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一日學堂的搜尋結果,共06

  • 六甲失智長輩體驗超商店員 補貨結帳超敬業

    六甲失智長輩體驗超商店員 補貨結帳超敬業

    由萬安基金會在台南市六甲區開辦的失智照護服務據點「得憶學堂」,21日上午帶領多位老人家到統一超商七甲門市擔任一日店員,從迎接客人、補貨、結帳,體驗當超商店員。六甲區長陳啟榮也到場關心,買零食讓老人家結帳,看到老人家親切的笑容,讓他覺得很有意義。

  • 爺奶體驗一日消防員 體驗救火英雄辛酸

    爺奶體驗一日消防員 體驗救火英雄辛酸

    職業體驗不只孩童熱衷,銀髮族也正流行!豐原長青元氣學堂25日帶領17位長輩前進台中市消防局豐原分隊,體驗救火英雄的日常,除穿著消防衣、學習使用減火器,還親自操作救災射水!消防員黃譯緯說,這次因應阿公、阿嬤的體能狀況,透過多次討論,挑選適合長輩的項目,希望他們「學好學滿、滿載而歸」。 \n \n 「唉呦!這衫足重耶!」阿公、阿嬤首次穿著消防衣,異口同聲直呼好重,阿月阿嬤開心拍照留念,她說「我們這麼老,出來罔玩,真好!」這句話讓學堂決定持續辦理職業體驗,主任黃邦吉表示,老年生活不應只是身體照顧,精神照顧更加重要,長輩們多接觸不同行業,他們其實很有成就感,心情也比較開懷。 \n \n 豐原消防分隊每個月接受體驗活動多達十幾個場次,參訪成員多為中、小學學生,這次首度接待平均年齡80歲的長輩。黃譯緯說,消防體驗的活動種類相當多元,依照年齡區分,有不同的主題,但「安全」是不變的首要原則。 \n \n 學堂工作人員說,長輩們約半小時需要上廁所1次,且因膝蓋不好,只能使用坐式廁所,去任何地點,都必須先解決長輩「同時內急」的問題。因此在活動前幾天就到現場排練動線,第1個及最後1個活動都是上廁所,另外長輩的體力及能力,都會在場勘時事先討論。 \n \n 有別於一般社區照顧據點或日照中心,豐原長青元氣學堂專收生活可自理,輕度失智或亞健康的長輩,透過規律、自在的團體生活,減緩長輩的老化;日前元氣學堂與連鎖超商合作,讓阿公、阿嬤體驗擔任一日店長,獲得廣大迴響,元氣學堂持續推廣銀髮職業體驗。

  • 阿公阿嬤化身超商不老店長 開心學結帳

    阿公阿嬤化身超商不老店長 開心學結帳

    台中市政府社會局為鼓勵長輩走出家門,透過長青學堂提供各種快樂學習課程。豐原長青元氣學堂16位長輩24日到超商擔任「不老店長」,阿公阿嬤有人甚至是第一次進入超商,穿上制服體驗店長,學習接待客人、整理貨物及收銀等技巧,還有關心的子女到場客串顧客,看到老人家重拾生命熱情活力,相當開心。 \n \n「歡迎光臨!」阿公、阿嬤高喊口號接待客人,其中,阿月阿嬤以前開過雜貨店,今日擔任超商店長,她的兒子女兒還特別請假客串顧客,平日重聽健忘的阿嬤,今天精神特別好,動作敏捷拿起掃描機結帳,直說有趣。 \n \n「阿月」阿嬤的兒子說,媽媽以前開雜貨店,但現在要上班沒有辦法陪她,她重聽健忘,家人不敢讓她做家事,久了越來越退化,自從去學堂上課後,不但可以發揮自己裁縫及烹飪的專長,學堂任何活動,她都很期待,也越來越有自信。 \n \n 社會局指出,豐原長青元氣學堂是豐原區第一間多功能日間托老中心,以超商主動與學堂聯絡,提出一日不老店長企劃,邀請學堂長輩再次享受工作的樂趣。元氣學堂提供多元整合照顧服務為目標,延緩長輩失能程度,目前由彭婉如基金會承辦,歡迎長輩或家人參觀體驗,詳情請洽豐原長青元氣學堂04-25279210。

  • 台史博打造50年代教室 人瑞阿公重溫上學夢

    台史博打造50年代教室 人瑞阿公重溫上學夢

    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利用常設展造景,打造一間50年代復古教室,與華山基金會合作,找來2位百歲人瑞與一群高齡阿公阿嬤到教室上美勞課與音樂課,重新體驗上學的感覺,一圓長輩們上學的夢想。 \n \n 台灣早期農業社會,較窮苦的小孩多在田裡工作幫助家計,放棄上學念書的機會。今年 已102歲的陳閬,一生務農,從不知上學、上課的滋味,26日踏進台史博設計的老教室,作在木製書桌前,開心的覺得自己圓了讀書夢。 \n \n 台史博與華山基金會合作開設「一日學堂」。邀請台南地區2位百歲人瑞陳閬阿公與吳林芙蓉阿嬤,還有多位近百歲的長輩們,組成歲數加起來超過千歲的班級,體驗一日上學的滋味。陳閬還報名當全班第一號學生。 \n \n 台史博實境打造的五零年代教室,再利用兒童廳手作活動及館內收藏的聲音資料,設計了「美勞課」和「音樂課」,帶領長輩手作童玩風車,歡唱他們熟悉的童謠。 \n \n 台史博館長王長華在課程結束後,為兩位百歲人瑞戴上學士帽、撥穗頒證「人類學士證書」,感謝他們以一生辛勞輝映臺灣百年歷史。 \n \n 華山基金會曾帶領200餘名長輩們到臺史博參觀,肯定館內無障礙服務,認為館方展示的是不同年代的珍貴經驗及生命故事,是跨世代溝通的最佳橋梁,適合各年齡層參觀。

  • 幼時戰亂失學 百旬人瑞奶奶圓上學夢

    幼時戰亂失學 百旬人瑞奶奶圓上學夢

    好想上學!華山基金會今為花蓮獨居老人舉辦免費小學堂,十多名爺爺奶奶頭戴橘色學生帽、肩背綠色書包,開心高喊「老師好!」回味幼讀書時光,來自大陸江蘇年逾百旬的時常鳳老奶奶,年輕因戰亂失學,迫不及待搶先報名,一圓兒時未曾上學的遺憾。 \n \n 雖然拄著拐杖,步履緩慢,年紀最大的時奶奶頭戴橘色學生帽、肩背綠色書包,與教室裡同學興奮喊著「起立,敬禮,老師好」的口令,不少阿公阿嬤們彷彿回到童年,撩起起讀「日本冊」時光,還有不少老人嘆「少年時苦命沒讀冊」,和時奶奶一同圓幼時上學夢。 \n \n 華山基金會花蓮站長林敏說,102歲的時常鳳老奶奶,1987年解嚴後來台與分隔兩岸30多年的蘇姓丈夫相聚,兩人雖膝下無子,但也一起攜手共度黃昏歲月,10年多前丈夫過世後,她獨自住在花蓮光復鄉,知道有上學的機會,更搶著當學生,迫不及待準備上學去。 \n \n 海星國小配合華山基金會開設一日小學堂,由小學生擔綱美術小老師,一對一陪伴長輩們動手繪畫復活節彩蛋,一同做健康操、吃營養午餐,並貼心準備大蛋糕為周六即將滿102歲的時奶奶慶生,讓從過生日的時老奶奶笑得合不攏嘴,直說「好開心」。 \n \n 時常鳳與在座的老寶貝獲頒象徵性的畢業證書,完成體驗學生生活夢想;華山基金會表示,平時除進行原床泡澡、關懷訪視獨居老人,也藉由不定期舉辦各式活動,增進老人社會參與機會,不僅可強化身體機能、減緩智能退化,更能降低失能風險。

  • 我們的村落

     目光如炬者,革新了教育制度;行動如劍者,改造了整個國家。而你們,正是踏著這個傳統的足跡一路走來的。 \n 學程二期 \n 我一般非常不情願在畢業典禮演講,因為這個場合的聽眾一定是最糟糕的聽眾──你還沒開口,他就巴不得你已經結束,而且,他決心已下,不管你說什麼,只要戴著方帽子走出了這個大廳的門,他這一生不會記得你今天說過的任何一句話。 \n 雖然如此,我還是來了,不僅只是因為,受邀到醫學院演講是一份給我的光榮和喜悅,也因為我「精打細算」過了──遲早有一天,我會「落」在你們的手裡。當那一天到來的時候,我自然渴望在床邊低頭探視我的你,不只在專業上出類拔萃,更是一個具有社會承擔、充滿關懷和熱情的個人。 \n 我們都說這是一個畢業典禮,五六年非常艱難的醫學訓練,今天結束了。我倒覺得,是不是可以這樣看:今天其實只是你「學程一期」的畢業典禮,一期的核心科目是醫學。但是今天同時是你「學程二期」的開學典禮,二期的核心科目是「人生」。二期比一期困難,因為它沒有教科書,也沒有指導教授。在今天的十五分鐘裡我打算和你們分享的,是一點點我自己的「人生」筆記。 \n 奶粉和頭蝨 \n 我成長在台灣南部一個濱海的小城,叫做高雄。一九六一那一年,小學二年級,發生了一件大事。班上一個女生突然嚴重嘔吐,被緊急送到醫院。沒多久,學校就讓我們都回家了,全市的學校關閉。過了一段日子,當我們再回到學校的時候,班上幾個小朋友的座位,是空的。那是我第一次聽到有一種病,名叫「霍亂」。我們當時當然不知道,高雄的「鄰村」──香港,在同時,被同一波傳染病所襲擊,十五個人死亡。早在「非典」之前,我們的命運就是彼此相連的,但是我們懵懂無知。 \n 是的,我是一個在所謂「第三世界」長大的小孩。想像一下這些黑白鏡頭:年輕的母親們坐在擁擠不堪的房間裡,夜以繼日地製作塑膠花和廉價的聖誕飾燈,孩子們滿地亂跑,身上穿的可能是美援奶粉袋裁剪出來的恤衫;那運氣特別好的,剛好在前胸就印著「中美合作」的標語,或者湊巧就是「淨重二十磅」。 \n 一九七五年我到美國留學,第一件感覺訝異的事就是,咦,怎麼美國人喝的牛奶不是用奶粉泡出來的?一九六一年的班上,每一個女生都有頭蝨,白色細小的蝨卵附著在一根一根髮絲上,密密麻麻的,乍看之下以為是白粉粉的頭皮屑。時不時,你會看見教室門口,一個老師手裡舉著一罐DDT殺蟲劑,對準一個蹲著的女生的頭,認真噴灑。 \n 香港人和台灣人有很多相同的記憶,而奶粉、廉價聖誕燈、霍亂和頭蝨,都是貧窮的印記。如果我們從我的童年時代繼續回溯一兩代,黑白照片裡的景象會更灰暗。一個西方傳教士在一八九五年來到中國,她所看到的是,「街頭到處都是皮膚潰爛的人,大脖子的、肢體殘缺變形的、瞎了眼的,還有多得無可想像的乞丐……一路上看到的潰爛皮膚和殘疾令我們難過極了。」 \n 一九○○年,一個日本作家來到了香港,無意間闖進了一家醫院,便朝病房裡面偷看了一眼。他瞥見一個幽暗的房間,光光的床板上躺著一個「低級中國人,像蛆在蠕動,惡臭刺鼻」,日本人奪門而逃。 \n 可是,為什麼和你們說這些呢?為什麼在今天這樣的時間、這樣的地點、這樣的場合,和你們說這些呢? \n 我有我的理由。 \n 目光如炬者 \n 你們是香港大學一百週年的畢業生,而香港大學的前身,是一八八七年成立的「香港華人西醫學堂」。如果這點你們不覺得有什麼特別了不起,那我們看看一八八七年前後是一個什麼樣的時代。我們不妨記得,在一八八七年,屍體的解剖在大多數中國人眼中還是大逆不道的,而西醫學堂已經要求它的學生必修解剖課。我們不妨記得,當魯迅的父親重病在床──那已是一八九七年,紹興的醫生給他開的藥引,是一對蟋蟀,而且必須是「元配」。了解這個時代氛圍,你才能體會到,一百二十四年前,創辦西醫學堂是一個多麼重大的、改變時代的里程碑,你才能意識到,那幕後推動的人,必須配備多麼深沉的社會責任感和多麼遠大的器識與目光,才可能開創那樣的新時代。是何啟和Patrick Manson這樣的拓荒者,把你們帶到今天這個禮堂裡來的。 \n 一八八七年十月一日,香港華人西醫學堂首度舉行開學典禮,首任學堂院長Patrick Manson致辭──曾經在台灣和廈門行醫的Manson到今天都被尊稱為「熱帶醫學之父」──他說,這個西醫學堂,「會為香港創造一個機會,使香港不僅只是一個商品中心,它更可以是一個科學研究的中心。」看著台下的入學新生,他語重心長地說,「古典希臘人總愛自豪而且極度認真地數他們的著名偉人,我們可以期待,在未來的新的中國,當學者爭論誰是中國的著名偉人的時候,會有一些偉人來自香港,而且此刻就坐在這個開學典禮之中。」 \n 三十多個學生參加了一八八七年的開學典禮,學習五年之後,一八九二年的首屆畢業生,卻只有兩名。其中之一,成為婆羅洲山打根的小鎮醫生,另一個,覺得醫治個別病人遠不如醫治整個國家,於是決定放棄行醫,徹底改行。 \n 這個學名登記為「孫逸仙」的學生,起先只有一個非常小的計劃,有點像今天的大學生利用暑假去做社區服務。他走在香港的街頭,看見英國管理的城市如此井然有序,驚異之餘,百思不解:為什麼只隔四五十里的距離,自己的家鄉,一個叫香山的小城,卻是如此混亂落後?他的小計劃,就是把香山變成一個小香港。說到做到,二十多歲的西醫學堂學生孫逸仙,利用寒暑假期,回到家鄉,號召同村的青年出來鋪橋修路,目標是修出一條路將兩個鄰村連通起來。這個小計劃,最後由於地方吏治的腐敗,以失敗告終。小計劃的失敗,震撼了他,他於是轉而進行一個略大的計劃,就是推翻整個帝國。 \n 從Manson一八八七年的開學致辭到今天二○一一年的畢業演講,我們的生活方式有了深沉的改變,而這些改變,來自一些特出的人。目光如炬者,革新了教育制度;行動如劍者,改造了整個國家;還有很多既聰慧又鍥而不捨的人,發明了各種疫苗。今天你我所處的世界,天花徹底滅絕,瘧疾和霍亂病毒已經相當程度被控制,台灣和香港的女生已經不知道有「頭蝨」這個東西。西醫學堂創立一百二十四年之後的今天,港大醫學院培養出很多很多世界頂尖的學者和醫生,為全球社區的幸福做貢獻。 \n 而你們,正是踏著這個傳統的足跡一路走來的。(上)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