的問句比寒風更難擋,太飽太暖的時候,還是躲到門外吹風更自在。 \n 我依舊會在甜粿剛蒸好時享受滿室的甜味與舌尖上的紅豆香,但適量就好,吃不下的就先擱著,放久了就用塑膠袋包得嚴實塞進冰箱,畢竟距離產生美感,分別才能思念,只有最恰當的時間遇見了才最為美好。 \n 尤其記得,有一年的寒假格外短暫,元宵沒到我就回學校,研究室冷清,但街上仍是濃濃的過年氣息,跟同學吃過飯後,我們在路邊買了一塊紅豆甜粿分食,一入口就知道是現成糯米粉,但這話說出口未免太掃興,就混雜著滿嘴甜味囫圇吞下肚,直到睡前仍覺得有些惋惜,胃口跟情緒一樣禁不住無止盡地消耗,那感覺就像是留給自家甜粿的額度被虛耗了一塊。 \n 隔月返家時,我搜了冷凍庫,拿出半塊甜粿,切片下鍋油煎,直到表面焦黃酥脆,層層交疊也不沾不黏,從料理手法大概真能看出一個人的性格,我緩緩嚼著,獨自吞下一口綿密,就那一瞬間,食慾與寂寥都被填滿了。

  • 北港米粿雕祭神 「一塊看桌」

    北港米粿雕祭神 「一塊看桌」

    北港鎮民俗工藝師施慶義,以糯米或麵粉為原料,製作栩栩如生的米粿雕,是北港地區祭祀神明用的「看桌」,讓神明享用三牲四果大餐後、品茶之餘觀賞這些米粿雕,紀錄北港地區「1塊吃桌,1塊看桌」的傳統民俗。 \n \n 施慶義經營的「瑞福食品」是傳承4代的百年老店,延續父親施瑞麟的米粿雕手藝,每當地方酬神祭拜時,是施慶義最忙碌的時候,因為北港地區信眾除了準備賓客的餐宴外,多會再擺一桌「看桌」,以示隆重。 \n \n 施慶義表示,清朝年間北港是台灣重要港口,熱鬧非凡,俗稱「小台灣」,廟會酬神、過爐、作醮等均有米粿雕應景,因此有一句俗語「1塊桌吃,1塊桌看」,即要有1塊桌做為觀賞用,才能顯示主人的虔誠與氣派。 \n \n 施慶義說,「看桌」內容以海產、動物、水果為主,一般「看桌」有12盤,早年他曾在1次作醮慶典時製作了200桌,忙得天昏地暗,現在慶典則多為1、2桌。施慶義的米粿雕特展目前正於北港工藝坊展至本月21日。

  • 七年級生返鄉賣粿 新年宅配夯

    七年級生返鄉賣粿 新年宅配夯

     厭倦房仲業拚命換錢,31歲的洪朝景返回新港老家沉澱自己,看著媽媽以扎實原料和老道功夫作出市場搶手蘿蔔粿,毅然辭職作粿,從扛米、磨漿學起,幫母親改良舊式模具,成功將「一塊粿」品牌推廣至外縣市。 \n 洪朝景大學畢業後,順應一般人看好都市經濟發展氛圍,選擇留台北工作,從事房仲業多年來賠上健康也犧牲陪伴家人的時間,前年返鄉沉澱心情,一日跟著媽媽到菜市場賣碗粿、素麵線,看到客人吃完一塊粿心滿意足直呼「好撐!」,他才知道媽媽親手研磨的粿塊塊扎實飽滿,洪朝景備受感動,決定接棒,辭職跟著母親學習從扛米做起,清晨4點學習磨漿、熬煮,他說,漿汁受熱膨脹裡外溫度不均,火侯控制得宜,粿的口感才會綿密扎實,練了3個月才出師。 \n 去年7月他動起網路宅配念頭,購置真空包裝機器並找友人設計品牌名稱,家人叨念做個買賣何必那麼複雜,直到首月4百多張訂單,才對自磨米漿更有信心。近乎無本創業半年內,洪朝景開車勤跑全台試吃攤,許多人一試成主顧,今年過年搶著下單,忙煞母子,「誰說作粿沒出息」,他說只要用心,簡單的事也能做的與眾不同。

  • 無名粉粿冰攤 走過百年好滋味

    無名粉粿冰攤 走過百年好滋味

     做生意的喜歡標榜「老」字號,老,代表純熟、穩固、經驗足,百年老店實屬珍貴;但上百年的「攤販」卻相當罕見。在台南六甲媽祖宮前擺攤賣剉冰的毛氏家族,民國二年開張,今年滿一百歲。一碗粉粿冰,養活三代數十人口,五年前被官方核定為九十五年老攤販,令人訝異的是,這家冰攤並無正式的名字。 \n 六甲媽祖宮粉粿冰第三代老闆毛應賢回憶兒時,粉粿冰生意是一家子的經濟來源,家中賣冰,卻不一定吃得起冰。毛說,小時候曾為了糖柑仔,向父親討一角錢,竟被修理個半死。 \n 台灣歷經七○、八○年代經濟起飛,賣冰的人越來越多,大家都吃得到剉冰了。原本幣值很大的一塊五角錢,也漸漸變薄,這碗粉粿冰後來漲至廿五元,四年前因原物料上漲,調整為現今的三十元。毛家堅持手工熬粉粿,比機器製造的更Q、更扎實,靠著手工好滋味走過百年歲月。 \n 如今,毛家已傳至第四、五代子孫,但子孫們沒什麼意願接下冰攤。毛應賢說,最大的原因是「時間綁死」,一輩子都綁在攤前,失去自由。而他與老伴謝秀女士年紀大了,不知還能做多久,雖如此,毛應賢仍得意地說:「你看,這碗粉粿冰,養出了一位成功大學高材生,是我的孫子。」

  • 一食小記-紅龜粿

    在醫院工作步調緊湊,一大早就得進病房開晨會,了解前晚住院病人的狀況。不少年輕的住院醫師來不及好好吃頓早餐,拎著各式各樣的食物進到會議室,坐定後低頭啃了起來。不准飲食的牌子早被我叫人卸下,現在住院醫師難覓,生怕怠慢了這些新貴。 \n當今的年輕人吃什麼當早餐?聽著病例報告,我好奇打量各人面前羅列的紙盒、塑膠袋、瓶瓶罐罐。清爽的三明治優雅健康,加辣的蛋餅吃紅了嘴角,油膩的炒麵入口豪邁,還有角落一位染金髮的男生咕嚕仰飲可樂,配著洋芋片框啷框啷。咦,那是……不遠處的桌面下瞥見一塊桃紅軟黏、印著紋路的紅龜粿!是一位來代訓的女醫師,肩寬臂闊,七分褲底下小腿結實,細嚼慢嚥,似在品味糯米翻攪豆沙的滋味。當下時空錯置,我腦海浮現住南屯村落的老姨媽。原來是阿嬤做好,給返鄉的孫女帶走的,她一下子吃不完,隔天當早餐。「紅龜粿是什麼?」一位北部出身的秀氣女生聽我探詢,忍不住搭腔。 \n什麼樣的女醫生會吃著這麼古老的食物?該是多麼念舊、惜情、愛物?我以為自己想太多,會後探聽,真的是一位仁慈的好醫生。女醫師受訓結束離開,不久捎來紅帖。同事們寄上禮金了事,我一個人搭高鐵老遠赴宴,就為了跟新郎說一句:吃紅龜粿當早餐的女孩值得好好珍惜。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