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結果

以下是含有一試定終身的搜尋結果,共07

  • 一試從來不會定終身

     上周會考成績公布,有人高興歡呼,當然也有人傷心流淚。這是學生們首次面對的升學考試,可能也是第一次承受這麼煎熬的等待。雖然結果無法讓每個人如願,但希望所有學生都能坦然接受,不用過度在意。因為會考這件事,本來就只是一段學習成果的檢驗,放在人生時間軸裡,其實也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個過程。  台灣的高中升學制度歷經多次改革,從聯考、基測到會考,之所以一直無法有效化解學生壓力,關鍵總在家長和學校如何看待升學這件事。即便社會已開放多元,未來也變化莫測,傳統的升學觀仍深植於多數大人的心中,有意無意的影響著孩子,不僅引導他們如何看待學習和升學,也影響他們如何看待自己的價值。  會考要檢驗的是國中階段的學習成效,所以原設計只將結果分為精熟、基礎和待加強三個等級,但為了高中升學的篩選需要,只好再細分七個層級,並賦予相對分數,方便超額比序計分之用。於是會考結果對學生的意義,已不只是學力的檢定,更多的是對自我表現的評價,以及未來成就的期望值。  也就是說,當會考的結果不是用在檢視學生各科的學習狀況?進步或落後多少?未來的學習應該有什麼策略?對其志向的選擇有何影響?而只關注在考多少個A++?能錄取什麼學校?這學校排名如何?那會考只會更助長升學壓力。  有人認為現在會考制度仍然是「一試定終身」,然而一個十五歲的孩子,人生還有無限可能,不過是一個高中職的學習選擇,不該如此就對其未來下定論。大人們若不能先擺脫這個舊思維,就算考題再靈活,孩子仍難擺脫僵化的應試教育,繼續受升學壓力的束縛。(作者為康軒文教集團董事長)

  • 台大「先考後招」方案 台家盟:一試定終身惡夢再起

    110年起的大學升學方案,招聯會和台大30位教授提案的主張不同,雙方正在角力。台灣家長教育聯盟今天發表聲明指出,台大教授所主張的方案無異於走回頭路,不但會造成家庭糾紛,也將使「一試訂終身」的惡夢再起。 招聯會提出大幅降低考試科目,並維持申請、考試「二次分發」,要讓「一試定終身」的噩夢不再復辟。台大30位教授的提案卻是主張「先考後招」,並維持目前的5科考科,他們認為如此才能招收到具備基礎能力的學生。 對於台大30位教授的主張,台灣家長教育聯盟發表聲明表示難以認同。台灣家長教育聯盟表示,台大教授認為多一些考科,以及讓學生完整學完高中三年課程,才能確保學生素質,事實上,這只能證明台大只想招收精於紙筆測驗考試的高中生。 台灣家長教育聯盟指出,台大主張「先考後招」,也就是考完學測的高中生,必須等到分科考試考完後再一起進行申請入學及登記分發入學,但所有了解教育現場的人都知道,當申請入學與登記分發入學放在同一時間時,家長為了確保孩子有好的大學可以唸,絕對會逼著孩子參加分科考試,如此不但會造成許多家庭糾紛,也形同回到「一試訂終身」的年代。 台灣家長教育聯盟認為,教育部萬萬不可依照台大的主張,務必要確保多元入學的精神,透過12年國教課綱及多元入學的考招方案,以引導高中生真正能多元適性。 台灣家長教育聯盟指出,台大的30位教授如果堅持要招收最會考試的學生,請30位教授說服台大各科系以自行招生或透過申請入學檢視學生各科考試成績的方式招收學生,而勿拖累其他眾多大學,也勿因此造成家庭糾紛,更不能使「一試訂終身」的惡夢再起。

  • 浙滬新高考試點3+3新模式 考生不再一試定終身

    2017年大陸大學入學考試(高考),部分地區將採取3+3新模式進行考試和錄取,浙江和上海確定為新高考首批試點地區,對兩試點地區考來說,備考方試與大部分地區考生不同,不再是一試定終身。 前不久浙江省剛完成第三輪選考科目考試。老師將依選考測試成績指導學生如何做出重大抉擇,是結束已考科目學習,還是準備再考一次。 據浙江在線報導指出,浙江的新高考改革方案,考試科目變更為「3+3」,前一個「3」,指的是語文、數學、外語三門必考科目,後一個「3」則讓考生可以從物理、化學、生物、政治、歷史、地理、技術7門學科中任選3門,稱為「選考」科目。 此外,考試的時間和次數也有改變,特別是考生未來高考將有兩次機會,除了語文和數學,其他計入高考成績科目,都有兩次考試機會。考試時間分別在每年的4月和10月。參加完一次考試後,如果對成績不滿意,可以再考一次。至2016年10月止,浙江所有高三考生至少考過一次選考。 陸媒在幾所學校隨機採訪發現,是否再考第二次的選考,應考學生並沒有太多猶豫,大部分學生都選擇再考一次。不僅成績不太理想的學生想要再考,連成績不錯的考生也打算加入行列。 不過,新高考採取賦分制,只要差一級,高考就差3分。為了錄取時不同科目間學生的橫向比較,每個科目劃分為21個等級。以物理為例,一次選考中,成績排名前1%學生等級為1,高考計分對應是滿分100分,接下來排名前2%學生等級為2,高考計分中是97分,以此類推。每升一級,高考總分就多3分。 依浙江省2016年高考統計資料,理科考試,總分差一分,排名可差5、600名,學生為了提高一分,選擇第二次考試也就人之常情。但校方認為,每考一次就有壓力和負擔,壓力與機會都是同步增長。教師建議,不要因為有兩次機會就輕易嘗試。

  • 48級分上台大挨批 楊泮池:「一試定終身」思維不應該

    48級分上台大挨批 楊泮池:「一試定終身」思維不應該

    苗栗縣詹姓高中生學測失常僅獲48級分、卻以繁星推薦錄取台大森林系,引起各界討論,有網友嗆「在浪費納稅人的錢」「進來能撐多久?」,這些負面批評聲浪已經造成詹生情緒低落。台大校長楊泮池今天聲援詹生,強調外界不該有「一試定終身」的思維。 根據東森新聞雲報導,詹生就讀的高中教務主任指出,網路批評聲浪大,對詹生造成情緒上的影響,目前已經請輔導室進行心理輔導。 今年台大杜鵑花節活動,森林系攤位意外成為焦點。台大校長楊泮池今天出席時被媒體問及48級分的爭議,他說,有些批評對這名學生不公平,外界不該有「一試定終身」的思維。 楊泮池說,教育的功能之一,是促進社會階級流動,因此會有多元入學,繁星推薦是其中一個管道,目的是讓偏鄉孩子有更多機會進入理想大學。有些學生在校表現好,但學測失常,外界不能有「一試定終身」的思維,不要因為學測考得不好就批評。

  • 學測指考兩試合一 學者意見分歧

    學測指考兩試合一 學者意見分歧

    針對《人才培育白皮書》建議學測指考「兩試合一」一事,受訪學者有人贊成,有人反對。反對學者多擔憂重演「一試定終身」惡夢,高醫大教授周逸衡和全教總執行長張文昌則認為,學測和指考可合併,讓成績僅做為基本學力門檻,學校擴大甄選名額,選擇對該科系有興趣的學生,將可達到適性揚才。 國家教育研究院的《人才培育白皮書》初稿日前出爐,文中建議,大學入學以甄選為主,將學測與指考「兩試合一」,張瑞雄日昨投書媒體指出,兩試合併恐會重演「一試定終身」的惡夢,目前學測或指考的功能,只是決定那些學生可以念台、清、交、成等校,造成不必要的升學壓力。現在學生少而學校多,正是全面甄選,打破考試決定未來現象的好時機。 高醫大人文社會學院院長周逸衡和全國教師總工會執行長張文昌則認為,學測與指考可合併為一次考試,做為多種升學用途,且為了防止一試定終身的遺憾,學校應放寬甄試名額,僅採主要核心科目成績,透過面試方式,多多了解學生的興趣取向;周逸衡強調,「成績僅做為過濾的基本門檻,核心價值在於適性選才。」 張文昌表示,除了合併考試外,延後考試時間也是可以討論的範圍,畢竟學測是高中基本能力檢定,指考是考更專業的學科,兩者測驗方向本來就不一樣。他認為,學校適性選才十分重要,諸如工業設計、商業設計的學科應該著重於實作表現,而對語文有興趣的學生,就不該限制其數學成績必須得到高分。 前交通大學吳重雨受訪時指出,「兩試合一」複雜度高,且就他的教學經驗看來,許多甄選進來的孩子並沒有因為少念高三課程就表現較差,有些學生反而利用高三時光,進修專業知識。 圖說:「人才培育白皮書」建議學測與指考「兩試合一」。(photo by shakingwave in flickr)

  • 法官一試定終身 司改團體籲廢除

     催生多年的《法官法》,可望在立法院本會期完成立法。由《中國時報》共同主辦的民間司改論壇七日登場,與會學者呼籲揚棄「一試定終身」的法官考試制度,讓具有社會歷練的律師、學者擔任法官,以避免「恐龍法官」的產生,並落實法官評鑑制度的外部參與,降低黑箱作業的疑慮。  這場名為「如何避免恐龍法官的產生─法官的任用養成與監督淘汰」的司改論壇,由《中國時報》、台灣大學法律學院、民間司改會、台北律師公會共同舉辦。廣邀學者、律師、法官、勞動團體、婦幼團體等各界人士與會。  中時執行副總編輯張景為表示,司法改革是社會改革核心議題,也是中時向來關注的議題。媒體報導「恐龍法官」相關新聞確實激起同仇敵愾的心情,但也易流於民粹,希望透過論壇具體的討論聚焦,對整體司改略盡棉薄之力。  立法院今年初一讀通過法官法草案,但民間司改會執行長林峰正指出,草案內容顯示保守勢力仍不願做大幅度開放。包括評鑑制度仍舊是黑箱作業,由資深法官組成的職務法庭易造成官官相護,司法院不肯放棄法官考試制度,更會讓恐龍法官源源不絕。  立委柯建銘批評,攸關法官升遷的人事審議委員會毫無外部成員,評鑑委員會中學者專家竟由立法院、監察院、司法院推派,形同給予總統操縱司法的機會,法官評鑑也應從五年一次改為三年一次,若這些條文不改,法官法只會變成「法官福利法」。  政大教授董保城則倡議「法官任用與養成制度」改革為二階段考試。首階段維持現行筆試;第二階段則由遴選委員會審查工作經驗、心理與性向測驗等,增進法官社會洗禮,以革除現行法官考試制度造成部分法官缺乏社會經驗與同理心,而被譏為奶嘴、娃娃法官的弊病。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則直言,考試、道長、法條文化是司法界三大惡質文化,法官的訓練過程更是完全沒有生命,應納入人權、人文、同志、貧窮、新移民等必修課程,並到非政府組織實習一年,才能貼近民間、掌握社會脈動。

  • 我有話說-頭家侍候公僕!

    日昨考試院長關中強調,公務員不能像過去一試定終身,考上之後就等著退休。筆者非常認同這的確是很沒有出息的想法。不過,未來除落實淘汰和獎勵制度外,就是改革僵化上班時間,公務員要分早晚上班,公家機關服務時間也要便民。 不可諱言,跟外界一般行業來比較,公務員薪資和各行業基層員工確實較為高些,多數人想投入公部門來擔任公務員因有終身僱用外,就是又有穩定薪資和退休金可領。因此,造成辛苦努力苦讀考上後,只想時間一到就領薪、時刻一到就趕下班、最好業務是愈少愈好、輕鬆安穩來等退休。不過,也是有很多人員是奉公守法又努力不懈。 未來除打破終身僱用迷思和死薪水制度,也就是能力與素質不足者就該剔除,且公務員應有適當和合理待遇,至於要不要用高薪養廉是有待商榷,換言之,真正落實淘汰和獎勵制度。筆者認為,公部門上班時間還要配合民眾,最少要分成早晚班,甚至周休二日與假期間,都有公務員上班為民服務。 試想,當要辦監理、出國等業務時,身為頭家的我們確要舟車勞頓來請假洽公,但人民頭家不是繳稅來聘請公僕,反而人民頭家要請假、扣薪來配合公僕上班時間來辦理,這樣合理嗎?舉例說,商業銀行除上班時間外,有著夜間銀行便民,甚至無人銀行二十四小時服務;再看看便利商店,不分假期、不分早晚大夜時段,都有門市人員,顧客隨時都可前往。 簡單來說,這些民間企業提供服務的人員,薪資或福利有比公務員好嗎?但,對照到公家機關,特別是有些業務部門,不要探討態度或服務速度,連最基本服務的時間似乎好像有那麼不便民!筆者不禁懷疑,政府真的是「為民服務」嗎?

回到頁首發表意見